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0章:桃花朵朵开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她们选了个学校对面的蒸菜馆。大学四年,她们四个人坐在一块吃饭还是头一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路上,她们还做了个简单的自我介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葛丽敏,她是本地人,可以看出来家境优渥,身上穿的用的都是名牌,长卷发瓜子脸,长得很标致,妆容精致,就更是亮眼。周妍说她很好相处,没有什么架子,没有有钱人那些臭毛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宁桃,小县城上来的,很节俭并且用功,头发扎个简单的马尾,脸上扫了个淡妆,长得很清秀耐看。周妍说她比较敏感一点,有时候说话得注意些,但相对来说也是个热心肠的好姑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以看出来,她们三个人感情还不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块住了快四年,虽然期间也有小打小闹的时候,但并不影响感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们都对季芜菁充满了好奇,一路过来,总时不时要看她一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点好菜,四个人找了位置坐下来,今个这小餐馆生意不错,座位都是满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瓜子和茶水先摆上,开启聊天模式。当然,主题还是在季芜菁这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宁桃话不多,多数时候就坐着听,不太插话,但不知道为什么,季芜菁却在她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最热络的还是葛丽敏和周妍,一个话题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葛丽敏喝了口水,看向季芜菁,问:“季芜菁,你这半年在哪儿实习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:“在长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做财务么?长河好像是做电子设备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在销售部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跑销售啊,那可不好做。”葛丽敏有些诧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笑了笑,说:“练练胆量,你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在银行,等着考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妍在旁边打趣,“干嘛不去你爸公司?不准备跟你弟竞争一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也不介意,“我爸这么费力拼出来的儿子,我才不要自取其辱。想开公司,我自己去开不行么?怎么着我也比我爸文化高,我要是真的去创业,他就是前浪。”她自信的扬扬眉毛,“是不是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妍没回应,似是看到了什么,眼睛越睁越大,很快脸上露出激动的表情,踢了踢葛丽敏的脚,说:“你看,你看那个是不是周佔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葛丽敏扭头,周佔刚好走到她们这一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等人反应过来,就听到他说:“季芜菁,可以加个微信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穿着一件彩虹款的汗衫,黑色的休闲裤,头发剃得很短,五官棱角分明,很阳光又很有男子汉气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瞧就是那种在人群里闪闪发光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喝水不小心呛到器官,猛烈的咳嗽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妍就坐在她旁边,立刻回神给她拍背,顺便小声给她介绍,“周佔,建筑系的,学校风云人物榜第三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用她介绍,季芜菁也知道这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是真的呛到了,一张脸咳得通红,片刻才勉强忍住,抬起眼帘看向他。拒绝的话,突然卡在喉咙里,就那么顿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好像也没什么不可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以前她习惯性的拒绝一切,因为有叶澜盛,她不想惹是生非,那些搭讪的人,她统统都回绝,甚至连朋友都不深交一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,没有叶澜盛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说:“好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拿手机把二维码翻出来,递给他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加上以后,周佔朝着她笑,露出八颗牙齿,灿烂的耀眼,季芜菁觉得他像个太阳,还是夏天最热烈的那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可要回啊。”周佔说完这句话,就回了他那桌,偶尔才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妍和葛丽敏脑袋聚过来,要看周佔的微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正好,他发了个龇牙笑的表情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头像是个漫画人物,恰好,季芜菁还认识,是火影忍者里的鸣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妍说:“你点开,看看朋友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依言点开,这会连宁桃都凑过来,她眼底藏着让人发现不了的羡慕,还有嫉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晚上九点半,叶澜盛出现在九尊门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有点感冒,原本没打算出来,想放鸽子。但梁问的电话从七点开始轰炸,薛琰今天回国,晚上的局早就安排好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到的时候,他们已经玩闹过一阵,几个人凑了一桌,开始打麻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问把他往麻将房拉,说:“你表弟替着呢。小屁孩今个不知道吃了什么兴奋剂,高兴的很,喝了不少。你可管管,我听说他家里管得严,万一在我这儿闹出什么,我难交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毛都长齐了,管什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问噗嗤一笑,“也对,你老人家十八岁就开荤的人,人家都二十三了还没开荤,确实说不过去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滚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进了麻将房,麻将桌上的四个人朝这边看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哥,你来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说:“阿盛,你快来,周佔向咱们讨教追女孩子的方式,我说这事儿还得问你。保准一睡一个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