夜间
落秋中文 > 天下独尊 > 第226章 铁血手段!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满堂宾客,都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姜昊是姜杰的侄子,也是武道姜家的少主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天武势力,是由各地武道俱乐部和武道大家共同组合而成,而每个影响力巨大的武道世家,在天武之内都有一定影响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些人分别代表着背后势力的意志和影响力,形成了一种另类的武道门阀势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隐匿时无人知晓,闹出动静时,可以让那些地下大佬都低头!


        

门口,云傲走了进来,面目冰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堂叔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姜昊一脸揶揄:“怎么,云少来参加宴会不带礼,还敢管我要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礼自然带着,你主动交人,可以让你收的舒服一点!”云傲冷声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哈哈哈!”姜昊再次大笑,鼓掌道:“不错,不愧是云家的少爷,说话就是霸气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既然带了礼物来,又想从我这要人回去,你倒是拿出来看看,给兄弟们掌掌眼啊。”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是,拿出来看看呗!”众人起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看礼之前,我还有一番话要问诸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扫过场中众人,道:“我云家将再次入主东广,谁支持,谁反对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反对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也反对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哈哈哈,笑死我了,这个云家的少爷不会脑子有病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哄笑之声一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捏紧了拳头,忍着耐心道:“支持的站到我这边来,反对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云少,收起你那套吧!”有人无情打断,道:“这里没有人会支持你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错,别说是支持你,只要天武一声令下,不需他们动手,我们便能要了你的命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好赚钱不香吗?这黑暗中舔血的勾当,你们云家可干不来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纷纷讽刺,竟无一人主动站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且气势汹汹,摆明了支持天武,若姜昊一声令下,他们必然出手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那就别怪我无情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一摆手,道:“把礼带上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门口,上百人走了进来,两人抬着一口木箱子,放在地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么多?”姜昊颇为意外,笑道:“云少嘴上说着不要,身体还是挺诚实的嘛~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出手这么大方,我都要不好意思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哈哈哈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众人再次大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冷笑,道:“看清楚再说话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个个木箱子被打开,出现在人们面前的,是一口口瓷器骨灰盒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今天早上从景德镇用飞机运过来的,造价可是相当不菲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笑容更冷,道:“我的安排,还算对得起各位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云傲!”姜昊脸色一沉,当即大喝:“我看你是找死,还敢登门挑衅。外面的人给我听着,进来清扫干净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声怒喝,门外却没有任何动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道娇俏的白影立在门外,身后倒了一片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林虎哥,麻烦了。”云傲微微让开了身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林虎走了出来,手一挥:“动手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非常突然,他背后的人,全部抬枪!


        

砰砰砰!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时间,枪声大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开庆功宴的众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,惊恐的惨叫声不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云傲你怎敢!”姜昊怒吼,迅速找了个大号柱子藏了起来,同时拿出手机:“情报部门死了吗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么多人来东广,你们怎么连个动静都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走高速的话,通往江南的高速路口,一直有人盯着!


        

机场更是了,机场有他们的人,难道这群人是凭空冒出来的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姜少,刚刚得到的消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们机场的人全部失去了联系,疑似找到控制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砰!


        

话没说完,电话那边的房门被一脚踹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人带走,封锁消息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姜昊听了个清清楚楚,身体发凉!


        

对方看似简单的一场行动,实则需要滔天的能量去支撑!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声不吭拿下天武在机场的人脉,这得多大的能量?


        

姜昊心里开始恐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砰砰砰!


        

一道道人影染血倒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气氛欢快的整个庆功宴会场,血腥味无比刺鼻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别杀我们,我们昨晚没和姜昊一起行动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饶命啊云少,我们支持,我们支持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几个东广本地的大佬躲在暗处求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一个不留!”林虎喝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成批的人,一个接一个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先是用枪压制,接着换上了短刀上前,进行逐个清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当中有高手,将林虎带来的人打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们几个进去解决一下。”门口的白樱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几人带着面罩,步伐矫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冲入之后,配合默契,近身兵器和热武器配合非常密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军中拳法!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个天武高手大惊,同时爆喝一声,一腿扫了下去:“如果只有这样,那也不过尔尔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砰!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个特种战士双手交叉,挡住了这一脚,却被踢的连连后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对方冷笑,拍了拍鞋面:“看来你们的教官还不够格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吗?”特种战士回了一句,将手中的军刺丢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对方反应很快,迅速躲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砰!


        

在零点几秒之后,枪声响起,他两眼瞪圆,不甘的倒了下去:“你玩阴的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是你不会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迅速扑向下一个目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可不是打擂台,也不存在阴不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要能杀死敌人,就是好招!


        

枪法好,也是自身本领之一,为什么不能用?


        

局势迅速得到了控制,在高手被拔除之后,几乎成了一面倒的屠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看得满头冷汗,不断的擦拭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幸存的人在后退,想要逃出去,但退路被完全封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惨嚎、求饶!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脑门上冷汗越流越快,道:“林虎哥,是不是差不多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林虎和易天走的近,比金陵那些黑大佬任何一个都要近,值得自己客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林虎摇头,道:“既然动手了,就要把这群高层杀个干净,日后云少你才好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要太心疼,这些人的死去,只是为了将来的人活着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让云傲入主东广,易天显然是要改变墨爷当初执掌时的血腥风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要大改,就得流血,把剩下的人杀怕,那才行!


        

今天这场庆功宴,大到暗通海运的走私大盗头子,小到县城的黑老大,都在现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大小老大,足足有上百人!


        

除了不相干的酒店人员,其他的一个都没能活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身手不凡的姜昊吓得倒在血泊当中,甚至没有起身一战的勇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脚步声迫近,他才艰难的转过头去:“云少,有话好好说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砰砰砰砰!


        

林虎连开四枪,精准的将他四肢关节打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随后将手枪放到云傲手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云少,你试试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要管东广,手上不沾点血,怎么能行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深吸一口气,握住了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要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砰!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抹血,溅在云傲裤管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把他的人头割下来的,其他的就地火葬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云少,这里交给你了,我就先回金陵复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林虎抱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连忙拱手,同时取出数张支票交给林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林虎兄,替我多谢易先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另外这些钱,是兄弟们的劳务费,劳烦你交给几位老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林虎看了一眼,心头一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好家伙,出手就是十个亿!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云家不是有钱,而是超级有钱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哈哈哈,云少放心,这是双赢之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林虎大笑,道:“后续有任何问题,我们都会过来处理,预祝云家在东广发展顺利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就云家的体量和投资潜力而言,他们要赚回这笔钱,太容易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承蒙吉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等到东广稳定,还请诸位一聚,同时处理一番股份问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林虎忍不住竖起一个大拇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年纪不大,但做事相当有魄力,出手也非常阔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句话,等同于要送给金陵众人长久性的好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此一来,既拉拢了人心,又得到了支持,两全其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林虎出门之后,便打了电话给易天,说要把人头带回去给他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血淋淋的,有什么好看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过有人可能感兴趣,给他送过去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