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71章:谁强谁有道理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翻着菜单,点了不少吃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自己也有点饿,饿的时候,看到什么都想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就只想喝黑米粥,其他都没什么胃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只要了一杯白开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边上菜挺快,点完才十分钟后就全部上齐了,只有薛妗吃的津津有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另外两个,似乎都有心事。薛妗也不问,反正问了他们也不会说,反倒乐得轻松,要是他们把什么都说出来了,估计现在她也要跟着发愁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喝了口豆奶,说:“叶澜盛,你什么时候跟我妹妹把离婚证去办一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一点不用你来专门提醒,我肯定会办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这不是怕是贵人事儿忙,忘了么。也算是好心提醒,你干嘛板着脸?季芜菁不理你,又不是我指使的,是你自己惹她不高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懒得跟她较这个劲,服务生过来,他顺口问了一句瘦肉粥的进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还要再等二十分钟,也是够慢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拿出手机,给季芜菁发了个信息,【在粥铺遇到薛微和薛妗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看了眼,薛妗出门的时候交代过,所以她也不是很意外,就没有回复,把手机丢到旁边,继续看电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过了会,叶澜盛又发信息过来,【除了粥还想吃什么?我一并给你买回去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照旧不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:【薛微好像背着薛琰找男人了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眉毛一挑,终于点开了对话框,发了个问号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见到她回复,唇边扬起一抹浅笑,没有回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瘦肉粥好了,服务员打了包,叶澜盛就预备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说:“这么着急做什么,咱们一块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了,免得菁菁等急了,你们慢慢吃。”他说完,拎着袋子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走后,薛妗和薛微也没有逗留太久,匆匆吃好就回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自己开车出来,一路飙车回到家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刚到门口,门就开了,是季芜菁来开的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四目相对,叶澜盛愣了一下,而后扬了笑,说:“掐点掐那么好,你一直守着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啊,就站在窗户边上盯着呢,看到你车子进来,我就下来给你开门了。”季芜菁朝外面看了看,“薛微她们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应该在后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薛微什么情况?跟薛琰闹掰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拿过他手里的袋子,两人一道进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知道,我没具体问,就听到薛妗在跟她说。到时候她们回来,你可以亲自问问,我也不方便多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到餐厅坐下,叶澜盛去厨房拿了餐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买了一大盒,季芜菁一个人肯定吃不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会,屋子里就他们两个,叶澜盛给她盛上一碗粥,眼神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两眼。他想了想,屁股还没沾到椅子,又站起来,走到她身边的位置坐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没有避开,拿了勺子吃自己的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抵着头,看着她喝粥,本来想说点什么,但也不想破坏现在的气氛,“好吃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点点头,“好吃啊,就想着这一口,不好吃也得好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明天想吃什么?我给你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做的我都不想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我去给你买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想想。”她低着头,慢吞吞的喝粥,慢吞吞的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喝到一半,薛妗和薛微回来了,两人过来跟他们打了个招呼,薛妗笑眯眯的说:“瘦肉粥好香啊,怀孕的人可真是幸福啊,想吃什么都有人跑腿,我可是羡慕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站在餐桌对面,一边说一边朝着季芜菁扬扬眉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配合的笑了笑,目光从她身上挪到薛微的脸上,她看起来没什么异常,拉了拉薛妗,说:“姐,我今天在外面逛了一天了,咱们先回房休息吧,我快累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斜她一眼,明白她的意思,两人就识趣的回房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走了以后,季芜菁放下了勺子,拿了纸巾擦了擦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看了眼,“吃饱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本来就不饿,只是嘴馋想吃点而已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拿了勺子,尝了一口,确实这家粥铺的粥炖的很有味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看着他,表情严肃了几分,“你说有没有可能,等我孩子出生了,你还没有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胡说什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自己说的,不一定什么时候能回来。我知道这件事我没什么道理跟你闹,你都已经计划好了,肯定不会改变。也没办法改变,对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放下汤勺,侧过身面向她,她能够主动提这件事,说明已经冷静下来,可以好好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就那么不相信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我不相信你,是我害怕。”她的眼眶一下热起来,别开头,不想让他看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抓住她的手臂,将她整个人掰过来,而后捧住她的脸,看着她的眼睛,说:“你在这里,我才能快速回来。你明白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眼泪落下来,落在他的手上。季芜菁垂了眼帘,想要挣开他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自是不肯,他微不可闻的叹气,替她擦了擦眼泪,说:“相信我。不会太久,我很快就会回来,我的这个家需要人守着,而这个人只能是你。我会尽早回来的,我也舍不得让你一个人怀着孕,身边每个人照顾,是不是?我也很想看着我的孩子出生,能够第一时间抱抱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会让自己错过这些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的眼泪落的更凶,终是控制不住哭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把她抱进怀里,轻抚她的背脊,笑说:“哭什么啊,现在就开始哭,是不是早了一点?我没死,你这样哭,浪费眼泪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一拳敲过去,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。只分开了一瞬,叶澜盛又把她紧紧抱了回去,仍是笑着,说:“得了,你是孕妇,你最大,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没让自己哭太久,心情慢慢平复下来,就安静的靠在他怀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跟谁一起去?是去找凌随的那对儿女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跟姚京茜一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默了会,说:“希望她不要再执迷不悟,也希望你们不要旧情复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瞎说八道什么,你这脑瓜子最近是不是有点偏差?怎么老想这些不可能发生的事儿,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哼了声,说:“也不是不可能,这世上没有什么绝对的事儿。她这么恨你,说明还是没有完全把你放下,眼下你们两个一块出去,谁知道会发生什么。说不定共同经历一下生死,就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等她说完,叶澜盛就把她的嘴给捂上了,“差不多得了,越说越离谱。粥还喝不喝了?不喝回房休息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心虚么?说说都不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心不虚,我就怕你自己说着说着,自己当真了,给自己找气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哼哼唧唧,最后也没再说下去,她又喝了一点,两人才回房休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把整个财经学院翻了个底朝天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终于该来的还是来了,薛琰的电话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来回渡步,犹豫数秒后接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哼笑,“你还叫我老板?你还知道自己是谁的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抿了抿唇,“对不起,是我失职,我一定会把微微找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先不必找薛微,你先把这个姓苏的男人给我带过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刚落,就瞧见苏鼎被人压着朝着她走过来,人是从宿舍床上带过来的,身上就穿了一条裤衩子,连衣服都没给他机会穿一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人被抓出宿舍楼的时候,还迷迷糊糊呢,这会倒是彻底清醒了。安卓


        

嘴巴被堵住,出不了声,反抗也反抗不过。等到了小舞跟前,他瞪圆了眼,捂着他嘴的人松开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你?!你黑社会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沉着脸,气质与白天时候的样子完全不同,还真像黑社会打手,“是啊,我就是黑社会。我是不是提醒过你,不要跟微微走的太近?我好心提醒,你当我放屁,那没办法,你完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,什么意思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意思?我老板要见你,你说什么意思?微微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她,她被她姐姐接回去了,我只是送她到医院,我什么也没做过。而且,你们也没道理抓我,现在是法治社会,我可以报警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你就报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扬了扬下巴,让人把苏鼎弄上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见着苏鼎要叫,她一把扣住他的肩膀,说:“镇定点,有胆量聊骚嫂子,就得有这个胆量承担后果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人被塞进车里,苏鼎反倒是不喊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坐副驾驶,车子一路疾行。薛琰这会在市中心的私人公寓等他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梯一户,顶层复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的时候,齐润已经在楼下等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苏鼎越发的安静,身上的短袖紧巴巴的,非常不合身,而且味道有点重。路上小舞在便利店给他随便买的衣服,尺寸不合适,但总比光着要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电梯里,苏鼎吞了口口水,舔了舔唇,看了看小舞,想问点什么,注意到齐润又闭了嘴,不敢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顶层,房门开着,苏鼎走在第一个,小舞和齐润跟在后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此时,薛琰站在吧台前倒酒,手机放在旁边,上面显示正在拨打电话,给薛妗打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对方没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动静,他挂掉电话,抬头,便瞧见苏鼎进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苏鼎记得他,这是薛微的哥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放下酒杯,双手抵在吧台上,眼睛盯着他。苏鼎一步步走近,咳了一声,“你这算什么意思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笑了下,开始摘手表,而后将手表放在手机旁边,“没什么意思,就是想找你聊聊天而已,不用那么紧张,我还能吃了你不成?”他冲着她招了招手,示意他走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苏鼎才没那么傻,眼前这人虽然笑嘻嘻的,可那眼神跟要杀人灭口时候的杀手有什么分别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说:“你是要跟我谈薛微的问题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薛微有什么问题么?你跟她很熟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鼎吞了口口水,说:“算是朋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见过两面的朋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什么话你可以直接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视线落在酒杯里,摸了摸下巴,说:“那你说说,你们今天都做了什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做什么,就只是一起吃饭,她想要看人打球,我就带着她去球场。她跟她朋友闹别扭,情绪激动不小心崩开了伤口,我带着她去了一趟医院,然后她给她姐姐打了电话,她姐姐把我送回学校,就那么简单的事儿。我不知道这件事有什么值得您如此大动干戈的把我‘请’到这里来。我知道你是个厉害的人物,方方面面都厉害,但我觉得再厉害的人也该讲讲道理,有理才能走遍天下,不是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笑着点头,“说的很有道理,所以你现在走遍天下了么?天下的人都跟你讲道理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鼎愣了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从吧台前出来,喝完杯子里的酒,啪嗒一声,重重的落在吧台桌上,他一边挽袖子,一边朝着他走过去,说:“其实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,这世道,依然是谁强谁有理。我说你有道理你就有道理,我说你没有你就是没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鼎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,他感觉到了危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说:“我觉得你这个人品行不行,不适合跟我妹妹做朋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落下,他倏地出手,苏鼎都没有反应过来,人已经被拽到了跟前,紧跟着一拳头落在了他的肚子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身体自主的做出反抗,可惜并不是薛琰的对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三两下,人就被踩在地上,还直接踩在他的脸上,“脸是长得不错,就自己以为是的觉得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够染指了?这么喜欢撩女人,我送你去当鸭,怎么样?我可以把你捧成头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苏鼎紧抿着唇,心里的怒火熊熊燃起,年轻人血气方刚,被这样侮辱谁都受不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紧握着拳头,突然大吼一声,双手一把扣住他的脚踝,直接使了蛮力,把薛琰拱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论身形,苏鼎比薛琰要壮实一点,论年纪就更不用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苏鼎不打架,也没学过这方面,除了用力气去拼,没别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他只能乘其不备,才能得逞一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最后还是被吊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打不脸,就打他身上要害位置,打到手疼了才停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吐了口气,整了整衣领,回到吧台前,拿了张湿巾擦手,而后慢条斯理的倒酒,拿起手机给薛妗发了个信息,还拍了照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点,薛妗已经睡着了,但薛微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知道自己做法不对,薛琰那人又不讲道理,不讲道理的人在发火时候会做出什么事儿,谁也不知道。她突然响起了季甘蓝和易澎,到现在为止,易澎还生死未卜,不知道是真的跑了,还是被薛琰给做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这里,她蹭一下坐起来,正好看到薛妗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亮起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看了看薛妗,她已经进入深睡状态,薛微下床,绕过床尾走到床的另一边,拿过手机,用薛妗的手指开了锁,里面有几个未接电话,和一条信息,都是薛琰发过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点开,看完以后,立刻把电话回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薛琰没接,像是故意让她着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连着打了三四个,一个都没接,她只好找出自己的手机,给小舞打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立刻就接了,避开了齐润,走近安全楼梯,“微微,你这是搞什么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薛琰把苏鼎抓去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的,人在屋子里,我们都不能进去,也不知道什么情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告诉我你们在什么地方,我现在就过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把位置发给她,薛微也顾不了那么多,直接把薛妗吵醒,“姐,我得回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还迷迷糊糊的,“回哪儿去啊?你现在在哪儿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把人拉起来,过了一会,薛妗才稍微清醒过来。看了手机信息以后,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薛琰疯了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帮我安排好车子,我自己回去就行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跟你一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用,这事儿是我自己闹出来的,我自己去解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自己可以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以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把人送到门口,车子已经准备好,她还是有些担心,“要不我还是跟你一块去吧,你一个人过去我也不放心,有我在的话,薛琰起码也不会乱来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抱了抱她,说:“我可以搞定,你不要担心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她就上了车,直接叫司机开车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市中心公寓,薛微个小舞发了个信息,让她到楼下来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而,她到了门口,薛琰也没有开门,齐润打电话进去汇报,他只让她在门口等着,要等多久也没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去抢电话,他就直接把电话挂断了,就是不跟她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安静等了五分钟,里面传来惨叫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心头一紧,转身一把抓住齐润的衣服,“我知道你有钥匙,你给我开门!你立刻给我开门!你要是不开门,我现在就撞死在门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们不就是想看着我死么?!我现在就死给你看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说完,便朝着墙角去撞,齐润立刻把她拦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挣扎,小舞在旁边说:“不如开门吧,微微身上的刀口才崩掉,这么闹,还得再崩,到时候越来越严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说:“明知道结果,你还要这么做,你怨谁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继续挣扎,继续闹腾,最后只能是齐润妥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时候真有个意外,薛琰还得朝他们发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开了门,薛微立刻冲了进去,可里面出了地上留着一点血迹之外,没瞧见苏鼎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坐在吧台前,正在擦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