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天下独尊 > 第258章 别靠我太近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一愣,随后勃然大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做梦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他吗怕是疯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南都这么大,谁有资格让我做狗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太蠢了,你比你老爹还要愚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摆了摆手,一把将他提起,丢在角落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随后,他丢下了一个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下意识的抓起来一看,目光猛地一缩,浑身绽起一股凉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总舵主的令牌!


        

在陈南身上,有这块令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在陈南被易天废掉之后,令牌被易天夺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……他是易天!


        

是弄死自己老爹的人!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眼中满是惊恐、畏惧,贴着角落往里缩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爹我都敢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踩死你,对于我而言,应该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轻笑着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里是南都,是南方总舵所在总部,高手如云,你不要乱来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也不能乱来,千万不要冲动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惊恐的叫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南方总舵?他们敢对我动手吗?”易天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当然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刚点头,易天又丢下一个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是一方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哆嗦着捡了起来,翻过来一看,人差点当场晕死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总舵主大印!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方大印连陈南都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令牌在陈南身上,供他调动南方总舵的力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大印则压在天武总部,代表的是绝对权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今,印和令牌都在一人手上,那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脑门上汗水越流越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整个南方总舵,就得听他一人的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给你最后一次考虑的机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条狗,你做还是不做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做,我愿意做您的狗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不再犹豫,砰砰的磕着头,后背被冷汗全部打湿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底发生了什么?


        

总部的大印为何会交付他手?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无法厘清这一切,但他却明白一件事:这个男人,永远翻覆南都的能力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可以告诉你,你父亲不是我杀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之所以会死,就是有人希望你们认为,他是我杀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知道,我知道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不断点头,道:“您放心,即便他是您杀的,我也绝不敢乱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以后您让我做什么,我就做什么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还抢个屁的总舵主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能不能保住命,全看面前这位爷的意思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还有价值,所以你能或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先走吧,有需要我会找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摆了摆手,道:“我对于掌握所谓的南方总舵,兴趣不大。所以,我需要一条狗,一条越傻越好使的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一愣,随后狂喜不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要能掌握南方总舵,做一个人的狗又算的了什么?


        

磕头不止,感恩戴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记住一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想做这条狗的人很多很多,如果你叫的不够响亮,随时都会有人取代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而被抛弃的狗,为了防止他反咬一口,直接打死,往往最为简单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进一个哆嗦,继续磕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从这里离开之后,易天到了魏静临时安排的酒店,也让苏青玉稍作修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也随便用了点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恰好,手机响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是韩文成的义女韩萝儿打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想见易天一面,同时请他去韩家做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韩文成好歹是南都首府,手中消息应当不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微微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手机挂断之后,再次响起,那边传来一个冷漠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易天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皱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声音很陌生,他从未听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一个陌生人,按道理不会有他的手机号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的电话是如画给我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叫陈颖,是如画在南都的好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闻言一喜:“你见到如画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她现在情况如何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颖顿了顿,声音依旧冷淡:“如画很好,吃喝不愁,也非常安全,这用不着你担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就好,那我女儿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涉及到妻女,万事皆在掌握之中的易天,顿时有些失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她也没什么大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了,你别那么多事,我才没那么多时间浪费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颖哼了一声,道:“你已经到了南都对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干嘛跑到南都来?简直是乱事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颖声带怒色,道:“如画果然没猜错,你来了南都,只会让事情更复杂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不是你,如画也不会被拖累这么多年,你现在还过来南都,是要缠着她不放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觉得奇怪:“我听不懂你是什么意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的意思很简单,只要你离开南都,如画会更加安全,一点事都没有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女儿的事也不用担心,只要你老老实实的在金陵待着,江家很快会把她送还给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,如果你识相的话,还是早点离开南都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样对大家都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摇了摇头:“再接到如画之前,我不会离开南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颖气结,半天之后才道:“电话里跟你说不清,晚上见一面,我跟你详细谈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点头同时,问道:“如画呢,她能出来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做梦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陈颖哼了一声,直接把电话挂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三分钟后,她发来了时间和地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晚上,易天换上一身衣服便出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约定好的高档餐厅之内,坐着两个时尚女郎,年纪都跟江如画差不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人身穿露脐背心,下面一条黑色牛仔热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另一人则是连衣短裙,都性感火辣,露着一双大白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穿牛仔热裤的是陈颖,而连衣裙女子名为林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个大美女并排坐在那,相当吸睛,许多男人的眼睛恨不得粘到两人身上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林爽翘着一双美腿,显然对于这些眼光既享受又鄙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直到一人迎面走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简朴的黑色中山装,不需华丽去衬托,沉稳如山一般的气质,浩瀚如渊一般的眸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种气质,如海一般深沉,如天空一般高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眼过去,给人一种极其高大和无限缥缈之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都略微一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下一秒,便满眼鄙夷之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确实,这种气质颇为特殊和难得,那张脸也长得非常有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,不是她们的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们的爱好很直白,那就是:时尚花美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除此之外,不管你多有气质,那都难入法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像是喜欢小鲜肉的女粉,对真男人的魅力丝毫不来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就是易天吧?”陈颖翻了个白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易天点头,在林爽对面坐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鼻子动了动,迅速往旁边挪了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别靠我太近,我丢不起这个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