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楚风琉璃 > 第9章 小鱼儿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又一个十年,上元灯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入了夜的长安城灯火通明,大街小巷挂满了各式各样的花灯,人潮拥挤,很是热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楚风一袭白衣,长身玉立,独站在一艘画舫的船头,看着出入成双的人们,眼神沉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一次出山斩杀了妖兽,他觍着脸求师尊要奖赏,那个奖赏便是和他一起下山来到长安城赏花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一年,他以人多怕走散为借口,紧紧握住了师尊的手,那双手葱白修长,骨节分明,握在掌心却是那么的柔软,温暖了他的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低头看着自己的手,好像那余温仍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冷风吹过,楚风苦笑一声,心脏又隐隐作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管他如何思念,他的师尊也不可能回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尊主,您要的莲花灯。”青云恭敬的奉上排了好长的队伍才买到的河灯,楚风伸手接过,将早就写好的字条放入莲花灯中,轻轻一递,莲花灯飘落入河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除祟的事情完成,你们便可先回山门,本座要一个人四处走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目送着承载心愿的莲花灯摇摇曳曳的融入长长的灯河,楚风冷峻的脸上,难得瞧见几分柔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青云低着头应了一声,“属下遵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又默默的退回船舱,楚风轻点水面,飞身落在桥头,踱着步子在热闹的大街上闲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前方有番邦的来客在空地上驯服着野兽在表演钻火圈,吸引了不少围观群众,掌声连连,叫好声不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突然发生异变,野兽不知受到了什么刺激竟发了狂,围观的人们惊叫着散开,一个推着一个,夺路而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个带着恐怖恶鬼面具的女子被拥挤的人群推搡,不小心崴了脚,刚好撞上了屹立在人群中,淡定自若的楚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,没伤着你吧?”女子慌忙道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楚风,听到了这个声音,浑身一震,不由自主的捏着女子的下巴,让她抬起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明媚如星空一般的黑眸,倒影着他的身影,楚风颤抖着手想要摘下女子脸上的面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女子反应过来一把拍下了男人的手,连连后退了好几步与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这人,怎能如此轻薄无理。”女子气愤的盯着楚风,如果不是有面具遮挡,她此刻羞红的脸根本不敢见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楚风脱口而出,道:“师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女子有些无语,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人,感觉这好看得过分的男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认错人了,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农家女子,没有能力收徒弟。”说完,转身要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楚风一把攥住她的手腕,弹指一声,女子脸上的面具裂成两半落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琉璃震惊过后,愤怒的想要挣脱男人的钳制,试了几次无果,干脆狠狠的在他手腕上咬了一口泄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手腕被咬得出了血,楚风眉头都不皱一下,反而笑得像个孩子似的,轻轻一带,将人揽入怀中,头抵在她的颈脖间,闻着久违的熟悉女子体香,那颗死了的心又再一次跳动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终于等到你了,师尊,我知道错了,求你不要再离开我,好不好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低声哀求,琉璃怔楞住,不知所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许久,她拍了拍楚风的背,楚风缓缓的松了力道,但是手仍旧环在琉璃的腰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琉璃尴尬的挠了挠脸,不懂这个好看的男人是不是犯了病,所以认错了人,可一直被他这么抱着,也不是个事呀!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想要试着放低他的警惕,琉璃犹豫的说道:“公子,你和你师尊走散了吗?如果你不嫌弃,我可以和家人一起帮你寻找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楚风眯了眯眼,他终于意识到,琉璃不知遭遇了什么,已经不记得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是失去了所有的记忆,还是唯独忘记了他?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最后一点,楚风的心仿佛针扎一般,密密麻麻的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叫什么?”他柔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琉璃刚想开口回答,身后传来一个清朗的声音,唤道:“小鱼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片刻之后,一袭青衫的厉渊越过人群,翩然而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厉渊哥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琉璃笑了,挣脱楚风的怀抱欢快的奔跑到厉渊面前,亲切的挽起了他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到这样的画面,楚风觉得十分的刺眼,恨不得上前手撕了霸占琉璃的男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师尊。”他朝她伸出了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闻言,琉璃愣愣的看向楚风,而厉渊看到他,神情冷淡的仿佛他就是一个路过的陌生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厉渊撩起她耳边的碎发,动作轻柔的帮她别到耳后,清雅的笑着说道:“出来很久了,我们回家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