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73章:吃醋?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抽出手,往边上挪了一步,电梯一路往上去,中间没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身子晃了晃,很快站稳,笑的十分轻挑,整个人的状态似乎还没有变得特别正常。叶澜盛斜了她一眼,终了什么也没说,别开了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这一眼,被姚京茜抓到,她咯咯笑起来,又朝着他扑过去,牢牢套住他的脖子,“你想对我说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脸色彻底沉下来,“放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先告诉我,你想跟我说什么,我再考虑要不要放开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眯着眼,一个劲的给他抛媚眼,矫揉造作的样子,配上她现在毫无血色和精气神的脸,着实违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盯着她看了一会,倏地笑了一下,笑容里含着嘲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现在是素颜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顿了顿,没有想明白他这话里是什么意思,仍是笑眯眯的看着他,说:“怎么?你以前不是说,最喜欢我素颜的样子?说我素颜很美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,你以前是挺美。但是岁月催人老,你以为你还是以前那个小姑娘?随便怎么折腾,皮肤都不会有问题?你是不是很久没照镜子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扣住她的手腕,把她从身上扯下去,“你一会吃完饭回去好好照照镜子,看看自己现在是个什么鬼样子,再想想你现在做的表情,就知道有多可笑了。”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落下,电梯门正好打开,叶澜盛先进去。姚京茜在原地愣了几秒后,才跟着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电梯里还站着两个人,姚京茜有所收敛,站在角落没有再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很快电梯到了一楼,其他两个人很快出去,叶澜盛站在边上,等人出去了再朝外走。姚京茜这会动作倒是很快,迅速上前,勾住了他的手臂,“别挣开我,现在人多,我要是闹起来,没面子的可是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现在的样子情绪不稳定,他不怀疑她真的会闹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没动,由着她挽着,姚京茜便像是得逞了一般,得寸进尺的去抓他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迅速的握拳,侧目过来,“有意思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”她仰起头,还在做那种风情万种的表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:“你发骚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。”她没有半点羞耻之心,回答的十分响亮,“我就是发骚,你要不要帮帮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嗬了一声,直接把她从身上推开,这一下推的老远,姚京茜本来就虚浮,这么一下子直接就摔在了地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下子自然引起旁人注意,酒店大堂里眼下来去的人还不少,大家纷纷看过来,却也没有停留驻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只看她一眼,直接走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走的很快,出了酒店大门,姚京茜本来想闹,但观众太少,她想想也就算了,自己站起来,追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在附近随便找了一家餐厅吃饭,姚京茜安分了一点,再没出什么幺蛾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各自点菜,这个时间点,吃饭的人比较多,这家餐厅几乎满座,人声鼎沸,叶澜盛也没有要包间,就随便挑了位置坐着。他看着菜单,整个人很静,好似周围罩着玻璃罩子,那些喧闹都被隔绝在外面,包括姚京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注意力从菜单挪到了他的身上,有那么一瞬间,她想到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他们刚刚在一起的时候,他总是带着她招摇过市,带着她见各种朋友,从未隐瞒过她的身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是贵公子,但他也会陪着她去吃那些街边摊的小吃,心里嫌弃,但为了她也忍着,拧着眉头说一声真好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即便到了今天,她回忆起来,还是能感觉到自己曾经对他的喜欢,是真喜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随便点了两个菜,下了单后,就拿手机给季芜菁发信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时间,季芜菁也正好在吃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发了张照片过来,是今日份的晚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看到她出境的手指,唇边泛了浅笑,这些细微的变化,全数落在姚京茜的眼睛里。他的那种温柔,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,那是成熟的,是与以前的他完全不一样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是啊,人家早就已经把过去放下,投入到美好的未来去了,只有她自己,还深陷在过去的悲痛中,只有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咬了咬牙,伸手想去抢手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动作快,立刻将手机扣在了桌子上,抬眼的时候,神色变得冷漠,眼底还含着一丝薄怒,像是在警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皮笑肉不笑,说:“你可是说过的,吃饭的时候不能玩手机,你忘了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没说过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说过。我们以前出去吃饭,我玩手机,你就没收我的手机,不是你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,以前的事儿谁还记得。更何况现在形式不同,情况自然也就不同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,对你来说没有什么不同,你还是你,你踩着别人的尸体成长了,变得更好了,日子也过的更幸福了。可被你踩着的人呢?那些死去的人呢?叶澜盛,你现在怎么还能笑得出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事儿是死结,是怎么说都说不通的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不回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哼笑,“怎么不说话呢?心虚?还是说你开始忏悔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一双眼睛死死盯着他,情绪差点绷不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在她激动的时候,起身去了趟厕所,也给了她冷静下来的时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而,等她冷静下来,叶澜盛还没有回来,菜都差不多上齐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等了一会,突然像是想到什么,蹭一下站起来,朝着卫生间的方向冲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刚冲到门口,就看到叶澜盛从里面出来,身上还带着烟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差点撞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见她莽撞的样子,皱了下眉,“你干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愣了愣,“没什么,看你是不是死在卫生间了,那么久还不出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死了不是正合你心意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谁说的,死了那才是便宜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转身走了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洗完手才过去,菜已经全部上齐,叶澜盛自顾自的开动。姚京茜坐着没动,眼睛盯着他的脸,默了一会后,打趣道:“你就不怕我在里面下药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药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猜。”姚京茜笑眯眯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没应,姚京茜说:“春药,你怕不怕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哼笑出声,摇了摇头,放下筷子,看向她,说:“你准备一路都这样?你是准备报复我,还是想跟我复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要的补偿,是对你的补偿,还是对你的家人的补偿?你要搞搞清楚,你究竟想要怎么样。你这么恨我,我真不认为你还想跟我上床。你要真下了春药,我跟你做了,你应该会觉得很恶心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笑说:“我都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点头,“行吧,跟你交流是对牛弹琴,我也没指望你能改变心思。复合是绝对不可能,这辈子下辈子都没可能,至于报仇随便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也是报复啊,你要是跟我睡了,我把照片发给季芜菁,你说她会怎么样?”姚京茜起身,走到他身侧,直接挤到了他的腿上,双手攀住他的肩膀,“要不要试试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低下头,朝着他的唇去,没有任何掩饰。叶澜盛伸手摁住她的脸,将她从身上弄下去,这饭是不用吃了,他兀自起身结了账,自顾自的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没有跟着,她坐回自己的位置,开始吃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自那天在公寓分别后,薛微好几天没见到薛琰,问了佣人,才知道他其实每天都回来,只不过回来的晚,早上走的又早,时间就岔开了,愣是没见到一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有意为之,薛微也就顺着,没有刻意的等他,硬是去跟他碰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能是心情不好,她最近几天吃东西多没什么胃口,瘦得很快,小舞变着法子给她做吃的,也没什么效果。她现在安分又听话,就是少了一股精气神,与之前不太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天,她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睡着,小舞看了看时间,本想叫她起来回房睡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转念一想,她没动,而是自顾自回了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回来时,就看到薛微躺在沙发上,电视还开着,电视剧照旧一集集的往下播。她穿着短袖短裤,睡的衣服掀起一半,露出肚子,还有贴在上面的纱布。绝世唐门?fo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腰身很细,曲线分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还是偏瘦,太瘦了,看着都是骨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伸手将她的衣服拉下来,而后拍拍她的脸,“起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哼哼了两声,拍掉他的手,翻了个身抱住抱枕,继续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又叫了一声,没反应就自顾自上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洗过澡,再下来时,人还躺在那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夜深人静,连带着人心也跟着静下来。他走到沙发边上,头发还是湿的,额前的发丝上有水珠滴落下来,不偏不倚的落在了薛微的腰上,冰冰凉凉的一下,使得薛微不自觉的动了动身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侧过身,平躺着,眼睛睁开一条缝隙,有些迷迷糊糊的,看到身边站着的人,看得不是那么真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舔了舔唇,喊了声,“薛琰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弯身,手掌覆在了她的小腹上,手很凉,像是从冰水里泡过出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嘶了声,眉头紧了紧,说:“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扭了下身子,想要避开他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而,他的手不但没有挪开,反而变得不规矩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的脑袋逐渐清醒过来,视线变得清晰,薛琰冷冰冰的表情映入眼帘,他的手停住,薛微脸色一阵红一阵白,紧抿着唇,一声不吭的看着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手劲很大,弄得她有些疼,眉头不自觉的紧了紧,但也没有吭声,两个人保持着姿势没动,互相对视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消多时,薛微整张脸就红了起来,眼睛亮晶晶的,嘴唇紧紧抿着,没让自己发出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有些控制不住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手掌从冰凉,一点点变暖变热,隔着衣衫,她握住他的手,吞了口口水,她动了动唇,“不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似乎是觉得扫兴,一把抽出手,冷冷淡淡的说:“那你躺在这里做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捂住胸口,低低的说:“我只是不小心在这里睡着了,小舞没有叫醒我。我不是在等你,也没想着要等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么?那我是误会你了。”他摆摆手,显得十分随意,“那就回去睡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坐起来,并没有立刻走开,她只是看着他,也没有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见她不动,笑道:“有话想说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摇摇头,“我没什么想要说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又坐了一会,在薛琰准备起身的时候,她先一步起来,“我去睡了。晚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动,只是淡淡瞥了她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没有停留,朝着楼梯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围安静,她的脚步声很轻,可那么一点点细微的声音,还是落在了薛琰的耳朵里。她走路很轻,轻的都快没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道是不是瘦了的缘故,胸也变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抽了根烟,才回房间,进门正好手机在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走过去看了看,来电是凌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随哥,这么晚打来有事儿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来给你说个好消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叶澜盛上钩了,是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:“你这计策不错,我已经安排我的人过去跟你的人接头了,希望第一次,我们可以合作愉快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必须得愉快,接下去要等你的好消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挂了电话,薛琰给叶澜盛发了个信息,【什么时候转让股权?我等着呢。】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没回,他也没有追着询问,放下手机,就准备睡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第一次,薛琰把事情交给齐润去做,他比较细心不容易出错,而且这方面他相对也有了一点,让他去熟悉流行,薛琰也放心很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次走货,薛琰是打配合,跟着凌随的人做,利润方面凌随倒是挺大方,分一半给他,理由自然是要利用他手里的公司来洗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归根结底,是逃不过一个利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天早上,薛微起来比较早,在院子里跟小舞做完早操,进来吃早餐的时候,薛琰还在,坐在餐桌主位上,慢吞吞的吃早餐。今天的早餐很丰盛,中式西式一应俱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在他左手边坐下来,她的餐点就放在这里,“哥哥,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今天起的挺早。”他应了一声,像是稀疏平常的随便一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说:“也需要适当活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喝了口小米粥,然后把鸡蛋吃下去,低眉顺眼的,不再像之前那么多话,也不会跟他撒娇耍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咬了一口三明治,余光朝她瞥了一眼,她保持坐下时候的姿势,嘴巴只是吃东西,再没有多余的动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今天要去医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,要去复查一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吃完早餐过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她点点头,默了一会,说:“检查完,我想去一趟烘培店,好久没过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怕他不同意,她立刻道:“这次我会安安分分,绝对不会乱跑,你可以多找几个人跟着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知道你最近很安分,看来苏鼎这个人对你来说确实挺重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愣了下,鸡蛋刚塞进嘴里,又拿了出来,抬头看过去,静静的看了他半晌,“你不是喜欢我这样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你的意思是,为了我你才这样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,是你说喜欢我以前那样,我现在变成以前那样了,你不满意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话说出来,你自己相信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捏着鸡蛋,控制着力度,“什么意思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什么意思,就看你这个样子不舒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抿了唇,睫毛微微颤,她垂了眼帘,说:“是我今天起早了,不小心出现在你眼前了,是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你昨天不小心睡着,今天又不小心早起,还凑的挺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暗自吸口气,并没有应他的话,停了一会,把鸡蛋整个塞进嘴里,还没吃完,就开始喝粥,用最快的速度将盘子里的食物都塞嘴里,而后起身匆匆跑向楼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走到楼梯口,又像是想到什么,转身回来,站在他身边,看着他,嘴里塞满了食物,她说不了话,只拿眼睛瞪着他,像是在控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拿了两张纸巾,递给她,“吐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拿过,却没有用,强行咽了下去,脸都微微涨红,“你是不想见我,对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今天要出去,不打算去看看苏鼎?你应该很想知道,他现在怎么样了,有没有因为你在学业上受到影响,对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确实有这样想,但她只在心里想,从来没有说过,就连小舞这边都没有说过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盯着他的眼睛,没有立刻回应,好一会之后,她突然笑了下,走近了一些,一只手撑着桌子,“你是吃醋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眉梢一挑,抬起眼,眼神有点冷,含着点点笑意,“是啊,所以怎么样我都不能让苏鼎顺利毕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何必呢,你知道我不喜欢他,做这样的事儿有什么意思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么?我怎么觉得你挺喜欢他的。”他擦干净手,靠在椅背上,仰头看她,说:“你是不是忘了那天你有多担心他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哥哥,能不能别拿别人撒气?我知道错了,我以后都不会再任性,你说怎样就怎样。你不是让我去凌随那边么,我现在会好好把身体养好,到时候不用你说任何,我主动过去,行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