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60章:不行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来这一趟肯定是有事儿,虽然她嘴上没承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简单安排了一下,三个女人去茶室聊天,盛舒没有参与,去楼上陪团团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和薛妗先坐下来,季芜菁则去厨房交代佣人准备的茶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与薛微同坐一把沙发,她一直目不转睛的瞧着她,仔仔细细的打量,又忍不住用手掐了一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搓了搓脸,笑道:“做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薛金丝雀微,这些日子是不是过的分外滋润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笑了笑,没有应她的话,摆弄着茶具,先泡了起来,“姐,你真的不考虑搬回去?我来之前,哥哥又跟我说了一次,让我尽量说服你搬回家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了,我跟我孩子不当电灯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电灯泡,就我一个人,你当什么电灯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不回家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回,但公司忙,回来的很晚,出去的很早,一个月又要出差好几回,仔细去数,他在家里的时间可不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眯了眼,表情意味深长,说:“你现在的语气听起来是有些抱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抱怨啊,他不准我出门,活动范围就只有薛宅,虽然房子挺大,可天天待着,总有待腻的时候。以前还能去烘培店,现在连烘培店也不能去了,我能不抱怨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待在也不错啊,你瞧你现在水灵成什么样了,照过镜子没有?”薛妗又捏了捏她的手臂和腰,“而且我发现你身材好了不少,肉也紧实了,你在健身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摇头,“没有健身,在跟小舞学防身术,一开始体能训练,每天早上都跑步,晚上还要锻炼一个小时。身材确实匀称了很多,身体状态也比以前好了不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防身术学会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笑了笑,“学了个花架子,不能动真格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还准备动真格?你要去干吗?要去拯救世界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笑起来,“以防万一嘛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挑了挑眉梢,余光朝着门口看了眼,而后凑过去,低声问:“你老实说,你们到底瞒着我什么事儿?你来这一趟,又是为了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说了么?来看你和团团,而且我实在是在家里憋的难受,想出来一趟,其他地方没办法去,就只能来找你,来这边我都游说了很久。”有些事儿,越少人知道越好,即便是自己最亲的人,能不说也尽量不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嘁了一声,“不告诉我就不告诉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不告诉你,是真的没有事儿。其实薛琰说的也没错,虽然你们都有孩子了,但到底没有办过婚礼,好歹你也是千金大小姐,该体面的时候,总要体面一些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摇头,“我没觉得有什么不体面的,比起他当初丢的脸面,我现在这样算得上什么。不要跟我说体面不体面的事儿,日子我是自己过,又不是给别人过,我还要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么?那我不是要累死了?我现在想的很清楚,我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,自己问心无愧,觉得开心就好。我讨厌受制于人,可能是怀孕那段日子,被薛琰弄怕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而且,我以后会减少出席重要场合的次数,没有特别的情况,我不会再露面,更不会再更媒体打交道,就算以后重新出去做事业,也尽量低调。反正我也不进娱乐圈,媒体那方面不会一直逮着我不放,明星的八卦,比我们有乐趣的多。也就圈子里的长舌妇会嚼舌根,我懒得理会。你担心我,还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,跟薛琰到底是个什么打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整日里把你关在家里,想怎么样?一直没名没分的跟着?你们的事儿,若是真的被捅出去,可真是实打实的丑闻,到时候影响的的公司的形象。而且我想你应该不会希望自己一直被他这么关着吧?一辈子都见不得光。现在也不是旧社会,一开始爷爷也没有瞒着你的身世,一开始处理好了,其实没什么大问题。最怕的是遮遮掩掩,弄得好像是不伦。我的话你要听进去,要仔细的想想,好好的考虑,我相信由你自己跟薛琰去说,肯定比我去提醒要更有效果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替她弄了一下长发,“多为自己考虑,薛琰那人,一贯了利益为重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这么多年一直这样,真到了厉害关头,我觉得他还是会以利益为重。有些人值得托付,有些人你必须要多考虑自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到这里,正好季芜菁端着茶点进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立刻起身过去接,花样很多,“这么客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家里难得来个客人,这是我跟薛妗前几天做的存货,家里人都尝了个遍,现在由你这个糕点大师傅亲自尝尝,评价一下我们的手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分了一盘给她,身后还跟着一个佣人,确实把存货都拿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茶点摆放好,佣人出去,季芜菁坐在两人对面,茶已经沏好,她先喝了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仔细看着她举手投足的样子,笑说:“你越来越有豪门太太的架势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那一口水差点喷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附和,“我说吧,伯母总让你学着学那个,看这个看那个,我就说是有意培养你的气质,你还不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不是她主动让我学的,是我虚心求教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她才指导我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实季芜菁和薛妗的情况跟薛微的差不多,不过薛微是强制性,而她们是自己减少出去的次数,少些麻烦。真待不住了,会一块出去一趟,找个餐厅吃个饭,或者逛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每次出去阵仗有点大,所以出去的时候,总会考虑再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家待着无所事事之下,都要给自己找事儿做,季芜菁一方面学习花艺,又请教了盛舒联系书法,叶澜盛说的,盛舒打小就学毛笔字,写的一手好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家里书房那副字就是盛舒亲手所些,商圈里也有不少人找她题字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盛舒其实一直以来,方方面面都是比较优秀的人,性格使然,比较执着,加上好胜心,做什么事儿都不输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个定优秀的人生出来的孩子,智力方面多少会继承,叶澜盛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没别的事儿做,就专门研究盛舒这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有过自传,书房里摆着,她花了三天看完,还做了笔记。每天晚上要拽着叶澜盛,让他说一些她母亲生活里的小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要在一个屋檐下生活,抬头不见低头见,能好好的相处就好好的相处。她是长辈,作为晚辈,要更加的去迎合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了解清楚以后,可以避免犯错,惹盛舒不高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顺便还能做一些讨她欢喜的事儿,现在是刷好感的最佳时机,她们不得不在同一屋檐下相处,凌随的事儿不解决盛舒不会赶她走,说不定等凌随的事儿解决了,她也不会赶她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了这个心思,季芜菁虽然每天待在家里,但感觉还是挺充实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要不动声色的讨好盛舒,不让她察觉到,又不让她反感,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说:“你啊,不要过分谦虚,该自信的时候还得自信。除了身世,你也不必别人差,有句话不是说了么,英雄不问出处,你也不用太看轻自己。而且有姚京茜在旁边做对比,你简直太优秀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啧了声,“我为什么要跟她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到了姚京茜,薛微差点脱口而出,昨晚在薛宅看到姚京茜的事儿。幸好她及时忍住,只是默默的多看了季芜菁一眼,用眼神偷偷传递了信息,不知道季芜菁能够察觉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之后一整个下午,她们三个都在茶室里聊天吃东西,女人之间话题很多,从化妆品聊到养生减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三盘茶点,分食干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中途离开,被盛舒叫去哄孩子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茶室内只剩下季芜菁和薛微两个人,聊了一下午,喉咙都有些累了,季芜菁重新泡了一壶花茶,给她倒上一杯,说:“这一趟来,是有事儿要说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宅是可以保证绝对安全的,薛微也没有太多的顾虑,说:“是,薛琰已经跟凌随搭上关系了,只不过凌随有要求。”亲亲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要求是叶澜盛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差不多是这个意思,不是直接要他这个人,是要用你来拿捏他。很冒险的事儿,但薛琰说要想深入合作,就必须让叶澜盛配合。”薛微喝了口茶,想了想,说:“昨天姚京茜来了一趟薛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端着杯子,表情严肃,“姚京茜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,薛琰没跟我说太多,只是交代我转告这些,至于他找姚京茜什么事儿,他一个字也没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找姚京茜自然也是对付叶澜盛的事儿,他既然跟凌随搭上线,两人肯定见过,他突然找姚京茜,肯定是凌随说了什么。姚京茜还有利用的价值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说:“不过我看当时的气氛,并不是太好,感觉像是没有谈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默了一会,突然想到姚京茜说凌随软肋的事儿,不知道是不是跟这个有关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不过要去做人质的事儿,估计是避无可避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喝了几口花茶定定神,她换了个方向,问:“最近你跟薛琰关系怎么样?瞧你这水润的样子,他对你很好吧?”她笑着起身,走到她身边,“你应该是他身边最特别的存在,肯定不会像我姐那样,可怜我姐是死了,到死了也没能得到这个男人一点点的恻隐之心,我姐要是活着的话,倒是能比较出来,她死了,什么都没有留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说,我姐到底是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对她不好的人?”不等薛微说话,她又自嘲的笑了下,说:“叶澜盛一开始对我也不好,我也喜欢他。看来我们季家的女人都是一个德行,受虐狂来的。你肯定是不一样,薛琰爱一个人是什么样的?我还蛮好奇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自是听出她话里的含义,是想拿她姐姐的事儿,间接的来提醒她,在薛琰身边要保持清醒的头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他们现在是合作状态,但薛琰能不能完全信任,尚且不能够确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说:“我也不知道他爱一个人是什么样子,我只是从一个小牢笼换到了一个大牢笼里,你要说他对我有多少改变,我也感觉不出来。只是我自己变了,没再像以前那样,自生自灭。把自己当成一个玩偶,所以你会感觉我不一样,但只是我让我自己变得不一样,而不是他改变了,让我变得不一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他呢?他就一点都没有改变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想了好一会,说:“也许把我从小牢笼换到薛宅这个大牢笼,算是他最大的改变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笑了下,“那说明,他还是为你做了改变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,这只能说明他在薛家已经到了不需要顾虑任何人的地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格外的认真,语气里的那种坚定,像是说给自己听。季芜菁能听出来她一直是保持头脑清醒,如此也就放心,“今晚留这里吃饭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点点头,“得见一下叶澜盛才行。薛琰去了燕京一趟,回来之后,身边多跟了两个人,他回到家里都跟着,我猜是凌随安排的,以后想要沟通,可能有点麻烦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总会有办法,这个不用担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看着她,但不能不担心,“你们会配合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先看看吧,也不是我们自己能够随便决定的,有时候想要大鱼上钩,总是要牺牲点什么,而且我觉得我们应该相信警方,他们一定能够协调好一切。只要薛琰没有私心,一切都好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也是,现在最大的隐患,不是凌随这边,反而是薛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若是他存有私心,从中作梗,那么最后的结果无法想象会变成什么样子,但若是大家都是同一个目标,齐心协力,季芜菁相信,以叶澜盛和薛琰两个人的脑子,加上警方在背后支持,大鱼一定能上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的不稳定因素是薛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这个人,到现在为止,似乎没什么可以彻底掌控他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仔细想起来,季芜菁也发愁,她喝了两口花茶,目光落在窗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没再说话,气氛就沉了起来,甚至有些沉闷压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加班到挺晚才回来,薛微也没有刻意的等,但还是在叶家住了一个晚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夜深人静,三个人在叶澜盛的房里说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点,叶澜盛是料到的,当然躲也躲不开,就凌随那性格,他们两个里非要死一个,才能罢休。否则的话,估计是要纠缠一辈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得罪谁都不能得罪泼皮无赖,他可以缠死你,让你没有安宁日子可以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是要他拿季芜菁出去做人质,还不如让他直接去找凌随,把他变成瘾君子得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最终的目的也是这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不直接杀了他,就是想折磨他,让他生不如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拿人质这一招,应该是薛琰想出来的缓兵之计,算是在保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说完自己要说的就回房休息休息了,留他们两个人自己商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人出去后,叶澜盛直接道:“不用想,我不同意,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怎么办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总会有办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其实我觉得这个办法也还是可行的,只要薛琰可以信任,去做人质倒是没什么,薛微不是说了么,一开始人是控制在薛琰手里的,不过是为了演一场戏挫你锐气,让凌随舒心,不然这事儿杠在那里,拖得时间长了也不行啊。我觉得,我们还是有优势的,我去做人质没什么问题。你想以前两国打仗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斜她一眼,打断她,“你扯什么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笑了下,“你紧张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凌随什么都干得出来,那群巡捕也不值得你完全信任。”叶澜盛敲敲她的脑壳,“你就那么愿意牺牲?一点都不害怕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害怕解决不了问题,要解决问题,总要走出这一步。真的没其他法子,也只能这么做,是不是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看你是胆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啊,我这是讨好未来婆婆,我要是愿意牺牲,她一定很感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哭笑不得,“你脑子进水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不是么?”季芜菁笑嘻嘻的,一点也不紧张,一点也不后怕和担心,仿佛去做人质,只是换个地方睡觉而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揪了下他的衣服,说:“你应该相信巡捕,你一定要完全相信他们,才能够保证所有人的安全,才能让计划顺利完成。不相信他们,你也该相信你爸爸,所有人都在保住你,你没有发现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我想保住你,我不想让你再为了我涉险。之前在江城,我就很后悔,我不想再来一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次不一样,会有人保护我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依然不答应,“再想想,我不信没有其他方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没有急着牺牲,点头,“对啊,还没到那时候,还有时间,咱们想想别的法子。薛微回去,也会交代,让薛琰想其他办法让凌随跟他合作。这么多脑袋一起想,肯定能想出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说完,凑过去亲了他一下,搓了搓他的脸,说:“现在不用想了,现在是休息时间,睡觉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笑的愉悦,满眼都是星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