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天下独尊 > 第257章 您说了办!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噗嗤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麻杆后背狠狠撞在墙上,张口吐血,五官都痛的扭曲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其他人都被震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麻杆在他们之中是有数的强者,竟然被摧枯拉朽的击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眼前人的强悍,远超他们预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几个跟着玩的少爷小姐更是躲到了陈进背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别慌,有我在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眼皮子一跳,道:“我到是看走眼了,没想到你小子拳脚功夫还不错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在这里跟我动武,形同造反你不知道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魏静撇嘴:“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个太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说对了!”陈进狞笑起来,道:“我在南都,就是太子,还是即将上位皇帝的太子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兄弟夺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要自己胜出,那就能获得陈家内部的大力支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时候顶替死去老爹陈南的位置,成为南方总舵主,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不就是南都的土皇帝了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子,现在跪下磕头道歉,再把你身后两个女人交出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,还能活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只手招了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三十多个保镖,同时逼了上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的动作非常整齐,有的摸到腰间,抽出来一点寒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有的则伸出食指,扣住了扳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要拔枪,便能射击!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再次发信号时,他们同时往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哗!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的动作太快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人刚抬起枪,手中已经空空如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再一看,枪已经到了易天手里!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猛然察觉不妙,想要往后退去,冰冷的枪口已经指在他脑门上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有狠话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多说几句我听听,让我见识一下南都太子的口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僵在原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奋力压制,不让自己两条腿哆嗦的太明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双眼带着些许惊恐而愤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子,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敢拿枪指着我……你这是找死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一嗓子吼完,声音有点颤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担心面前是个二愣子,真一枪把自己这个太子爷给崩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别乱来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几个男女吓得后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些保镖也不敢动了,唯恐害了陈进性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是陈进,陈南的儿子!”有人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,陈南的儿子。”易天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一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土老帽终于知道自己是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怕是内心已经吓尿了吧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子,你别硬撑着了,我知道你现在慌得一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现在把枪放下,本少从宽处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一笑,道:“我当什么太子,原来就是个死了爹的废物儿子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你这点本钱,也敢出来耀武扬威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一愣,随后大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他吗不想活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父亲你也敢诋毁,信不信整个南都人合力弄死你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马上把老子给放了,看来你还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确实不知道,但我很好奇,动了你问题会有多严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手枪一转,冲着陈进肩膀上就是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啪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南武学造诣不低,虽然死的憋屈,但好歹名声响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无奈生的儿子,却是十足的软骨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声惨叫之后,他的头发被易天扯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轰轰轰!


        

和桌面来了几次亲密接触之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拿起那茶壶,在他脑袋上开了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敢动我,你竟然真的敢动我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大叫,吼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把这王八蛋给我弄死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们敢过来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手里拿着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子,你要是再执迷不悟,绝对活不了!”陈进面容狰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算你真有那么大能耐,你也得先给我垫背不是吗,太子爷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忍不住发笑,伸手拍了拍他的脸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彻底怒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自己带着一群小弟来装笔,没想到被反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让他以后怎么做人?


        

更要紧的是,这几个小年轻背后都有一定资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自己拉拢了他们,所获得的支持就更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不能轻易服软!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虽然怕死,但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深吸一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子,你理智一点,听本少把话说清楚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父亲虽然死了,但是陈家还在,陈家在南方总舵的影响力还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现在已经有大批人赶了过来,要不了多久这里就会被围住,你们插翅难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要是死了,不只是你得给我陪葬,你身边所有人都会死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摇头,很是失望:“非常没有创新力的狠话,如果你再扯不出什么有新意的东西,我不介意先给你点厉害尝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手枪抵在对方手背,易天随时会扣动扳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快把陈少放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个土老帽疯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一个下等人也敢对上流大少如此放肆,简直翻了天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几个青年也一脸焦急和愤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是他们这一群人之中的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平日里见着谁不是高人一等?


        

踩人那是随便抬脚的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要是个正常人,碰着他们都得低头、退避三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今天却碰上个不买账的,这让他们觉得威严受到了挑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自己小弟都开口了,陈进没理由不发挥一波:“赶紧把我放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然杀你全家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砰!


        

话刚说完,易天扣动了扳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鲜血飞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手掌被打了个对穿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!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惨叫开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声音,这场面,看得几个青年面色发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家伙,竟敢开枪!


        

太疯狂了!


        

南都不知道多少人看陈进不顺眼,但表面上也只能笑嘻嘻的应对,谁敢跟他对着干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连陈进都敢打,那自己等人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么一想,躲的更远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惨叫之后,再次威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收起玩笑的语气,枪口抵住他的脑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信不信下一枪,打爆你的头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冷漠的声音,不带有丝毫情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一个哆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突然清醒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疯子,很有可能真的会杀了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吞了吞口水,他突然没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服气了?”易天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看了一眼自己的人,闭上眼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就对了,何必自讨苦吃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刚才的事,你打算怎么解决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一咬牙,暂时认栽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您说了办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点头,道:“其他人慢慢处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是你,得做我的狗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