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天下独尊 > 第248章 因为,我是下棋的人!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男人眼中,吐露出浓浓的惊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随后点头,像是高度肯定了易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难得啊,实是难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在这般年纪,就有了这样的修为和造诣,难怪你坐镇金陵,无人能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背过手去,竟丝毫不防备易天,而是长声一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我不来金陵,恐怕没人能解决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不由一笑:“你来了,也一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男人侧过头来,风掠起一丝刘海,轻轻飘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很自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刚才已经见证过了自信的底气,不是吗?”易天反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眼睛渐渐眯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惊人的气势,让溅落的人工瀑布,似乎多了一些水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这个凉亭之内,点缀起一丝丝的沛然战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可不够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就再试试?”易天丝毫不以为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男人手再次落下,在竹简上一点,那口剑立即翻覆而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刺向易天的,并非剑刃,而是剑柄!


        

眉头一弹:“何意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剑给你,免得他人说我欺负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徐林朗声一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虽然不再年轻,但整个人风度翩翩,给人以潇洒感!


        

两根手指紧捏,急刺而出,徐如惊风走雷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握住了手中竹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目光微变,一笑松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哗!


        

剑从他手中落下,而后脚一抬,踢在剑身之上,径直往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急速前进的徐林,人如柳树般一摆,绕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恰如一阵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两根刺出的手指,裹带出的风,刮得人面门生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便是坚固的大理石,怕也能轻易刺个窟窿出来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丢了剑,你还拿什么跟我打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徐林笑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想要被欺负,就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目光闪烁,同样伸出两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面前的徐林,绝对是他被废五年以来,碰到的最强敌人!


        

徐林神光一凛,手中暗收了两分力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砰!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就这收回的两分力,让他吃了一个大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指相接刹那,手指一颤,徐林迅速往后退去,剑指疼的发颤,中央一截有弯曲迹象!


        

手指脆弱,要以手指伤敌,需要强大的凝聚力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通过力量聚合,让手指硬的像是钢铁一般,故也有剑指一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旦正面攻击被压制,聚合的力量便会崩散,坚硬的手指再次变得脆弱,力量反噬之下,伤的是自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应该仅止于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么答案便是,对方在伤到自己的一瞬间,也收了几分力道!


        

缓缓收回两指,凝重点头:“很好,你真的很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这样有能耐的人,不应该坐困于小小的金陵,应该看得更远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而我,可以给你这个舞台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徐林的爱才之心,丝毫不加以掩饰,目中有惊芒闪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笑了,道:“舞台?你指的是天武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错!”徐林点头,道:“你很有本事,将来我可以将我的位置拱手相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加入天武,享受特权,而后为非作歹,鱼肉乡里,称霸一方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失笑,成了你这大盟主:“称霸一国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徐林皱起了眉头,道:“你对天武或许有些误会,我的宗旨并非如此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愿闻其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统合全国武道力量,制定一个行为规范,任何武道高手都要在这个行为规范之内行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武不扰民,武不干国,武只是纯粹的武,剥除利益链条,以及由此而生的无端杀戮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徐林正色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很不错的理想。”易天轻声一笑,道:“如果我没有和天武打过交道,几乎就要被你这番话打动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承认,此刻的天武藏污纳垢,那是因为派系林立!而我的想法,是将这些人全部规正,亦或者踢掉!”徐林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做不到。”易天的话很无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些人加入天武,就是为了博取更大的利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们为了利益而来,又岂会因为你那虚无缥缈的理想,跟你走到一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摇头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。”徐林叹气,道:“但除此之外,没有更好的办法,将所有力量整合在一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问题就出在这里了。”易天笑了,道:“你整合了力量,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如臂而使。天武之内,跟你一样怀揣理想的,怕是百中无一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一番交谈,易天能够看的出来,徐林是个纯粹的武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种人说好听点就是正义感爆棚,说难听点就有些和时代不符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总的来说,是向好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有武道高手最为根本的侠义之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追求的无非侠义之名满天下,收徒传学,惩奸除恶,成为各个大族的座上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对于暗中的那些勾当和利益,不屑!


        

并非不爱财,而是不喜欢这种取财之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子曰:不义而富且贵,于我如浮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说的,就是他这种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这种人,太少太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既然有本事,干嘛不去为非作歹?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动手就能赚他个几千万,干嘛得辛辛苦苦传武教人的赚钱?


        

传统方法,就是徐林这个级别,一年能拿到手的,也不会太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现在这种格局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江武的资产都是以百亿计算的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徐林点头,目光再度炽热:“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阁下有这份本事,难道就不想做点什么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在我天武一展抱负,实现武道人生极高价值,不好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听了他的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许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终于忍不住了,发出大笑之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笑什么?”徐林有些发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的笑声,给他一种很奇怪的错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好像,他听了一番孩童的幼稚之言,所以露出这样的笑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难道他觉得自己幼稚?


        

很有可能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世上不缺高人,也有像自己这样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,更多人都觉得,有些事情无法改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既不愿意同流合污,那就舍身于世外,高洁自处便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徐林的行为,在这种人的眼里,就显得有些愚昧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大概是他笑我的原因吧?


        

徐林并不愤怒,而是试图说服易天:“事在人为,如果不去做,就怎么知道不会成功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误会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笑声方止,道:“我笑的是,若我的人生价值,需要依靠你的天武去实现,那该是多么失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徐林脸色一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是什么意思?


        

看不起天武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深吸一口气,道:“阁下可以藐视我的理想,但天武的力量,想必你也有所目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,已然目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影响力巨大,遍布全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就其实力而言,不过尔尔,难登大雅之堂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样的力量,永远没法竞诀和颠覆大局,其价值所在,只能是最巅峰者手中的棋子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徐林大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人怎会有这样的见识和结论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成为巅峰之局的棋子,也是主宰大局的关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阁下又如何能看不起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抿了一口桌上的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点也不担心,里面有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徐林是个会下毒的人,那他就不配让易天废这么多口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因为,我是下棋的人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哗!


        

一阵风,吹折了干枯的桃枝,也惊的徐林一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