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52章:改变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出了院子,姚京茜便把桌上的茶具给扫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恶狠狠的瞪视季芜菁,“你厉害啊,现在连薛妗都成了你的狗,帮着你出头咬人!怎么着,你们两个是准备联合起来对付我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不理会她的话,“从今天开始,以后每天早上八点到晚上十点,你就在这里照顾二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,我要听你的话?以为把我关在这里,我就要听你们的话了?”她冷笑了一声,又坐了回去,说:“让我照顾他也行,你给我跪下,求求我,我就照顾他。还会好好的照顾他,一定让你们满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照旧没管她说什么,叫了另外两个佣人过来吩咐了几句,看了下时间差不多,她便进屋跟叶泽善说了一声后,就要离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被这么明晃晃的忽视,加上之前薛妗说的那一番话,她心里的火气不平,看着季芜菁的那样,越看越恼火,见她要走,自是不肯。几步上前把人拽住,“你走什么走,话说完了么,你就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;“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清楚了,你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他们。”她指了指站在旁边的佣人,“他们会清楚明白的跟你说即便,一定能说到你都记住为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握住她的手,用力一扯将其拉开,“你也别打歪主意了,就好好的在这里照顾二哥。你若是再执迷不悟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再执迷不悟怎么样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到最后,后悔的人还是你自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突然扬手,一巴掌甩在了季芜菁的脸上,她的动作太突然,季芜菁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。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皱了皱眉,看了她一眼,倒是没有立刻还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双手抱臂,“在我面前耀武扬威,你没有这个资格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你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打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话的是叶泽善,他正好出来拿东西,就瞧见了这一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语气里有这难掩的怒火,几步过来,一把将姚京茜拽开,指着她的鼻子,说:“你真当全世界的人都欠你么?你遭遇确实不幸,这不幸里头,其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你自己,你大概当时是被叶澜盛宠的连自己是谁都忘了吧!?那些事情发生以后,你都在做什么?你是很好的解决了问题,还是把问题愈演愈烈?你自己心里清楚,那点破事儿,我们所有人都不想再听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现在站在谁的地盘上,就要听谁的话,下次要是再让我看到你打人,后果你自己担着!我们这里没有一个人,是需要看你的脸色做人!你惨你有理这一套,没人会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看向季芜菁,神色缓和了一点,拉开她的手看了看,姚京茜这一巴掌打的挺重,脸上的五指印十分明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摆手,说:“还行,我得去花房了,不然要迟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去吧,这里交给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对他笑了笑,又侧目看了姚京茜一眼,没再多管,转身就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还是头一次见叶泽善发火,还挺凶的,她差点以为他会上手打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走开以后,叶泽善拽着姚京茜进去,叶泽焕坐在椅子上,人还算正常,正在看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外面的动静他听到了,叶泽善声音挺大,那些话他听的清清楚楚,为了不火上浇油,他就没有出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把人带到跟前,说:“以后她会在这里照顾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焕说:“不用了吧,不是有好几个人看着我了么?她什么也不会,在这里没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:“有用,要让她好好看清楚自己做的好事。另外,你也能看清楚,这个女人到底值不值得你宽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换看向姚京茜,她脸上没有半点表情,目光也是冷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说:“我还有点事要去处理,有事只管说话,这边每一个人都想帮你,你也一定不要放弃自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嗤笑一声,说:“你们这些人这么爱自欺欺人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眉头一紧,不等他开口,叶泽焕立刻开口,“大哥你先去忙吧,这边那么多人看着,没事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叶泽善最后看了姚京茜一眼,出了院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屋内除了两人之外,还有一个佣人和一位专业戒毒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自上次他打了她以后,两人就没有见面,更别说好好聊一聊。他看向她,看出来她瘦了很多,人也变得很憔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必这些日子过的十分不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想了想,喝了口水,说:“其实,如果你能放下的话,你还是可以很好的生活,我遇到你的时候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少说废话。怎么?你们还企图感化我?是不是有毛病,你不如先管好你自己,想想办法怎么能从这些人手里逃出去,找人缓解你的毒瘾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焕的手抖了抖,“打你,不是我本意,我控制不住自己,连思想都被侵蚀。事后,我缓和下来,会后悔。可是让我变成这样的,也是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我就该受着,是这个意思么?那你现在要不要再打一次?”她说着上前一步,直接走到了他的跟前,“叶澜盛安排我来照顾你,不就是想让你打死我?这样不但不用他亲自动手,还免了罪责,你呢就成了他的杀人工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焕愣了好一会,才意识到她的意思,“阿盛不是这个意思,而且这里还有其他人在,我真的发作要打你,也有人拦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些都是他的人,他说的好听是帮你,心里打的算盘就是想借刀杀人。叶泽焕,你别装情圣了,你发作的时候说的那些,才是你心里最真实的想法。我知道你恨我,你想我陪着你一起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伸手摸了摸他的脸,说:“你要是能帮我杀了叶澜盛,我就愿意陪你一起死,心甘情愿的那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到花房的时候,花艺老师已经开始教了,这次带过来许多品种的花,这会正在介绍,盛舒坐在旁边听着,并不是很专心,显然对这个兴趣不那么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进去,盛舒朝她看了眼,说:“等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立刻停住,盛舒起身,走到她面前,视线在她脸上扫了眼,说:“瞧你累的,今天不用学了,回去休息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愣了下,心想着自己做了什么惹她不快,外人在场,她也不好多说,点了点头,说: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回到主宅,薛妗抱着孩子在客厅里玩,她主动过去,想抱抱小孩,正要伸手,薛妗问:“姚京茜打你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这才反应过来,难怪刚才盛舒那么看着她的脸,她抬手摸了摸,“这么明显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把手拿开,我数数手指。”她拉下她的手,还真数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被她逗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说:“你怎么变那么弱,还让她打了一巴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太突然了,没躲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打回来了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摇头,“没来得及,大哥出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英雄救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瞥她一眼,“你吃醋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她十分认真的点头,眼神都是认真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笑了笑,“那下次这种挨巴掌的事儿,我留给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唉,我不行,我这人反应太快,她还没出手,我就还回去了。到时候说不定叶泽善那人还要怪我呢,他看我不顺眼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开玩笑道:“那不会,相比较姚京茜,我相信他更讨厌姚京茜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白她一眼,“你怎么那么招人恨,谁要跟姚京茜比啊。不过你这话说的没错,姚京茜确实比我更讨厌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这话,薛妗总觉得好像哪里出了问题,奇奇怪怪的。她皱了皱眉,盯着季芜菁看了好一会,摆摆手,“算了,我决定以后多跟姚京茜同屏出现,这么一对比,说不定叶泽善会发现我的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把孩子抱过来,看她一眼,说:“别了吧,我看二哥对姚京茜还有点感情,万一你们两个撕起来,我怕你吃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叶泽焕那脑子是吸毒吸傻了吧,不过男人有时候吧,喜欢自我感动。沉静在那个氛围里,把自己感动的不行。真有一天清醒过来,未必有多少感情。不然毒瘾发作的时候,也不会打人了,心里没有怨气怎么可能。好端端一个人,变成今天这样,就算是转世菩萨都不会那么慈悲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只笑了笑,没有答话,正好瞧见叶泽善进来,她咳嗽了一声,制止了薛妗继续说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适时闭了嘴,朝叶泽善看了眼。金沙中文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也往这边看了看,而后朝着她们走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他的目光是看着季芜菁的,“抱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话不该是你跟我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管怎么样,她现在还是阿焕的老婆,我作为兄长,没有把人管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说:“男人管女人管不好,要不要我帮你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说:“薛妗说的没错,姚京茜的事儿你就不用挂心,我和薛妗能妥善处理。今天这一下是我没有防备,她要是再这么闹腾,下次这巴掌我是要讨回来的。到时候二哥要是不高兴,我也不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点头,“不用管阿焕。他现在连自己都管不好,没那么精力去管别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想了一下,示意季芜菁单独说两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把孩子交还给薛妗,跟着他去了偏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眼睛盯着他们,到底没有跟过去,捏捏团团的下巴,说:“小团子,革命尚未成功,咱们还要努力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偏厅,叶泽善沉吟数秒,问:“其实我不赞同让姚京茜去照顾阿焕,一方面我怕姚京茜又要利用他做什么,阿焕到现在还有些执迷不悟,加上毒瘾的作用,我真的很怕他会做出极端的事儿;另一方面,我不想他们在有瓜葛。姚京茜帮不了他,他也帮不了姚京茜。我真的不希望,最后阿焕真的成了阿盛的刀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会,不然我们安排那么多人过去就没有任何意义了。他们不会单独相处,会有人实时监控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,是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沉默了会,点点头,说:“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晚上,吃过晚饭,薛妗跟着季芜菁一块去别院看了看叶泽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去的时候,正好叶泽焕毒瘾发作,远远就听到他发狂的喊叫声,砸东西的声音。两人互相看了眼,加快了步子,进了院子,姚京茜站在门口,手里不知道哪儿要来的烟,正在抽,起初两人进来时,她并没有察觉到,仍仰着头有些出神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她们走近,她突然注意到,立刻回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问:“什么情况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弹了下烟灰,说:“正常情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去房门口看了眼,情况挺糟糕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们是头一次看到叶泽焕发作,像这样的是头一次见。季芜菁是第一次看到吸毒的人,以前大多是电视上看看,现实里就没碰到过。眼下实打实看到,便能感受到禁品的危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啧了声,没有说旁得话。她回头看了眼仍然站在门口,看起来没事人一样的姚京茜,突然就觉得生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是真的爱屋及乌,她突然能体会叶泽善进来的烦恼,亲弟弟变成这幅样子,仍谁心里都不会好受。更何况,叶泽焕以前也算得上是优秀的人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辈子该是活在阳光下的人,如今成了这幅样子,她都看不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咬了咬牙,季芜菁一个没注意,她已经过去,夺过了姚京茜手里的烟头,直接摁在了她的手心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尖叫一声,退了几步后,又猛地的上前,扬手就要去抓薛妗的头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幸好这一次,季芜菁反应快了,立刻叫人把两人及时拉住。但姚京茜还是抓到了薛妗的头发,紧紧抓着,丝毫不松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告诉你,我现在不怕你,就算是天皇老子来了,我都不怕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呵斥,“你松手,马上松手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冷笑,“你的话我就更没有必要听了,给我滚蛋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松开是么?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直接让人掰手指,这院子里配备了专业的保镖,轻而易举,就不知道捏了那个位置,姚京茜一秒都忍不住,立刻松开了手,疼的脸都发白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保镖把人扣住,让人动弹不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理了理头发,“放心,我不要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低声说:“你这么冲动做什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看着生气,你瞧她这个样子,叶泽焕都成什么样了,你看她脸上的表情。气死我了,你别拦着我,我现在就刮花她的脸。”她说着又要冲上去,被季芜菁挡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说:“别闹了,刮花了脸她还是这德行,不会改的。有她后悔的时候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拉着薛妗出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还在气头上,气呼呼出来,就碰上了过来的叶泽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正好就听到她在痛斥姚京茜,“怎么会有这样的人,叶泽焕是眼瞎心盲了还对她仁慈,你们就不该绑着他,就让他出来好好发泄一下。叶泽善很疼爱这个弟弟,现在成了这个样子,他心里得多难受。再加上他那个脾气,骂人不会骂,打人也不会打,一团火憋在心里……”她顿了顿,“咳,他是拿我当出气筒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正想挡挡她的嘴,她已经开口,“也行吧,不要憋出心里毛病就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顿了顿,而后咳嗽了一声,淡淡问道:“阿焕发作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猛地回头,一下抿住唇,有点不好意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:“刚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我说话你没听到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听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等薛妗说什么,叶泽善说:“你们回去吧,我进去看看。”而后看向薛妗,又说了一句,“团团好像在哭,方姨哄不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不由的看他一眼,总觉得他这句话变了味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愣怔了片刻,才赶忙点头,“好,我这就回去看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跟着她一块走,这人一步三回头的,等走远了以后,拽着季芜菁问:“你觉不觉得他刚才说话的语气好像温柔了一点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么?我听不出来,我对大哥又不熟悉,他的变化我哪儿感觉得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可能是我听错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不一定啊,你对他过分关注,肯定能第一时间感觉到他的变化。至于我,本身对他就不了解,他变不变在我这里都一个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你的意思是我没弄错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问问你自己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想了想,摇摇头,“不知道,不管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现在不让自己想太多,心理医生也开导过了。自怨自艾只会让人讨厌,人还是要活的开朗一些,乐观一些,对自己对别人都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最近买了计划本,开始合理的规划时间,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儿,也不能完完全全只带孩子,得找点事儿做。首先重要的就是厨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在外出差的第三天,接到薛琰的电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直接过来的,就在酒店大堂等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简单换了身衣服下楼,出了电梯就瞧见他,站在正对面,靠着墙,手里玩着打火机。见着他,立刻挥了挥手,“我是不是很有诚意?特意跑来告诉你我的答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说着,拿了跟烟,丢到他手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走到一块,他又递了打火机,亲自给他点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