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7章:37度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本来是该生气的,可他没有,不但没有,他还笑了。眼睛看着她,好一会之后,朝着她勾勾手,“过来,懒蛤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那是要起驾的意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真想让他死在这儿,但她没有,她这只懒蛤蟆乖乖的走过去,当他的拐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带着他去医院的路上,季芜菁想,有朝一日,她要抓一百只懒蛤蟆,放在他床上,让他好好享受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是真的烧晕了,都有些坐不住,他挨着季芜菁,脑袋难以支撑,靠在她的肩膀上,这动作看起来格外亲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靠得太紧,身上太热,季芜菁被他捂出了一层薄汗,忍不住用手肘把他顶开一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顶了三次,手腕被他捉住,柔柔弱弱的在她耳边说:“疼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个字,季芜菁更热了,热得快炸了,心也跟着乱跳,浑身都不自在,身上的火被点燃,让她很烦躁,不自觉的扭动身子,想与他隔开距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皱眉,“有完没完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立刻停止动作,沉默一会,叶澜盛侧过头,额头贴在她脖子上,“你心跳好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屏息。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手机作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赶紧拿出手机,是周佔发来的微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【下班了吧,吃饭了么?】


        

闲来无事,回一个吧,也好分一下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:【吃过了,你呢?】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:【早吃完了,现在准备去打球,你来么?】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:【我没在学校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:【还没回来啊?那你回来的时候,能不能帮我送个饮料?刚出来的着急,我忘带了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还在打字,耳边传来这一声轻嗤,使得她手一抖,下意识的锁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从她拿出手机,点开微信的那一刻,叶澜盛就睁开了眼睛,两人的对话,他全部看在眼里,看的特别清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说:“干嘛停下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没理他,装作没听到,侧头看着窗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也没再做声,车内安静的有点沉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小时后,叶澜盛坐在输液室,季芜菁缴费完,给他倒了温水,先给他喂了药,然后又出去给他买了点粥回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输液室没什么人,叶澜盛戴着口罩,靠在沙发背上,歪着头休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找了一把椅子,放在他跟前,把粥放在上面,而后在他旁边坐下来,看了眼点滴的速度,有点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怕他会疼,就调慢了一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会坐下来,季芜菁就觉得肚子有点饿,从包里把剩下一半的烤番薯拿出来继续吃掉。余光瞥了眼叶澜盛,他闭着眼,看起来像是在睡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把手机拿出来,周佔发了好几条,这会又发来个表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咬了一口番薯,用纸袋子包好放在一旁,【刚才有点事儿。我今天不回学校,没办法给你送水哦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回得很快,【你吓死我了,我还以为你出事儿了,球也没打。】后面还跟着囧的表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:【你那么大个人,胆那么小的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

过了两三分钟,周佔发了好几个女大学生失踪案件给她看,【我本来胆子很大,可碰上你的事儿,胆子就变小了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噗嗤笑出声,这什么土味情话,太土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笑声吵到了叶澜盛休息,他睁开眼,视线落在她手机屏幕上,又是周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眉头略微蹙了蹙,咳了声,说:“我要喝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立刻收起手机,敛了笑,把水杯拿给他,他摸了一下,“我要温水,37度,一分不能多,一分不能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神经病,季芜菁在心里翻了个白眼,拿杯子去倒水,顺便向护士要了个温度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在那里认真的兑水,叶澜盛盯着她看了很久,露出了满意的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余光瞥见,她落在椅子上的手机,趁着她没注意,拿起来点开,她以前没有锁屏的习惯,现在是忘了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他轻而易举的打开,翻出微信。扫了一眼他们之间幼稚又无聊的对话,然后干干脆脆的把周佔给拉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动作太顺,等他删完了以后,觉得自己做得有点多了。但,做都做了,也没办法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拿着37度的水过来,叶澜盛又不喝了,他说:“我饿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摸了摸粥,还是温的,就是不知道是不是37度的,她问:“粥需要37度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凉凉的瞥了她一眼,拉下口罩,“你喂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老实喂他喝粥,慢慢的,气氛好像好了一点。季芜菁很认真的喂他喝粥,也不主动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盯着她的脸,仔细的瞧,想瞧瞧周佔到底喜欢她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没瞧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自然的抬手,一把捏住了她的脸,捏完左边捏右边,而后捏住她的下巴,转过来又转过去,跟玩玩具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停了手上的动作,拉耸着眼皮,瘪着嘴,面无表情的看着他,没有反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松开手,搓搓手指,嫌弃的说:“真油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想把剩下的粥倒在他头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哎,可惜她太弱小了,强权之下,她只能认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个玩物,反抗起来,只有被毁灭的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