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9章:过往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被拉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感觉到有些郁闷,本想直接打个电话去问,可转念一想,季芜菁把他拉黑,是因为他太烦了?还是他说错了什么,导致她不高兴,就把他关禁闭了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很仔细的,反复看了好几遍两人的对话记录,并没有看出来她的回复里有什么不愉快的情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,也不愿意做让人讨厌的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他准备第二天去看看情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肯定是要参加毕业典礼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挺早就来了,也老早就找到季芜菁,但一直没有上前,就只是远远看着,注意她的情绪,瞧着没什么两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等毕业典礼结束,等他们拍完照片,等大家都散了,看到她一个人站在台阶上,犹豫着是否要上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思来想去,他先找了宁桃,让她探个虚实。免得,又惹她不开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结果,季芜菁连手机都忘记带走,跟着两个女人匆匆走掉了,其中一个衣着打扮有一股风尘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走到宁桃身边,问;“那是谁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宁桃也觉得有点奇怪,手里还拿着季芜菁的手机,摇摇头,说:“不知道,从来没见过,看着也不像是学校里的学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扭头看向周佔,这么近距离的,宁桃不觉心跳加速,“要不要过去看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望着季芜菁远去的方向,沉默了片刻,摇摇头,说:“这是她的私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想了下,摊手,“你把手机给我吧,到时候我还给她。就说你有事急着走,遇上我,就把手机交给我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宁桃点点头,把手机放在了他的手心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路,来来往往的学生不少,今天有毕业典礼,人自然是要比平时多一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领着她们到行政楼背后,这边没什么人,方便讲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看着眼前的两个人,七年未见,变化自然有,但并不是很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面上没什么表情,语气也冷冰冰的,“找我什么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姐,你这身衣服好好看,而且,你变化好大,刚才差一点没有认出来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姐,你在学校是不是挺出名的?我跟三姐刚才一路过来,问了好些人,他们都认识你哎。这学校又大又漂亮,三姐说这是名校,分数线老高了,阿姐你能考上,特别厉害,我觉得你比二哥还要厉害许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蔓菁抱着她的手臂,叽叽喳喳说个不停,很是兴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没应她,面无表情的盯着眼前吞云吐雾的女人,女人眼里含着笑,似乎也挺高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好一会之后,她又重复问了一遍,“找我什么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抽完烟,将烟头丢在地上踩灭,上前一步,伸手整了整她的衣服领子,说:“我知道你今天毕业,专门带着小妹来看你。你这表情,怎么好像我犯了滔天大错似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?你季芜菁如今翻了身,就不认我们寒酸姐妹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小妹不清楚,二姐你还不清楚我的事儿么?七年前我说过的话,二姐你是不是忘了?”季芜菁挺着背脊,下巴微微扬着,面色又沉了几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若不是她运气好,遇到了叶澜盛,她都不知道她会是怎么样的下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轻笑,“你现在过的不好么?”她说着,一把拽过季蔓菁,猛地将人推到她的身上,“你看看她,你再看看你自己。高校毕业,前途无量!小妹初中都没念完就出来打工贴补家用了,如果当初带走的是小妹,现在在老家打工的人就是你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也跟着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一直以为,七年前的人和事,她都已经可以释怀,可以忘却。可现在,七年前的人再次出现,她才知道,她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释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被自己的父母用三十万卖掉,这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儿么?


        

为了给儿子治病,女儿都是可以拿来卖,卖一个不够就卖两个,廉价的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能唯独值得高兴的是,之后的接手人,因为她的一张膜,叫价一百万卖给了别人。他们若是知道了,估计得气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一点都不想回忆曾经的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旦回忆,她就觉得自己深陷泥潭,快要窒息而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晶亮干净的眼睛,看着季甘蓝,说:“所以我是该感谢你,感谢你给我找了个很好的买家,能让我有今天这样的好日子,是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季甘蓝的命比她还苦,所以季芜菁在她这里叫嚣,一点用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,你当然要感谢我。要是没有我,你可没有今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剑拔弩张,季蔓菁站在中间,快要哭了。她扯扯这个,拉拉那个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笑了,而后咬着牙说:“是啊,自己当鸡,还要拉着妹妹一起出去卖,我真是要感谢你,给我一条这么好的出路,不亏是我的亲姐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未落,啪一声,季甘蓝扬手给了她一耳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打完以后,季甘蓝的手有些发颤,停顿两秒以后,迅速从包里掏出烟盒,点燃一支,不耐烦的说:“家里要用钱,二哥的病复发了,需要一大笔手术费,你最有钱,先拿个三十万给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给气笑了,差点以为自己是银行提款机,能无穷无尽的往外吐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说过,他们既然把我卖掉,那我从今以后就再不是他们的女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狠狠抽了口烟,斜了她一眼,说:“今天是我来,你不给的话,下次他们会亲自来找你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