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天下独尊 > 第230章 天青别苑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一道人影,立在门口,满身逼人煞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消息之后,易天第一时间赶了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易先生!”云傲立马喊了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的突然到来,让他有点糊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易先生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城不忿,没有任何委婉的开口:“云家虽然才入主东广,但第一天各笔资金便已到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除此之外,金陵各界人士,我们也开出了一个美好的出手价格,结果给他做了嫁衣,我们不甘心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叔!”云傲立马看了云城一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来意还不清楚,这样说话,容易得罪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即便这条大腿抱不上,云傲也不想和易天为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放心。”易天神色平静,道:“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城面色一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目光转动,落在江珧身上:“来这里接管东广,是谁的意思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落水的小子,我可是你大舅子,你就用这样的态度跟我说话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带来的江家人,都嗤笑连连,显然对易天极度不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无论这小子现在混得多么好,在他们眼中,依旧是当初那个废物!


        

要是江家不让他住上几日,怕是早就没命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珧的态度,反倒是让云傲眼中浮现一缕希望!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是何等人物,他心知肚明;江家几斤几两,也相当清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如今江家竟敢这般对待易天,难道……他们不知道易天的真实身份!?


        

若是如此,那就有趣了啊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面色更沉一分:“东广是谁拿下来的,你知道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珧笑了笑,道:“怎么,你人都是我江家的,我们替你收管此地,你还敢有意见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易天,你别忘了,当初要不是我江家,你尸体早就都该泡烂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的命是我江家救回来的,你的东西,理应归我江家所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用你余生报恩,实现价值,我江家也不会亏待于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压住了性子,道:“江家是如画娘家,有些事我不会过多计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就是因为自己,江如画才和江家决裂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易天绝不会再主动去破坏江家的关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,这不代表江家就可以骑在他头上作威作福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东广是我拿下来的,具体交给谁,我说了算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云家投资,云傲与我合作,皆是我授意而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强势登门,无理驱逐,霸道占据,又动手威胁羞辱他人,经过我同意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眼神冷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对视之间,江珧一个寒颤,随后恼羞成怒:“好你个易天,得了我江家的好处,还敢跟我对着干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开窍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一抬手,喝道:“林社长,有劳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林飞虎带着许多强人,鱼贯而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易天,你要干嘛?”江珧有点慌了,左顾右盼,道:“可是老爷子让我过来的,你给我放客气点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告诉他,东广是我拿下来的,没有谁能强夺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第一次,念及情分,手段稍做缓和。我不希望看到下一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摇了摇头,道:“但你做错了事,必须付出代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云傲,他怎么对你,你怎么对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浑身一震,拱手道谢,随后推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是易天老婆娘家人,他想给对方一个面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必给我面子,照做就是!”易天皱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闻言,云傲不再犹豫,大步上前,啪啪两巴掌甩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!”江珧大怒,吼道:“还愣着干嘛,给我揍云傲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带来的人,立出一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同时看着林飞虎等人大喝:“都别动,我们是南都江家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林飞虎一抬脚,径直将一人踹了出去:“抱歉,我跟江家没关系,也不认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东广是金陵众人合力拿下来的,你们没资格强取,动手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从金陵带来的打手废话不多,迅速上手,把江家这批人给干趴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珧大骂易天不止,被林飞虎带着人丢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易天,这事没完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江珧雷霆大怒,第一时间把消息送回了江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狗胆包天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江城闻言大怒:“区区落水子,怎敢对我江家嫡子放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江家是老牌家族,族内规矩森严,虽然日暮西山,但那套做派还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家族观念,从未变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外的女婿再有出息,那也是沾了江家的光,地位必须在江姓子孙之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何况易天当初是个废物,寄于江家门下,算是个上门女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地位应当更低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件事必须严肃处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易天若不对此事作出交代,我不会轻易放过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去金陵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解决完事情之后,易天拍了拍云傲的肩头:“好好干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云傲无能,又让易先生亲自走了一趟。”云傲很是愧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摆手,道:“这件事哪能怪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主动退出东广,甚至任由江珧羞辱,都是因为卖了自己面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自己要是不出这个头,像话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江家的人闹腾,我会去解决,你不必担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送走易天之后,冷冷的盯上了那个男秘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男秘书也知道自己待不下去了,哼了一声大步而去:“此处不留爷,自有留爷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站住,让你走了吗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秘书回头,冷笑道:“怎么,我不要工资了,你还能限制我人身自由不成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按规矩来说,确实不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我现在,不想按规矩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云傲眼中,闪过一抹暴虐气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短短两日,东广几经易手,让云傲有了一些重新的认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限制你人身自由,我没兴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让你的人生在轮椅上度过,我颇为有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来人,给我砍了他的腿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秘书当场垮了,跪在地上就磕头:“云少,放过我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人就是贱,拖下去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金陵,萎靡多日的苏青玉,突然振作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舒畅到上午起身,她画上了精致的妆容,拿出了最为得体的旗袍,在双腿上撸起一层丝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娇艳动人,又不乏雍容气度,美目间寒光略闪,带着一抹高高在上的冰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昔日那个苏青玉,似乎回来了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去,传话易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天青别苑,我等他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刘亶望立即让人去安排了,随后笑着道:“希望他会开窍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南方总舵已成,他们终于腾出了时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南都所在,徐傲奎放下了电话,满脸冷酷笑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易天,你会知道我真正的能量有多么可怕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前脚回家,后脚就接到了邀请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易帅。”白樱走了过来,附耳轻语数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知道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点头:“备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金陵以南,一个环境颇为优雅的别苑,重新挂起了八年前的招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天青别苑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