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77章:羡慕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路很赶,中间几乎没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机场的时候,凌晨三点。姚京茜有些吃不消,说什么也不愿意连夜坐飞机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妥协,在机场附近的酒店住下来,睡了一觉,安排下午一点的飞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睡了三个小时就醒了,做了个噩梦,梦到自己死了,魂飞到季芜菁身边,那群废物没有照顾好季芜菁,她被凌随抓去,折磨的死去活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被瞬间吓醒,出了一身冷汗,那种感觉真实的好像即将会发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洗了把冷水脸,脑袋还是觉得晕,直接冲了个澡,才稍稍缓和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吃早饭的时候,给季芜菁打了电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电话接的很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么早。”季芜菁语气轻快,心情还不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吃早饭了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刚吃了一半。怎么突然给我打电话,是有什么事儿么?”有些电话不能轻易打,会让人疑心,也会让人担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可不会那么早打电话过来,季芜菁放下筷子,擦了擦嘴,朝着薛妗示意了一下,就去了偏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事。”叶澜盛笑着回答,而后又认真的说:“就是想你了,想听听你的声音,也想看看你。方便视频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方便,我哪有不方便的时候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在的时候,出去了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有,天天在家里待着,哪儿都没去。等你回来,你带我出去,我还等着你一块去给宝宝买东西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笑了笑,最终没有开视频,怕她看出点什么,不想让她在家里担心。在家的那个其实最难,因为什么都做不了,只能干着急,那种心情,他体会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了,不说了,我要出发去机场了。你在家里好好的,不要想太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知道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收了线,季芜菁心里沉甸甸的,眼皮子都跟着跳了跳,她摸了摸眼睛,想了下,还是发了个信息过去,【等你回来,早点回来。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:【嗯。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晚了半个小时,出来的时候精神不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应该叫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灭了烟,“没事,只晚了个半小时而已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突然那么好说话,那我要是一直没起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没事,等你起了再做安排,反正人在那里也跑不掉,是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眯了眼,仔细捉摸着他的表情,“怎么突然就不着急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心急吃不了热豆腐,没什么好急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揉了揉眉,看他一眼后,先上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又抽了根烟,才上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边距离机场很近,半小时就到了,正好卡上点,飞机都安排好,可以直接起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飞机上,姚京茜要了红酒,要了两个杯子,倒上一点,将其中一杯递给叶澜盛,“喝点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没有拒绝,但接过了并没有喝,只放在小桌板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抿了一口,说:“你就一点都不怕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怕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怕过去以后是个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怕还会跟你出来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你舍得季芜菁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还管这个?”叶澜盛瞥了她一眼,嘴角勾了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随便问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但笑不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视线紧紧盯着他,慢慢的喝酒,等杯子里的酒喝完,她脑袋就有点晕晕乎乎的,双手托着下巴,看着他,好久以后,才开口道:“叶澜盛,我认真的问你一个问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当初没有发生那样的事儿,你打算怎么让你妈妈接受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父母总归怄不过孩子,她总会接受的,不过是时间问题。就跟她耗呗,我当医生的,也不受家里人限制,能自力更生,就是开始要吃点苦,但总还是能苦尽甘来的,我对自己有信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语气淡淡的,没什么情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点点头,沉默良久,她敛了笑,把砸心里藏了很久很久的话,说了出来,“其实我还是更喜欢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是她深藏着,不愿意再看到的事实,看一次难受一次,她宁愿自己真的彻底爱上岳锡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:“现在说这些没有意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意义啊,你们不是一直说我不敢面对现实么?我现在面对现实,你又跟我说没有意义,那我还能说什么?反正我说什么,对你们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。我现在活着,对你们来说也没有意义,你们应该很希望我快点死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难道是为我们而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然呢?不然你以为我能撑到今天么?你觉得一个人从天堂掉到地狱以后,真的还能再站起来么?有人可以,但我不行,你们说放下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,不能让过去缠住自己,一辈子还那么长,难道要一辈子活在过去里?说的轻松,真的做起来,有多少人能够做到?大道理谁不会说?如果我是个旁观者,我也会这么说,我也能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看的出来,她这会很有倾诉欲,可能是在飞机上,很多监控系统都断网,在天上,没什么不能说的,好似这片天,是最大的保护屏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三杯酒落肚,姚京茜脸上泛起红晕,她喝酒比较容易上脸,给人错觉她很容易喝醉,其实她酒量还行,三杯红酒对她来说,是小意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见她还要再继续倒酒,提醒一句,“少喝点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什么关系,就算我喝掉一整瓶,我也不会喝醉,你放心吧,最多最多也只耽误你一天时间,你还在乎这一天么?”她倒上酒,注意到他的酒一动未动,皱了皱眉,说:“你不喝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为什么要喝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当是和解酒,行不行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和解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笑着,目光闪烁着光,“是啊,你喝不喝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只笑了笑,并没有把她的话当真,哪儿会那么容易就和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盯着他看了一会,脸上的笑容慢慢褪去,收回视线,侧头看向窗外,“你喜欢季芜菁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不答,也不想跟她讨论这个话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其实我挺后悔的,我那时候就不该跟岳锡元走的那么近,发生了那样的事儿以后,我就不该再跟他有接触。如果我能为你想一分,也许我们就不会走到今天你这个地步,对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想了想,原本不想再说什么,可有些话,总归还是得要说清楚,总要说清楚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,但也走不到今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们说是你把我宠坏了,脾气差,不会低头。季芜菁不是这样吧?季芜菁一定很服软,会让着你,对不对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看向她,“我们之间的问题不必带上别人,也不需要对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喜欢对比,我跟岳锡元在一起的那段时间,跟叶泽焕在一起的日子,我心里总有个比较。我在想,我为什么不能真正的重新开始,总要活在过去的阴影里,也许是因为他们都比不上你,你给我带来的那些,是他们不管怎么样都无法带给我的。我很想一切都重新来过,如果可以重新来过,我一定不上盛舒的当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捏着酒杯的手发紧,指尖泛白,“可惜,时间不能倒流,一切也不能重新开始,我也放不下,我这辈子都没可能放下。放不下你,放不下岳锡元,还有叶泽焕。我没法放过我自己,这一生都不可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咬住玻璃杯,好久以后,对着杯子说:“我可真羡慕季芜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说完,一口饮尽了杯子里的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笑了笑,“那你到不如羡慕过去的自己,季芜菁也不是没有苦过,如果你是季芜菁,也许你也坚持不到今天。我以前对她也不好,不但不好,可以说十分恶劣。真要聊起来,说不定她还要羡慕你,顺便生我的气。我大概这一辈子都不可能像当初那样,心态不同,年纪也不一样,行为处事自然就不同。那时候玩的是浪漫和惊喜,没有烦恼,唯一的烦恼就是要怎么样让你高兴。跟你在一起的时候,我也算是倾尽所有去喜欢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其实你应该感到幸福,不管是我还是岳锡元,或者是叶泽焕,对你都是拿出了真心。尤其是二哥,他可以在知道你那么多过去,还能包容你,那就说明他是真的爱你这个人。说到底,你最对不起的人应该是他,他是无辜的,他从来也没有伤害过你,他竭尽所能的袒护你,保护你,不惜跟家里人反目。你最不该做的就是让他染上毒瘾,把他的一辈子都毁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的神色又沉了几分,叶泽焕三个字像一把刀子,狠狠的戳着她的心窝子,每说一次,刀子就搅动一下,让她痛苦的呼吸困难。我爱电子书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吞了口口水,喉咙口全是苦涩,扯动了下嘴角,眼泪跟着掉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迅速擦掉,笑了笑,放下酒杯,直接拿了酒瓶来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飞机抵达G市的时候,姚京茜睡死了过去,喝了一瓶半的红酒,怎么叫就不肯醒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只能找到过来把她扛下去,让司机把车开进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来又要拖一天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车上,姚京茜突然睁开眼,盯着叶澜盛的侧脸,看了他许久,叶澜盛一直没注意到,等他侧头看过去的时候,她又重新闭上了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把人安顿好后,叶澜盛决定自己先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留了两个人下来照顾,就自己先去了源城,来之前,他的人已经先过来做好准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也看到了两个孩子,确实有一男一女,四五岁的样子,还没开始上幼儿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资料上没有什么问题,不是领养关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明面上做了两个计划,这些都是当着姚京茜面做的,也完全都是做给他们看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源城距离G市很远,中间还要经过很长一段的盘山公路,这一段没有高速,梁钊在这一段路上做了严格的防御,凌随那边究竟要怎么对付叶澜盛,他们还不清楚,只能先防御,等事情发生以后,再将计就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叶澜盛必须要保持时时刻刻的警醒,到时可以随机应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高速上的时候,叶澜盛小憩了一会,天色暗下来之前,他们在就近的服务区停下来,等天亮了再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避免夜晚上盘山,天黑的话,不可控的因素更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睡醒已经是第二天下午,她是突然醒过来的,而后第一时间出了房间,门口守着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叶澜盛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叶先生先行去了源城,他交代我们保护你的安全,他吩咐叫你这些日子在这里休息,其他事儿不用再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没跟他争吵,退回房间里,直接给叶澜盛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什么意思?为什么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,你认识他们么?就那么笃定这消息是正确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难道是假消息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谁知道凌随会不会还藏着消息,他那么狡猾,怎么可能那么顺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关系,到时候我会发照片给你看。你知道小孩长什么样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顿了顿,“我不知道,但我这里可以提供给你凌随的DNA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就不用你操心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叶澜盛就挂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又打了过去,“你安排车子,我现在就过去跟你汇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必了,你就在那边等着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电话又挂断了,再打的时候,叶澜盛就不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差点要砸手机,但最终还是冷静下来,赶紧洗漱收拾妥当,不管叶澜盛答不答应,还是追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抵达源城,先去看了看那对夫妻,还有那对孩子。并没看出什么问题,长相的话,说不出个所以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管是真是假,他还是照例让人去做了个DNA比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该做的还是要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切安顿好以后,就是等结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期间什么都没有发生,一切都很平静,甚至没有任何异常情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没有异常,才是异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DNA结果出来是真的,可这份亲子鉴定,却不能保真。一切是按照正常程序走的,中间没有任何纰漏,看着天衣无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可不相信姚京茜会给真消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在离开两周后,突然就没了消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原本每天都会发一条信息,突然就中断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起初并没有过滤,她想可能是他碰上了棘手的问题,实在是抽不开时间给她发信息,又可能是不方便给她发信息,心里虽然有几分担忧,但始终还是相信他,肯定不会出什么意外情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断联的第四天,她总算是沉不住气,找了叶泽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有跟叶澜盛联系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联系上。”叶泽善没瞒着,交谈过后才知道,他们一样,在差不多时间,跟他失去了联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脸色一下就白了,叶泽善宽慰,“先不要自己吓自己,不一定有事儿。你忘记他走之前跟你说的话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记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这明显说的是气话,叶泽善也知道她的担忧,“这事儿我会去弄清楚,你先不要过分担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没有多言,下午,她找了张余过来询问情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张余的神色凝重,还没说,季芜菁就有不好的预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只管都说出来,不要藏着掖着,知道多少就说多少。是不是他在外面出了意外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其实挺冷静的,叶澜盛走之前铺垫的太多,他走的时候,她就猜到他的处境危险,并且很有可能会发生意外情况,这一趟出去,是九死一生的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张余沉默片刻,点了下头,说:“确实出现了意外情况,但现在具体什么样,还不是很清楚。我正准备过去一趟,把事情经过详细的了解透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人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摇摇头,没有把话说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没找到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张余没有把那边传来的确切消息直接告诉季芜菁,怕她承受不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人失踪了,并且是凶多吉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沉默了一会,“我肯定是不能跟你一起去,对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张余:“盛哥离开之前交代过,一定要注意你的安全。所以安全起见,您还是在家里等消息吧,即便您跟着我过去了,也只是等消息,所以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了,你不用说了。我在这里等消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走之前会加强安保系统,这段日子,您就不要出门了,在家里是最安全的,这样我也能够全力去处理盛哥的事儿,给您一个交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张余走了以后,她在椅子上坐了很久都没有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一直在楼上注意着,看到张余离开,等了一会,都没看到季芜菁出现,就主动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就一个人坐在餐桌前,身板挺得笔直,大概是听到了脚步声,她转过头看过来,对着她笑了下,不等薛妗询问,她先说:“没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也没多问,走到她身边坐下来,“当然没事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坐在餐桌前用餐,薛琰有电话来,拿了手机就去客厅里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走到远,听不到说什么,她也没费劲去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自从海岛回来以后,他们的相处模式,有了适当的改进,一直都挺和平,没有再起争执,闹不愉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至于苏鼎,小舞去打听了一下,没什么问题,薛琰没有找他的麻烦,还在学校里,准备考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接完电话回来,看了薛微一眼,说:“叶澜盛出事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