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23章:刁难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被带回巡捕局做了详细的笔录,而后等医院那边的情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一直跟着,原以为说清楚情况,季芜菁就能走。但结果与他想的并不一样,季芜菁不但走不了,还得扣四十八小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医院那头来了消息,三个人都伤得不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以赵显为首的家长要告她故意伤人,是准备有意刁难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种人,不主动招惹,都是麻烦。如今这么捅了他一刀子,就更加不依不饶,不拔掉季芜菁一层皮,都不会罢休的那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没有后台,肯定是要吃亏。周佔思来想去,给她室友打了个电话,希望她们可以出来作证,把当时在酒店里的情况详详细细的说清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那是正当防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了半小时,来的只有周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也没多问,带着她进去找处理这件事的警官。结果,也只是象征性的做了笔录,然后要他们等着,也不知道等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有些坐不住,跟上去问:“大哥,我们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?能不能给我准信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巡捕站住脚步,转头看了他一眼,想了想,伸手拽着他走到一旁,说:“同学,你还没看出来么?这事儿的症结不在这儿,在医院那边。你想让这小姑娘没事儿,你得让医院那边的人松口,那她就真的没事儿。若那边的人不肯松口,她今个就算从这里出去了,她还是有麻烦。或者,你找找小姑娘的家人,让她家里人过来解决这事儿,你们是同学,估摸着也做不了主。”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妍小声说:“我们都不认识她家里人,也不知道联系方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想了下,说:“大哥,那你让我见见她,可以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随后,巡捕带着他进了审讯室,季芜菁就坐在里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身上披着一件外套,是巡捕给她的。她里面的衣服被撕破了,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她遭遇到了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坐下来,“你放心,我会想办法帮你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缓缓抬眸,看了他一眼,浅浅笑了一下,真心诚意的说:“谢谢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要不要通知一下你家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没有家人。”她极平静的说,想了想,又补充道:“他们帮不了我,找了也没用,找了也不会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必管我的事儿,回去吧,我不想连累你,免得惹一身腥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垂着眼帘,看不出来情绪,似是想破罐子破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问:“那个视频,你没有看到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:“看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既然看到了,为什么还要参加聚餐呢?你明知道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我就要躲着么?然后由着他们在背后胡说八道,要说就当着我的面说,背后造谣算什么?”她深吸一口气,抬起眼帘看向他,说:“所以,我去聚餐,还是我的错了?我该像老鼠一样躲起来,不该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场合里,让别人不高兴,是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是这个意思。”周佔解释道:“都要毕业了,大家各奔东西,别人怎么说,其实影响不了你什么,何必要在乎别人说什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自嘲的笑了下,默了几秒,敛了笑意,神色冷冷的,说:“我知道你是好意,但我心领了。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,也绝对没有可能走到一起,所以不要白费力气。而且,你就真的对我不好奇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奇。”周佔看着她的眼睛,态度很真诚,并没有因为那个视频的内容,而对她有任何偏见,也没有用有色眼镜看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是,我知道以我们现在的关系,你一定不会告诉我你的事儿。我没那么了解你,我就不会妄加揣测。你是我的朋友,我相信我自己看人的眼光。如果你真的贪图物质,追你的人里面不乏有富家子弟,但你每一个都拒绝,所以我相信,你并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挑眉,露出浅笑,“你关注我挺久的,连我的追求者都摸得一清二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,我们有缘,在学校里总能遇到你。好几节选修课我们是一块的,你不知道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摇摇头,大学这四年,她在学校就埋头认真学习,几乎没有费心思去结交朋友。如今她觉得这种行为真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出门在外,多个朋友就多条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S大这样的名校,多交几个朋友,往后到了社会上,肯定有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是她太一根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言归正传,周佔说:“你别担心,这事儿明显是赵显他们挑得事儿,你是受害者,他们那是活该自找的。你别自我放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笑了笑,“谁说我自我放弃了?我只是还没想到要怎么办而已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就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原本想把叶澜盛的号码拿出去,可最后她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,她思来想去,让周佔给季蔓菁打电话,让季蔓菁把季甘蓝叫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在酒店打人的视频被发到了网上,还有季甘蓝找她要钱的视频,也一并发了上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许是背后有人操作,这件事上了热搜,标题是名校S大女学生为钱做小姐?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开着车子,在路上慢悠悠的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盛舒的电话连珠炮一样,来了一个又一个,他一个都没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车子遇着红灯停下来,梁问的电话跳进来,他看了眼,过了好一会,才接起来,“今天不喝酒,要回家养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问:“你看微博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看。”他不玩这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,上次那个小姑娘上热搜了,你知道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”叶澜盛眉头微的蹙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打架,毕业聚会上一挑三。怪不得你被折腾的感冒发烧,原来这么野。”梁问笑嘻嘻的说:“我记得你以前是喜欢温柔娇滴滴的,年纪上去,口味都变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一句话没说,直接挂了电话,打开了微博看了看,热搜第三就是关于季芜菁的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把几个视频都看了一眼,而后点了季芜菁的号码,还未拨出去,他就掐了,转而打给了梁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去查一下,现在什么情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问卖了个关子,“查是可以查,那你得先告诉我,她跟你是什么关系。要是跟你交情不深,我可不帮,也不是什么人都值得我梁问下功夫去查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沉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红灯跳转,他一直没动,背后的车子开始不停摁喇叭,车子外面喇叭声此起彼伏,十分热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许久后,叶澜盛说:“是我女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