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天下独尊 > 第256章 谁是关公,谁耍大刀?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贱女人,害死了咱们家主,还敢跑到南都来避难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幸好咱们眼睛亮,不然就错过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嘿,谁叫这娘们长得这么滋润,我可没少对她照片做事,不然哪能认出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把她带回去交给少爷处置,除了爽一爽之外,或许还有大作用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几个男子先后走了进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为首一人身材很高,估计有一米九的样子,一巴掌又冲着苏青玉扫了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噗嗤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嘴一张,苏青玉吐出一口血迹,面露痛苦之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赶紧带走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个子凭借身高优势,五指打开像是鹰爪一样,冲着苏青玉头发一抓,拖着就往外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其他几个人也走了过来,伸手想要抓住苏青玉,趁机吃一波豆腐。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样的美人尤物,平日里可不多见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目光一沉:“把人放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个子不屑的扫了过来:“小子,你想英雄救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从外地来的吧?南都是随便一个人都能开口做英雄的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奉劝你给老子把嘴闭上,当做什么也没看见,不然这里就是你下辈子的出发地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拖着人就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站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再次开口,目光更冷一分:“主动把人放了,你们不会太惨,相信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真他吗不怕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敢在老子面前指手画脚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个子狞笑起来:“想玩女人是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也不问问我们是谁,就敢跟我们抢女人玩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找死也不带这样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松开了苏青玉的头发,将她丢给了自己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给我抓牢了,要是跑了可没得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销魂的娘们,我可是要搞的她下不来床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走到桌前,一巴掌拍在桌子上,茶水翻覆在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木桌之上,也已有了裂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抬起巴掌,在易天面前晃了晃:“看到没?还要不要管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噗嗤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魏静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这点手段,也敢拿出来显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班门弄斧,不过如此了吧?


        

连陈南都死在易天手上,就这么个屁大点的喽啰还敢耀武扬威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呦,我到没注意,这里还坐着一个大美人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个子眼睛眯了起来:“难不成我误会了你小子,搞了半天,你是怕兄弟们人多不够玩,所以再送一个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哈哈哈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要的啊,这娘们看上去更年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脸蛋滑滑的,两条腿并的那么拢,估计还嫩着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人都配合的笑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魏静恼怒不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人放了,再想想如何道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茶水翻了,想想该赔多少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出言不逊,想想如何获得原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轻缓开口,道:“听清楚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那个能耐装那个笔,你小子就是耗子舔猫屁股,找死!”高个子抬起蒲扇一样的巴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正想冲着易天脸上招呼,门外走进来一群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先是三十多个保镖开路,接着又是一行青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领头一个身穿黑色青年中山装,头发三七分,腰杆挺的笔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陈进!”魏静轻呼一声,凑到易天耳边:“陈南两个儿子之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麻杆,听说你发现了个有意思的女人,怎么搞了这么久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皱了皱眉,一脸不悦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陈少您来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高个子放下了巴掌,冲着他点头哈腰道:“苏青玉已经到手了,却碰着一条不开眼的外地狗,想要在我身上试试他的牙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正琢磨着给他把牙敲碎了。再把女人给您送过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谁敢耽误我的时间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依旧皱着眉头,缓缓抬起眼皮,看向易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这么个狗玩意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敢在我的人身上试牙口?信不信本少一句话,把你狗骨头都给拆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哪跑来的不开眼的东西,这里是南都,本少能管半边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敢插手我的事,你家就是十万八千里外,我也能把你祖坟刨了信不信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看上去人模狗样,一开口让魏静大翻白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跟在陈进身边混的几个豪门男女都是一脸不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下巴抬的高高的,眼帘垂的低低的,恨不得把易天塞到马桶眼里去鄙视一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眼的东西,看到陈少还不起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坐在那干嘛?摆临终pos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声音冷了下来:“南都人,都这么不开眼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事还不大,你们现在低头可以平息我的愤怒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把事玩大了,就你们一群小孩子,恐怕承受不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听着易天淡漠的话,几人都忍不住嗤笑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玩意,还真把自己当个角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宛如听到天大笑话,哈哈大笑不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笑死我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在南都这块地上,竟然还有人敢跟我叫板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小子,不会连我是谁都不知道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敢这么跟您说话,铁定不知道。”一个女子妩媚一笑,道:“他要是知道您的真实身份,怕是要当场尿裤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哈哈哈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一群人相当配合,都跟着笑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最后一遍,放人。”易天没有了耐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放,你能咋地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抱起胳膊,一脸戏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想要看看这小丑,会有何等表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像自己这样的大人物,偶尔踩踩蚂蚁,也挺有意思的不是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砰!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动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起身的刹那,残余的力道让坐下的椅子四分五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手一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破碎的椅子碎片被他带了起来,往前砸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噼里啪啦之声瞬间响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几人抱头大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撞入人群,几个抓住苏青玉的人登时飞向门外,倒地难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一手搂住了苏青玉的腰,将她给丢了回来,魏静顺势将其扶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难怪这么嚣张,原来还有两下子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麻杆怒笑一声,两个拳头捏的噼啪作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敢在老子面前动手,你是关公门前耍大刀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呼!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一个高抬腿,把风声都扫了出来,冲着易天太阳穴爆了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目光平静,手成鹰爪状,朝前一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咔擦!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把抓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手再一抬、一落!


        

极长的身体,轰的一声砸在地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麻杆觉得自己像是要散架了,捂着腰发出一声惨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一脚将人踹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谁是关公?谁耍大刀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