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62章:是报应么?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猛地一脚踩下刹车,而后迅速的倒退,前面那辆被撞的车主惊魂未定,紧握着方向盘,整个人都呆住了,是个女司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的车子从旁边驶过的时候,小舞朝那边看了一眼,她打了个电话,让人来善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顺利到达医院,已经有医生和护士候在门口了,齐润也已经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被送进诊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这会倒是冷静下来,下车,车子也没熄火,直接交给齐润去处理,然后给温漾打了个电话,让她准备好衣服和车子,来医院接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身上还穿着家居服,头发都还没有梳理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进医院,找了个地方坐下来,手边没有香烟,刚忘了拿。他正皱眉,齐润就把香烟递过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接过,点上,慢慢抽起来,抽完半根后,他彻底平静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站在诊室门口等着,私人医院,人不多,这个时间点,就更加安静。各项检查陆续出来,医生从诊室出来,说:“薛小姐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但医生的表情看起来并不特别轻松,“薛总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在半小时前,就跟温漾一块回了公司,他只让小舞和齐润留在医院里照看着,又另外找了几个保镖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问:“有什么大问题,你可以直接跟我说,我会转告给薛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医生想了想,说:“验血报告表明,薛小姐怀孕了,她突然无预兆晕倒,就是因为怀孕的缘故。具体情况,等人醒了以后,做个B超,看看孩子的发育情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默了一会,说:“医生,这件事要先瞒着,资料先不要存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明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随后,薛微被安排进病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给薛琰打了电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电话过去的时候,薛琰正在开会,手机震动,薛琰注意到了,但并没有理会,会议一直持续到下午一点才结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温漾去准备午餐,王靖凯处理后续工作,又简单给薛琰汇报工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简单交代完就出去了,办公室内只剩下薛琰一个,他揉了揉眉,把文件合上放在一侧,咖啡已经彻底凉透了,他抿了一口,就放在旁边没再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朝着手机看了眼,也仅仅只是看了一眼,没有任何举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今天是个阴天,他的办公室位于高层,面朝着的方向,视野开阔,没有遮挡的楼宇。乌云压下来,看起来快要下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靠在椅背上,扯掉了领带,在手腕里缠了一圈后,又松开,丢在了桌子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顺手拿了手机,刚准备拨的时候,手机响起,来电是个陌生号码,他停顿几秒后,接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薛总,忙不忙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是凌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起身,走到落地窗前,看到一滴雨落在窗户上,紧接着,霹雳啪哒的雨点砸在落地穿上,“随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没旁的事儿,就是听说你妹妹进医院了,就打个电话慰问一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眉梢轻挑了下,面色沉了几分,“是啊,不过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跟你这个妹妹,关系不一般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一只手插在裤袋里,紧握着拳头,外面雨势逐渐变大,乌云压顶,下一秒,能看到穿透云层的闪电划过,紧随而来的是轰轰雷声,他笑了下,反问:“怎么不一般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:“我这不是在问你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,她不是我亲生妹妹,她只是我们家的养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是英雄的后代,是不是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看来他是专门调查过了,显然薛微的身份,让他有所警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垂着眼,手从口袋里拿出来,掌心里多了两个深紫色的指甲印,“怎么?随哥是在担心什么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倒是不担心,我就是担心你啊,在身边放个定时炸弹,你晚上睡得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大笑,“我真是没想到,随哥你那么胆小。我这妹妹是英雄的后代没错,她爸妈死的时候,她才一岁,还是个什么都不懂,穿着纸尿裤的小屁孩。我爷爷当年领养她,一方面是觉得她可怜,另一方面也是给我们薛家塑造个好形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至于她是不是定时炸弹,我最清楚。随哥,我这人吧,不喜欢勉强人,你要是真的怕,我们之间的合作就这么算了,我也不希望对方跟我合作的时候,还疑神疑鬼,怕这个怕那个。我这个人做事儿,要么不做,要做就不会害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等凌随说话,薛琰便随便找了个借口,把电话给挂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把手机丢到桌上,脸色比刚才更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一直到下午才醒过来,肚子饿的不行,所幸小舞是个细心的,早就让人送了吃的过来,私人医院的设施齐备,病房跟酒店套房一样,什么都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食物一直保温,她醒来就能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都是她爱吃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坐在旁边替她夹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一声不吭吃了一会,肚子饱了一点,才开口说话,“你被我吓到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看她一眼,“你自己有感觉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当时是有点感觉不舒服,不过我没想到自己会晕倒。”她揉了揉额头,说:“估计是一晚没睡,早饭没吃,跑的太快,导致脑袋供氧不足就倒了。正好,补觉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笑嘻嘻的,拍了拍小舞的肩膀,说:“我哥没有责怪你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摇头,“没有,薛总不会无缘无故的责怪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有就好。”她没有多问,有些话得小舞自己主动愿意说才行,她主动去问,是问不出什么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吃完,薛微就想出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说:“一会还要做个检查,等检查完了,确定没什么大碍我们再回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:“什么检查?我身体有问题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还需要深入检查肯定是有什么问题,仔细想一下,按照她的体质,再怎么样也不至于那么容易就晕倒,想到这里,她脸上的笑容落了一点,眼里透着疑问,静静的看着小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什么你就说呗,我的身体情况,你还瞒着我呀?得癌症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笑了笑,“想多了,怎么会是癌症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是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想了想,说:“医生说,你可能是怀孕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的表情僵住,这么一下子根本就反应不过来,片刻之后,她笑了下,一甩手,故作轻松,道:“你可不要开玩笑。”说完,又立刻垮了脸,问:“你跟薛琰说了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可能呢,医生是不是弄错了?这怎么可能呢!”薛微不能相信,这怎么可能呢,他不做防御,她也吃药,肯定是医院弄错了,她自言自语的说:“先别告诉薛琰了,我估计是医院弄错了,你去给我买个验孕棒来试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说:“已经给你安排了B超,一会有专家医师专门给你做,你先多喝点水,等憋尿了,我们直接过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吞了口口水,想去上厕所五个字差点脱口而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笑,却怎么都笑不出来。连情绪都控制不了,她沉着语气,说:“你先出去,我想一个人待一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可能是这些日子,薛微不停的跟她交心,再硬的石头,也会有软化的一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看出来她无法控制情绪,但她也不能就这样出去,到时候不好跟薛琰交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去上厕所。”她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看她一眼,这一眼里含着感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进了卫生间,把门关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病房内暂时只有她一个人,她盯着窗外发了一会呆,双手都不敢去碰自己的小腹。她回忆之前的每一天,他们在一起的每一次,她一直有吃避孕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也会严格避孕,比较偶尔才会放肆几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她不认为薛琰会想让她怀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消息,简直比得了癌症还让人震惊,无法接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医生进来的时候,她已经镇定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动静,小舞也迅速出来。61文库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说:“我已经准备好了,我们过去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整天,薛琰都在忙工作,并没有主动回给小舞电话,或者信息,更没有主动打给薛微询问情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直到工作结束,他坐在车上,车子朝着医院的方向去,他才问了一句,“怎么还去医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司机说:“薛微小姐还在医院,我以为您要过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在医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沉默了片刻,这才拿出手机给小舞去个了电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电话一接通,传来的并不是小舞的声音,而是薛微的哭声。他并没有立刻询问,似乎是在等对方先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过了会,就听到小舞说:“微微,让我先跟薛总说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似乎是薛微抢了电话,两人似乎还在争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索性把电话给挂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转而把电话打给了齐润,得到了简洁明了的答案,怀孕了,但是是宫外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么个消息,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医院,薛微没有哭了,呆呆的躺在床上,小舞在旁边陪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进来后,小舞就先出去,侯在门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坐在小舞坐的椅子上,给自己倒了杯水,喝了一口,便握在手里没再动。眼睛盯着薛微,看着她红肿的眼睛,这会还含着眼泪,不知道哭了多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一直没说话,脸上也没出现表情,像是失了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等了许久,见她一直不开口,便主动发话,“不算是坏消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睫毛颤了颤,眼珠子动了一下,而后侧目看向他,几秒后,露出一个特别惨淡的笑容,声音哑哑的,说:“我就知道你会这样讲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抿下唇,继续道:“一开始小舞跟我说怀孕的时候,我也吓了一跳,很害怕,有点没办法接受。起码我还没有准备好要当一个妈妈,我特别的不知所措,明明我们都做好了避孕,那么长时间从来没有出过意外,怎么就莫名的来了这么个小生命。我还想,是不是你故意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想法一出来,我就被自己逗笑了,你肯定不会希望我怀孕,所以不可能做出这种事儿。那就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意外,是老天爷非要赐给我们的一个意外,一个非常坚强顽固的孩子。像你,也像我。”她说到这里的时候,笑了一下,那笑容里是带着一点点开心的,但这笑容只维持了一秒,眨眼间就消失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花了好长时间消化掉这个消息,接受了这个孩子,可老天爷是真的会开玩笑。B超检查了挺久,医生很仔细,很细心,最后得出结论是宫外孕。现在不需要你逼着我把孩子打掉,他本来就不该存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微微扬唇,“这是老天爷给我们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,真是可恶。”她吸了吸鼻子,别开头,眼泪再次滑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确实,她在那几个小时里,已经接受了这个孩子。她想,有个孩子的羁绊,会真正的改变薛琰。虽然有个孩子很麻烦,往后想要撇清关系,会比较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最重要的是,他应该不会答应她生下来,如果她执意的,心甘心愿的想要给他生孩子,说不定他对她的信任也会更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谁能想到,会是宫外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现在也没什么要说的了,现在的心情也不足以让她在装模作样,她有点累,这会就想好好休息。医生说索性发现及时,宫外孕对身体损害很大,情况不乐观的话,会切掉一侧输卵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医生在说的时候,她其实没什么心思听,到最后只听到一个说是处理不好以后难怀孕,也不排除以后再怀孕也会发生同样的情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具体原因还要进一步的检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接下去她大概要一直在医院里,接受检查和治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看着她的后脑勺,没什么言语,喝了口水,十分无谓,他想抽烟,但这里不被允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放下茶杯,“如果不是宫外孕,你想生下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不答,像是没有听到,动也不动,侧身躺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房间里安静,安静的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一把扣住她的肩膀,“跟你说话,没听到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迫使她转过身,与他对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也不反抗,没那个力气,也不能闹,“我刚才说的还不够清楚么?当然生下来,他都那么顽强了,我有什么理由不把他生下来?不过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?就算我想保住,也保不住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旦说话,她就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眼里慢慢含了眼泪,她盯着他,眼睛里露出了痛苦又痛恨的情绪,她是再也憋不住了,“薛琰,你说这是不是报应?当坏人真的会有报应的吧?不是不报时候未到,现在是不是就要开始了?当初我们气死了妈妈,早就该天打雷劈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么?”薛琰的脸色黑沉了几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摇头,“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,我可能疯了,你不要管我,你走吧。我现在这样,你也不能做什么,在你眼里我也就这点价值,现在连这个价值都没有了,你还理我做什么?走吧,你走吧,我一个人待着,反正这孩子是在我身上,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儿。你也不是医生,你也帮不上什么,之后做手术,治疗任何事儿,你都不需要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也不会来。”下一秒,她突然像是疯了一样,猛地扬手,一爪子打在了他脖子上,指甲划过皮肉,泛了红,并浮起了三条抓痕,倒是没有出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还要再打,薛琰将她的双手制住,“发什么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动了,只是开始流眼泪,盯着他流眼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此僵持了好一会,薛微一字一句的说:“我本来就是个疯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低头,狠狠咬住他的手臂,发了狠的咬,像是在发泄情绪。他没动,也没有把人推开,脸色不变,只是眉头轻轻蹙了下,垂着眼帘,看着她有些癫狂的模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最后大概是力气耗尽,薛微才松开了嘴,唇上染了鲜血,她歪着脑袋,双目失了神,没有焦距,眼睛是望着他的,但又好像根本就没有看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口咬的极狠,鲜血直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唇上的鲜血,刺激了薛琰的神经,在她启唇的那一秒,他低下头,咬住了她的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一直站在门口,病房里时不时会发出一点动静,那动静怎么来的,只要是个成年人都能明白,小舞虽然没有尝过男女之事,但也知道是怎么回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以前她可以做到面不改色,冷眼旁观一切,可现在,她竟然有一点心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甚至有一点冲动,现在就进去,制止老板的行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转了三次身,在她想要冲去进去的时候,齐润出现,“你要做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抓着门把,吞了口口水,说:“微微的身体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是你该管的事儿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是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听不下去就走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没走开,但被齐润拉开,扯到一边,“明天你不用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错了,我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。再给我一次机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没说话,小舞低着头,站在旁边,没有反复的说,但姿态却依然表明她还想留在这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夜深人静,凌晨一点,薛琰才从房里出来,与进去时没有什么两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要见一下医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:“一直等着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余光看向小舞,说:“进去照顾一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随后,薛琰便带着齐润去见了医生,详细的了解了一下情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做了心理准备进去的,不过与她想象的不同,薛微衣着整齐,躺在床上,连头发都是梳理整齐的,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,仿佛刚在在外面听到的一切,是她幻想出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愣了愣,薛微朝着她看过来,“我想吃东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走到床边,面上的表情没有太多的变化,但薛微还是能觉出她看着她的眼睛多了几分温柔,大概是同情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笑了笑,说:“想吃甜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叫人去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家里还有呢,让佣人把家里的拿来就行。我想吃我自己做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朝着她笑,笑容是真诚的,是开心的。然而,她的笑,却并不能让人好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