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63章:态度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医生讲的很详细,各种情况都说了一遍,也把薛微现在的基本情况讲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您放心,我已经联系了最好的妇科医生,明天就会过来,先给薛小姐做一个全面的检查,问题不会太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点头,“我相信黄医生,这事儿就交给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黄医生说:“放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出了办公室的门,齐润没再跟着,薛琰出了医院,上车后并没有立刻离开。他拿了烟,点了一根,降下车窗,望着天边泛起的鱼肚子,眼睛有点发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松掉了领带丢到旁边,揉了揉眉心,抽完两根烟,他驱车离开,直接回了公司休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下午,他给薛妗打了个电话,告知她薛微的事儿,让她得空去医院看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听到这话,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,等反应过来的时候,薛琰已经挂了电话。她瞬间炸了毛,立刻把电话打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一个没接,一直到她连着打了五个之后,薛琰才接起来,冷道:“你发什么疯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蹭一下站起来,火气压不住,朝着手机吼:“你是不是畜生?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未落,她还有一肚子话想说,但薛琰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,直接就挂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次,不管她打几个电话,薛琰都没有再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气的差一点要砸手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正好过来找她,见她插着腰走来走去,倏地拿起桌子上的奶瓶就要砸。她立刻过去,及时制止,“什么情况?发什么脾气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看向她,眼眶泛红,季芜菁愣了愣,敛了笑,“怎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刚才薛琰给我打电话,说微微宫外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对这个并不是特别了解,薛妗也不了解,刚才百度了一下之后,才知道宫外孕的严重性,就更是生气。想到薛琰的态度,显然也没怎么把薛微放在心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薛琰让你过去照顾么?我跟你一块去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用,我一会先去看看情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事,我跟着去看看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想了下,应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去厨房让佣人做了点吃的,而后给叶澜盛打了个电话,告知了情况,“我跟着薛妗去一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别去。”叶澜盛否了,“是不是真的宫外孕另说,你现在过去,等于落人陷阱,事情我还没谈妥,你现在家里哪儿也别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还想说什么,厨房里突然飘来一股说不出的味道,话还来不及说出来,就泛起了一阵恶心,根本压不住,她捂嘴立刻跑去卫生间吐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电话顺手给挂了,吐的时候,叶澜盛又打过来,她没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过了会,就有佣人过来敲门,询问情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漱了漱口,擦了脸上的水,应了一声,说:“我没事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拿了手机,给叶澜盛发了个信息,【肠胃不舒服而已,我不去了,你工作吧。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没有立刻出去,瞧着镜子里的自己,心里泛起嘀咕。最近这肠胃也确实反常,她想到盛舒怀疑的事儿,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,不会是真的怀孕了吧?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这个节骨眼上,怀孕可不是欢喜的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傍晚,薛妗拿了准备好的东西,去了医院,她一个人出行,跟着的人不算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医院,正好是饭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也准备了晚餐,做的比较清淡,加上薛妗带来的,满满一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就坐下来跟着一块吃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看起来并没什么两样,可能是发现的早,现在还没有出现特别的症状。这事儿吧,谁都怪不得,毕竟是一直避孕,谁也没想到都那么避孕了,还能来这一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坐在旁边,薛妗也是直言不讳,“薛琰来看过了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专注于食物上,说:“昨天来过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说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怎么说?”她眼皮也没抬一下,神情冷冷淡淡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说了什么。”薛妗拿筷子敲了下她的手,“好好跟你说话,能不能专心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现在吃饭,不得专心吃饭么?一会再说啦,这个排骨汤真好喝,你做的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,方姨炖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嘻嘻,我就说你炖的汤怎么会那么好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臭丫头,你无法无天了是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咧着嘴笑,津津有味的喝汤吃饭。薛妗盯着她看了一会,没从她的脸上瞧出一点不快和难过,连那双眼睛都是灵动的,有生气的。若是演技,那么她的演技,已经出神入化,能骗过所有人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顿饭,薛微吃了不少,吃完以后,小舞收拾,姐妹两个坐在床边聊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,看起来心情还不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盯着她没有主动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被盯得受不了,“姐,你想说什么你就直接说,你这么看着我,你能看出点什么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确实,我什么都看不出来,你这人是越来越厉害了,我都看不透你了,也看不出来你到底在想什么,现在的情绪是真的还是假的。怎么那么厉害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被她逗笑,“听不懂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听不懂就听不懂,听不懂才装的像嘛。”薛妗一脸严肃的看着,语气也是严肃的,没有开玩笑的意思,很像家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稍稍敛了笑,说:“现在是我生病了,你不是应该安慰我的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瞧你不挺高兴的,我还安慰你什么?是高兴,幸好是宫外孕,不是正常怀孕,是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会,我怎么会这么想。宫外孕多危险啊,搞不好以后终身不孕,我还想生孩子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原来你想啊,我以为你可能不太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哼了声,而后又长长叹了口气,说:“好好治,我去找过黄医生问了,到时候会请专家医生过来,所以问题不会太大。有些事儿,我也不想多说,你自己争气点。别总是被他牵着走,他不是人,你就不需要顾念什么感情。我也不知道你的真实想法,就按照我想的说,你觉得对就听着,不对就别放在心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宫外孕这个事儿,没有什么对话,要看就看接下去他对你的关心和在乎的程度。这是两个人的事儿,需要两个人一块去面对,而不是你一个人承受。有些要求你也要主动的提,不能任由着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身体可是你自己的,你自己都不看重自己的话,别人怎么看重你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陪她到八点才回去,这几个小时里,薛琰没有露面,也没有打电话过来慰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回去的路上,杜静约她一块喝酒,她想了下,反正在外面也就去赴约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大群朋友,她穿着有点居家风,一进去就显得格格不入。而且,她现在也不太喜欢这种氛围,坐下以后,也不喝酒,点了牛奶来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男性朋友坐过来,紧靠着她,她便直接把人轰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杜静端着酒杯坐到她旁边,把她的奶瓶子拿了,说:“你是不是忘了你之前说的,婚姻和小孩是不可能束缚你的,你就算生孩子,也是辣妈。你现在这是闹哪样?之前你怀孕不出来也就算了,现在生完了,叫你你还是不出来,你准备跟我断交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年纪大了,现在喜静。”她靠在沙发背上,双手抱臂,听到人唱歌叫唤,不停的皱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坐了一会就熬不住,“我回去了,一会孩子要闹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杜静把人摁住,“少来,好不容易出来,今天不喝点不准走。你真的要抛弃姐妹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我再坐一会。”她想了想,觉得朋友还是不能丢,这些日子一直在家里也确实太宅了,有些朋友还是需要维系的,“酒真的不行,我还要喂奶呢,下次吧,等我断奶了,咱们再一块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杜静也没特别为难,这一喝,就喝到了凌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薛妗回到家就更晚了,不过家也没有人特别限制她,不存在什么门禁。除却中间季芜菁来过一个电话,就没人找过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实有些失望,但问题不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回到家,她先去儿童房看了一眼团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晚上都是方姨陪着,她奶水少,晚上那一顿直接用奶粉代替了,过不了多久直接就可以断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完孩子出来,一转身就碰上了叶泽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吓了一跳,拍了拍胸口,“你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?一点声都没有,吓我一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身上的烟酒味很重,稍微靠近一点就能闻到。悠悠书盟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:“做贼心虚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做贼心虚,你不声不响站在这里,谁都会吓到好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沉默,也没有走开,只是看了她一会,问:“几点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看了下时间,“两点四十,你还没休息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:“快三点还不休息的人只有你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有点阴阳怪调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愣了下,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,四目相对。半晌,薛妗像是被打通了天灵盖,反应过来,他现在这算是在质问她晚归的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在医院陪着微微到八点,回来的路上杜静给打电话,叫我去坐坐。我想着我确实有很长一段日子没跟她见面,正好顺路,就过去坐了一会。本来早就想回来了,但他们拉着我不肯让我走,你也知道我那些朋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知道,不是什么正经朋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不正经啊,其实都还蛮正经的。业务能力都很强的,你只是不熟悉,下次我带你多认识几个,换个环境,你就知道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没接话,看了她一眼,转身回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几步跟上,“你怎么那么晚还没有睡觉?在工作?你出来做什么,是肚子饿了想要去找吃的,还是……”她笑了笑,直言:“还是专门来看我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停了停,一回头,薛妗的脸近在咫尺,笑容放大了好几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怔了半秒,退后半步,但薛妗没有给他多余的思考时间,一下窜进了他的房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迅速的扫了一圈,扫到烟灰缸里有几个烟头,是今天抽的。旁边放着一本书,已经看了一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还是心理方面的书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最近开始研究心理学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进来,没把房门关上,将那本书收起来,放进了抽屉里,“回去休息吧,一身烟酒味,很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闻了闻,“还真是。那些男人比较讨厌,老喜欢往我身边凑,他们身上的烟酒气,全染我身上了。我没有抽,也没有喝。我就喝了牛奶和白开水,不信你闻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着,她就把自己的嘴巴凑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挡了一下,可薛妗动作灵敏,一个闪身避开了他的手,并扣住他的手腕,一个健步,立在了他的跟前,踮起脚尖起,凑了上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间的距离拉的极近,两片唇隔着一厘米,气息交缠。确实,她没有喝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表情不变,也没有推开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抿了抿唇,心跳慢慢加速,在她企图亲他的瞬间,叶泽善像是把她看透似得,先一步用两根手指抵住了她的唇。面无表情的将她推开,说:“太臭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行行,那等我洗完澡再来亲你,你记着啊,你欠我一个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她就先跑掉了,才不管他答不答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住院的第四天,凌随再次主动给薛琰打了个电话,假惺惺的慰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他的这个电话也表明了,凌随是想跟他合作的,并且对他这个合作对象也是十分满意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当天晚上,薛琰抽出时间去了一趟医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已经睡了,她最近睡的挺早,吃过药就躺了,很听话,也很配合医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来的也不晚,才八点半,人已经睡熟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这两天的作息都是这样,早睡早起,精神状况和身体状况都挺好。薛妗每天会过来看她,有时候是早上,有时候是下午,总会抽个时间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每天都给他汇报情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微微刚睡下去没一会,要不要把她叫醒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用,你去外面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摆手,站在床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给倒了杯茶,就退了出去,关上门,薛琰把灯调暗了一点,然后在床边坐下来。他没有其他举动,就只是安静的看着她的睡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也就几天没见,她看起来好像瘦了一点。可小舞说,她每天都吃的很好,睡的也很香,心情也没有特别差。还是跟平时在家里的状态一样,只是少了运动这个项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脸上的肉确实少了点,脸色好像也差了许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宫外孕是个什么情况,他已经非常了解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是什么大问题,有最好的医生,最好的医疗设备,肯定不会有问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,薛微动了动,整个人卷缩起来,像是在恐惧什么,眼角又眼泪滑落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眯了眼,看了一会之后,叫了她一声,“微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没什么反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道梦到了什么,她似乎很害怕,又很难过,眼泪流个不停,身子都开始微微抖动,越哭越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都没醒过来,这个梦做的有多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正欲伸手,薛微哑声道:“不要,求求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顿了几秒,抓住她的手,轻轻拍她的脸,“起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双目紧闭,开始挣扎,“哥哥救我,救我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愣了愣,不太明白什么情况,这是他没有预料到的,他直接把人拉起来弄醒。薛微尖叫着,睁开眼时,双目茫然,两行泪滑落,慢慢才有了焦距,等看清楚身前的人后,一把将他抱住,很用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抱着他,在他耳侧呜呜的哭,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难得有点耐心,等她哭完,平复下来心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哭完以后,还赖在他身上不动,脑袋懒懒的靠在他的肩膀上,双手松松垮垮的挂在他脖子上,不再像刚才那么用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一只手搭在她腰上,另一只手轻抚她的背脊,难得的温柔,“梦到什么了?那么吓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说:“梦到凌随给我注射了禁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为什么会梦到这个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抚摸她背脊的手停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知道,最近老是做乱七八糟的梦,可能是想的太多。幸好是个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说:“我以为你梦到生孩子了。”他的语气冷了几分,而后将她从怀里推出去,“我叫小舞进来给你洗脸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抓住他的手,紧紧的抓住,“你要走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还有点事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以不走么?就这一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双手抓住他,眼巴巴的望着,“上次我一下子接受不了,才会那样。你知道我之前就有心理疾病,虽然好了一些,但并没有完全康复。孩子的事儿,给了我不小的刺激,我才会控制不住。现在我已经调整的很好了,你不可以陪我一下么?我生病了,哥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语气里带着祈求,“就这一次也不行么?就一个晚上,之后我都不会再要求你,就算做手术,你也可以不来。我不会耽误你的,我真的不会耽误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噘着嘴,眼泪又掉下来,再次扑了过去,“哥哥,哥哥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撒娇似得,一遍又一遍的叫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皱了下眉,把她从身上拉下来,“我处理完事儿就会回来,你先休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会回来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我等你,你回来给我买吃的。我一定会等你的,你不回来我不睡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应,叫了小舞进来,而后进卫生间,擦掉了肩膀上留下的眼泪鼻涕,稍作整理离开了医院,去了九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生意上的局,实则是跟叶澜盛碰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警方那边,已经答应了他的提议,现在就差叶澜盛点头配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这局面,他叶澜盛只有配合的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