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24章:我这儿有个麻烦,你能帮个忙么?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接到电话后,并没有赶去巡捕局,而是去了医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在门口等到周佔和周妍,一道进去找赵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穿着普通的休闲服,与她在学校里出现的样子完全不同,此时此刻她脸上甚至没有化妆,干净的脸蛋,皮肤看起来还挺好,眉眼与季芜菁有几分相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紧着眉头,微博上的热搜她也看了,这事儿若是闹大,不知道是否会影响季芜菁的前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些视频仅季芜菁没有被打码,让人瞧的清清楚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和周妍都是第一次见到这位,礼貌的打了招呼,电话里周佔已经把事情都说了一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对方来头不小,季甘蓝虽有人脉,但风月场上的关系,何时有真情真意呢?不到万不得已,她也不愿去求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很快,他们就找到了赵显所在的病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刚想敲门,被季甘蓝拉住,“谢谢两位同学,接下去就是我的事儿了,你们不需要插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想说点什么,季甘蓝礼貌的朝着他笑,最终也没说什么,只退到旁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站在病房门口,整理了衣服,伸手敲门,有一会,里面的人才应声,“进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推门进去,陪着笑脸,微微躬着背脊,“你们好,我是季芜菁的姐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病房内除躺在病床上的赵显之外,还有两个人,一个是医院护工,另一个看起来衣着华丽的女人,该是赵显的母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端坐着,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睨了季甘蓝一眼,“没什么好说的,我不接受和解。你就让你妹妹等着坐牢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仍然笑着,卖笑她最擅长,“姐,您先听我说嘛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谁是你姐?我儿子跟我说了,你也是出来卖的,别把用在男人身上那套放我这儿,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人,有手有脚,什么不能做,偏要做那档子生意,破坏别人家庭也是你们这种人,身上一股子骚味。滚,脏了我的眼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半分也不生气,笑着说:“我知道我不配,但我还是想求求您,我妹妹这一路走过来也不容易,她这人就是心气高,说好听一点是自尊心强,其实是自卑过渡。我们出生的确不怎么好,家里的条件连您的万分之一都没有,家里头难得出这样一个大学生,您只当可怜可怜我们,日行一善,别让我妹妹坐牢,别毁了她的前途,让我做什么都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赵显喝了口水,余光扫过来,不等母亲大人发话,他笑说:“行啊,你让她自己来,伺候的我高兴了,我自然就放过她。这个要求,对你们这种人来说,很简单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转头,“那您看,我伺候您行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赵显嘴角一扬,露出鄙夷的笑,“你觉得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沟通无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从病房出来,带着一股怒气,二话不说就杀到巡捕局去了,她得给季芜菁两个耳光!让她好好清醒一下!好好看清楚自己是个什么的东西!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留下来,周妍跟着季甘蓝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走了以后,周佔推门进去,不是商量的语气,而是直接质问:“你非要给季芜菁找麻烦是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等赵显表态,周佔说:“如果是,那咱们就比一比谁的后台更强硬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到了巡捕局,见到季芜菁的样子,那两个巴掌到底是没打出去,但她还是生气,瞪着她,半天没说一句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不看她,垂着眼帘,神色平静的很。大有泰山压境面不改色之魄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一拍桌子,“季芜菁,你想干什么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没资格来质问我,如果不是你,我也不会坐在这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种时候,季甘蓝也不想跟她吵架,憋了一会气,说:“你的金主呢?给他打电话,让他把事情摆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里就她们姐妹两个,巡捕不旁听,季芜菁便没什么顾虑,无谓的说:“分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”季甘蓝像是没听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却不想再重复,“我现在靠自己活。怎么?你觉得很可惜?觉得我很蠢?还是说,你准备问问,我在他身上拿了多少好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懒得跟她争,“就算分了,你跟了他那多年,总有点感情,你求求他,他肯定还是会帮你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笑起来,“那你怎么不找找你的那些恩客?找找你曾经跟过的金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季芜菁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用鼻子发出轻嗤,“我知道我自己是个什么东西。感情?买卖关系,谈什么感情?这一点,你季甘蓝应该是最清楚。我现在找他,你是让我自取其辱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紧抿着唇,放在桌上的手紧握成拳,闭了闭眼,深吸一口气,最后只深深看了她一眼,什么话也没说,便起身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出了巡捕局,她开始翻手机的通讯录,找了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,可电话打出去,人家接都不接,就算接了,听她开口求人,就用讽刺的笑回应她,问她:“你是谁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一语双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你以为你是谁啊,求人也要看看自己是什么身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甘蓝点开一个被她深藏起来的名字,考虑良久,还是拨通了电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问在得到答案以后,非常兴奋。不但替叶澜盛查清楚了整个事件的经过,顺便还把季芜菁这个人查了个彻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从资料推测,叶澜盛足足养了她七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问掰着手指数日子,时间往回倒,七年前,叶澜盛大学还没毕业。他感到难以置信,这么久,竟然没漏出一丝风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身边的女人,不是名媛也该是家庭优渥的公主,若是这两样都没有,那必然是颜值身材堪称一绝的大美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的资料,显示的只有平庸二字,颜值也不是绝美那一挂的,至于学习成绩,也不是顶尖的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问想不通,实在想不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难道是认真搞感情?这叶澜盛多少年没认真搞感情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回想他曾经认真搞感情的样子,梁问哆嗦了一下,有些害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的车已经开到巡捕局外面,他找了位置停好,降下车窗,点了支烟,等梁问的回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梁问还没来电话,周佔的电话倒是先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刚一接起,对方便火急火燎,“表哥,我这儿有个麻烦,你能帮个忙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凌晨十二点,季芜菁从巡捕局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周佔还一直等着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把外套还给了巡捕,周佔细心,从医院回来的路上,路过服装店,随便买了一件外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先穿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谢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没客气,接过后,迅速的把衣服穿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说:“我已经叫了车,十分钟后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谢谢。”除此之外,她没别的话。她有些累,累的一句话也不想说,感激之情,等过了今晚再说也不迟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并肩站在巡捕局门口,季芜菁低头看着脚尖,很是沉默。这时,她放在裤子口袋的手机响了一下,她没有立刻拿出来看,过了好一会之后,才慢吞吞的取出手机,点开微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信息是叶澜盛发过来的,简单两个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【过来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一愣,不由的抬起头,往四周扫了一圈。这个时间点,停车场没几辆车,她很快便看到远处的车位上停着一辆宾利慕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并不是很确定,犹豫几秒以后,她还是朝着那辆车走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