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2章:你说哪个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的烟抽完了,他把烟头摁灭在墙上,随手一抛,而后站直了身子,冷眼瞧着她,问:“醒了没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咽下一口唾沫,用略有些沙哑的嗓子,冷静的说:“醒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力气洗澡吧?用不用我叫人来给你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用,我自己可以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点头,“外面等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后,他退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坐了一会,扶着墙壁站起来,把身上的湿衣服脱了,打开花洒,调整了一下水温,她洗的很慢,这一次酒精的威力确实不小,洗的过程中,她都站不稳,还吐了一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水温开的太热,她洗完澡出去,感觉像是蜕了一层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没坐,双手插着口袋,站在落地窗前,看着有几分严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这人,三百六十度没什么死角,是很优越的人,所以连后脑勺都可以很好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有些站不稳,但也不敢坐,她就靠着墙站着,朝他说:“我好了。”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没给你钱?”他转身,目光沉沉,生气的很明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吞了口口水,答非所问,“下个月我就毕业了,你会来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突然心头一阵烦躁,“我问你话,你听不见是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今天好帅。这么些天没见,我都想你了。”她又一次答非所问,面上浮了一层讨好的笑,她往前走了几步,明明很努力,却连直线都走不了,直接撞在了旁边的柜子上,连带着柜子上的一套玻璃杯也给撞掉了,摔在地上,发出一连串的脆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没动,冷眼瞧她烂泥似得倒在地上,手掌不偏不倚,就压在了一块碎玻璃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哎呦了一声,立刻缩回手,哪里还来得及,玻璃碎片入肉,血开始往外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捧着手,坐在地上,可怜巴巴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走过去,居高临下看着她,她适时的抬头,对上他的目光,说:“我错了,我不知道你在这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也就是说知道他在这里,她就换地儿给他戴绿帽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嘴角一扯,露出讥笑,“不知道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点点头,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样子,跟认错一点关系都没有。她讨巧卖乖厉害的很,这不是她该有的水平。所以,她现在这是皮痒了,叶澜盛这样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伤口有些深,血冒的很快,滴滴往下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保持着姿势,眼睛像兔子,红红的,人也像兔子,软软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弯下腰,握住她的手腕,她的样子没能让他消气,反而火气更甚。他蹲下来,嘴角斜斜往上,眼神更冷,转而握住她的手,用力一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可以明显感觉到那块玻璃扎的更深了,疼痛让她条件反射的挣扎,五官皱到了一起,痛到扭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笑了,旋即松开手,强行摊开她的手掌,抽了旁边的纸巾,仔仔细细的给她擦手上的血,刚洗过澡,她整个手都发涨了,指尖的皮肤都皱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盯着她瞧了片刻后,视线落在她掌心的伤口上,说:“我瞧你是长本事了。你心里那点小算盘,以为我看不出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语气缓和了一些,动作也变得十分温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偷偷看了他一眼,他眉目舒缓,神色淡淡的,似是很认真的再给她处理伤口。她很快垂眼,没有说话,一张小脸煞白,掌心的疼痛,让她一时缓不过劲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伤口严重,需要去医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叫她自己去,她极听话,他一发令,她便立刻穿好衣服,拿了包包,用最快的速度走出了九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边不太好打车,但门口停着一辆别克,司机冲着她招手,叫她上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回头,九尊大厅里没有人,叶澜盛不会跟着她来的,这么多年,她生病都是她自己去的医院,估计死在外头,叶澜盛也不会出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说过,不希望被人看到他们两个有关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今天,他好像破戒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自欺欺人的想,可能还是有点情愫的,他都生气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笑了笑,手心传来的疼痛马上拉回她的心神,也顾不上什么,拉开车门就上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九尊二楼私人酒厅,叶澜盛径自走到梁问的身侧坐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里下去就是九尊正门口,他瞧着那小姑娘钻进车里,侧头看向旁边的叶澜盛,瞧着他神色平静,没有任何生气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认识他那么久,见过他身边形形色色的女人,却独独没有见过刚才那小姑娘。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两人的架势,是有些纠葛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咳嗽了一声,壮着胆子问:“这谁啊?以前没见你带过,新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用鼻子哼了一声,不屑,“你说哪个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这是不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问有些诧异,叶澜盛是个混蛋,可他从来没有不买账的时候。梁问不由挑了下眉,对这小姑娘更加好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