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楚风琉璃 > 第17章 离开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师妹,你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厉渊生怕琉璃找回了记忆,会同以往那般,至死都放不下那个人,不愿跟他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许久得不到答复,厉渊失落的垂下眼眸,就在这时,一双青葱白嫩的小手覆上了他的大手,“我对这里已经没有任何留恋,但是你要答应我,以后不可以再对我有任何隐瞒,否则,我便再也不理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活得太久,早已忘记自己多少岁的厉渊仙尊,此时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郎一般,笑得那么的真挚、开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一个郎有情妾有意,你们要走,我允许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楚风从熟睡中醒来,发现床榻上空无一人,被褥里没有一点温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琉璃是何时恢复知觉的,又是何时离开的,她身体要不要紧,深更半夜的万一她又晕倒了没有在身边怎么办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慌忙外出寻找,却意外的撞见了他们依偎在一起深情相拥的画面,心里头那把火,越烧越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围的气温陡然下降,寒风刺骨,琉璃没有灵力调节,瑟缩了一下,厉渊心疼得想要搂紧怀里的人,给予她温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料楚风下手更快,更狠,他不知什么时候闪到了琉璃身侧,把人抢了回去,再一拳打在厉渊肩头,厉渊反应过来抬手阻挡,但是他的暴击威力太强,厉渊抵挡不住,被逼退了一丈远。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楚风,你做什么?我不准你伤他。”琉璃挣扎着要脱离他的钳制,楚风发了狠似的扣住她的手腕,“谁想带走你,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踏过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琉璃被他强大的威压,压得透不过气,咬牙艰难的说道:“你爱上了别的女人,我忘记了痛苦的过往,这样很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是说,如今的楚尊主位高权重,想要左拥右抱,享受齐人之福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最后一句,琉璃略带嘲讽的看着身边的男人,他的脸色变得很难看,隐约能看到痛苦之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师尊,我爱的人,由始至终只有你一个,没有别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的花言巧语,我不会再相信了,还有,请不要再叫那么称呼我,我不是你的师尊,你我师徒情分早已断绝,从此我们便是陌路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琉璃态度决绝,每一句话,都像在他满目疮痍的伤口上撒盐,疼得他忘却了呼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寻来时,他远远听到了他们之间的谈话,她不愿意相信他,也不愿意原谅他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此情此景,刺激着琉璃的大脑,仿佛昨日重现,他们三人也是这般的站立,混乱的记忆让她分不清哪里是现实,哪里是过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晃了晃浑浊如深陷淤泥的沉重脑袋,下意识的喊了一声,“掌门师兄,快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个男人皆是一愣,楚风声音都是颤抖着的,说道:“你,想起来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琉璃有些神志不清,她根本记不得刚才说了些什么,抬眸看向离她一丈远的厉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,右肩隐隐作痛,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,可能会落下隐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是这种情况下,他怎能丢下琉璃自己一个人走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楚风,你做决定之前能不能考虑一下她的感受。”厉渊冷静的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管。”这一声,好像闹脾气的小孩儿,他喜欢的,才不要放手让给任何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厉渊被他气笑了,看着昏昏沉沉,眼神迷离的琉璃,压了压肩膀,抬步向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而,他走了不到五步,碰到了一层屏障,这是楚风刚设下的,楚风阴鸷的眼眸仿佛秃鹫盯着即将断气的尸体一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下一秒就要将违背他意志的人撕裂,啃噬入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时候,一道蓝色光影从天而降,前往迷音谷请人的青云空手而归,正想前来请罪领罚,没想到刚御剑落下,便看到要请的人之中,为首的一个就站在他们尊主的面前,好像还受了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青云心道,这厉渊仙尊还真是不吸取教训,凭他的能力哪里是他们尊主的对手,偏偏厉渊仙尊撞了南墙也不死心,又白白的送上门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要出口的话卡在了喉咙里,说也不是,不说也不是,总之一个字,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万宗门的人都跑了,无迹可寻,是吧。”楚风像是给青云一个台阶下,先开口把事情讲了,青云单膝跪地,如实的回答道:“是的,尊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他瞅着不远处自投罗网的厉渊,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还需要继续追踪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楚风大手一扬,大方的道:“不用了,先把厉渊仙尊请下去好生招待,明日本座再与他好生谈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