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79章:非正式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三个人进屋,坐在客厅里商量接下来要做的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茶几上放着三杯水,冒着热气,三个人面面相觑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,右手摸着左手的腕表,一圈又一圈。薛妗一直看着他,知道他现在很难开口说些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再怎么难开口,也要说,骨灰盒都放在这里了,还能怎么样?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咳了一声,说:“这件事,接下去你看要怎么办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怎么办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盛的事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沉默,此时此刻,骨灰盒由方姨端着,眼眶红彤彤的,看起来快要哭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吞了口口水,这个东西拿回来的意思多明显,就是认定了叶澜盛已经死了这个事实。也要她认清楚现状,人已经死了,真的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说:“叶澜盛走的时候说让我等他回来,无论遇到什么情况,都要等他回来。他所说的无论什么情况,也包括现在这个情况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舔了舔唇,侧头看向叶泽善,问:“我还是得等他,对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搓了搓手。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有,你问我这个问题其实不合适,归根结底,我也不是他什么人,他还没娶我呢。这件事应该问你,或者问他爸爸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爸爸这两天就会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就行,反正我还是等他。我得听他的话,得等他回来,他说孩子出生之前,他一定会回来,我相信他,他也得遵守承诺。”她起身,视线从拿骨灰盒上掠过,而后低头,扯了扯衣服,说:“之后的事儿,你都不需要跟我交代,任何事儿都不需要,你们如果要办葬礼,也不需要通知我,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,我该怎么做就怎么做,大家不要干涉对方,好不好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而且,他真的要办葬礼的话,到时候肯定会有媒体记者过来,我出现也不方便。不是要紧的事儿,我以后就不出门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她朝着叶泽善笑了笑,拎了体检单子回房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看着她上楼,才收回视线,看向薛妗说:“你劝劝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怎么劝?人都没了,怎么劝?她现在还可以这样平静,我觉得很不错了,要是换做我,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看到她哭,都好过这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是。那怎么办?”薛妗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背脊一挺,眼睛瞪得圆圆的,看着他,说:“突然想到一件事,叶澜盛跟我妹的关系,法律上还是夫妻关系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这么一提,叶泽善才想起来,“不清楚,他的事儿我也不会过分,他走的时候也没交代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还是我妹的话,那他手里的财产,是不是全部由我妹来继承,源叶的股份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落下,薛妗比叶泽善反应还大,蹭一下站起来,来来回回渡步,抓了一把头发后站住,回头看向叶泽善,良久以后,她才难以启齿的说道:“这事儿,有没有可能是薛琰干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?”叶泽善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她说的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几步走到他跟前,蹲下来,双手紧紧握住他的手,“他的嫌疑最大。而且,他跟姚京茜之间本身就有联系,姚京茜一心想要报仇,姚京茜都那样了,她肯定什么都做的出来,现在他们死在一块,肯定是姚京茜和薛琰联合了。叶澜盛死了,薛琰利益最大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吸了口凉气,一只手用力的在额头上拍了拍,脸色都变了,手也变得冰凉,“如果这事儿真的是薛琰做的,那怎么办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等叶泽善说话,她又像是想到了什么,“我没有帮过他,真的没有,你要相信我。之前盛舒的事儿,也跟我没有关系,我真的不知道。”她急的快要哭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她情绪越发高涨的时候,叶泽善一把将她抱进了怀里,手掌压住她的背脊,轻轻拍了两下,说;“你慌什么,你这么慌,反倒让别人怀疑你做过什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抓住他的衣服,忍不住哭了起来,“我这不是怕你不相信我么,我怕你又误会我,以为我在从中作梗,做了坏事儿,帮着薛琰来吞掉你们叶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有,我没有这样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真的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要是怀疑你,我还会让你住在这里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难道不是因为孩子?”她抬起头,眼泪汪汪的看向他,像个小可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擦掉她的眼泪,笑了笑,说:“也有一部分原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这话,她先是顿了顿,而后忍不住哭了出来,哭的十分伤心难过,双手捂住脸,一下坐在了地上,从他怀里退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哭的那么凶,一时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在哭什么?为阿盛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看了眼骨灰盒,淡淡的说:“所以你心里还是有他,对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在胡说八道什么。”她哽咽着,一拳打过去,“是因为你说的话,你说你因为孩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什么问题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问题。你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喜欢我了,对不对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这会不想说这些事儿,把她拉起来,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我们之间的事儿以后有的是时间说,现在最重要的是季芜菁,她肚子里怀着阿盛的孩子。阿盛走之前,交代过我,一定要好好照顾她,她现在怀着孕,情绪不能太过激动,现在出这样的事儿,她表面表现的越是平静,就越是让人不安。一个人最怕藏情绪,你要想办法让她宣泄出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件事,我做不来,只能你来做。这些日子你们关系也不错,我相信你也不会放任不管。至于阿盛这次的事儿,是意外,还是人为,总会有个交代。你也不要想太多,既然不管,你两头都不要管。这样,就不用为难你自己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一把抱住他,什么也不说,就只是抱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回到房里,坐在沙发上,看着窗外的天空发了一会呆,然后拿出检查单子,一张一张的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医生说,孩子发育的挺好,各项指标都很正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B超上可以看到个小豆子,有胎心胎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再过几个月,就可以成型,做B超的时候,她才有感觉,自己的身上多了一个小生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为了这个孩子,无论怎么难,都要坚持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他真的死了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这里,她及时打住,不再让自己往这方面想。她拍了拍脑袋,朝着天空露出笑,“你会回来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在G省源城意外身亡的事儿,迅速在深城传播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盛舒在第二天被人送回叶宅,叶澜盛去世的消息太过轰动,到时候葬礼上没有盛舒,一定会引人怀疑,等盛家的人知道,也一定会追查到底,到时候会多很多麻烦,所以薛琰就把人放了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到出事,也没有把股份移交给他,但用了另一种方式,把源叶完完全全的给到了他们薛家手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不过不是直接到他手上,中间还隔着个薛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回来第二天,薛微一大早就被薛琰送到了叶家,参与进了后续的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会,叶家门口也蹲着好几个记者,薛微黑衣黑裤的样子也被拍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家还没有发消息,但种种迹象都表明了,叶澜盛意外身亡这件事的真实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盛家的人都过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同长辈寒暄过后,就去找了季芜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待在房间里安静的看书,好似一切都没有发生,还是岁月静好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桌子边上摆着茶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没锁门,房门虚掩着,听到动静也没有回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菁菁。”周佔走到她身后,有点艰难的发出这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看到最后两个字,合上书,回过头看他一眼,而后露出惊喜之色,“好久不见啊,周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情况与他想象的不一样,她看起来一点事儿都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勉强的扯了下嘴角,说:“好久不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坐。给你倒茶。”她指了指旁边的位置,然后拿了个干净的杯子,给他倒茶,顺便寒暄,“最近都在做什么?跟周妍还有联系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联系,不过很少了,大家都挺忙。”他坐下来,接过她给的茶水,眼睛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她,犹豫着要不要说叶澜盛的事儿。可她肯定是知道的,现在这样,算是在逃避现实么?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点头,“也是,分隔两地,各忙各的,慢慢的肯定不会联系的那么频繁,我跟她也很少有联系了。”皮皮读书网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现在跟谁都没什么联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笑了笑,“好像是这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喝了口茶,就把茶杯放回桌几上,搓了搓手,“菁菁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知道他准备说什么,不等他说出来,就立刻打断,“楼下的事儿,跟我没关系,你什么都不需要跟我说。你要说的话,就别坐在这里了,去楼下跟别人讨论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总得面对现实吧,难不成一辈子就在这里坐着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抿了抿唇,脸上的笑容淡了很多,也不再看他,“你还是出去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等周佔说话,她转头瞪着他,说:“下面的事儿我根本就没有资格参与,还有我想不想面对现实,那是我的事儿,你没有必要强行摁着我的头去面对这所谓的现实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有我自己的打算,你不必多说,下去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说完,起身自顾自去了卫生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正好回来,看到周佔脸色不太对,“你干什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她总要面对现实,不能一直这样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,要不要面对现实也是她自己的意愿,我们不能强加给她。你先下去吧,这事儿就交给我了,好不好?我知道你也是关心她,但现在这种方式不行的,你相信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的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,这种不信任是对薛妗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说:“你放宽了心,我没必要害她,她身上也没什么值得我去害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周佔:“我相信泽善大哥不会由着你欺负人,我也不会由着你去欺负她。她现在也够可怜了,叶澜盛的死对她打击是致命的,她现在看着这么正常,其实就非常不正常。我怕她心理出问题,到时候走了极端,你们还不知道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你知道。”薛妗把他推到门口,“你能想到的,我们都能想到。放心吧,我在这里陪着。她其实很坚强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楼下一片兵荒马乱,事情来的措手不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盛舒回到家里以后,在看到骨灰盒的瞬间,人就晕倒了。叶沛中午才到,到了以后在临时灵堂里站了一会,便和叶泽善去书房谈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盛舒晕过去一直没醒过来,盛茹在旁照料,盛鸿则帮忙办事儿。总不能所有人都倒下,事儿还是要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沛坐在办公椅上抽烟,沉默良久以后,说:“丧礼的事儿,低调点处理,媒体方面你找人打点一下,别再让人大肆报道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事儿就全部交给你来办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您放心,我会办妥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沛揉了揉眼,摆摆手,说:“我一个人待一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叫佣人送点茶水上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盛舒那边怎么样?还没醒过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医生来看过了,说是自己不愿意醒过来,其他没什么大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知道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落下,叶泽善在旁边站了一会,叶沛又问了问叶泽焕和金凤晴的事儿。都交代过了,叶泽善才出去,叫了佣人过来,在门口候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转道去看了看盛舒,人倒是醒了,呆呆的坐在床上流眼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盛茹在旁边陪着,对着他点了点头,表示不用担心,他也就没有过去叨扰。下楼安排事情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一直在场,一些琐碎的小事儿都是她在指挥,她很早就来了,跟他一起商量了很多事儿,这姑娘要比他想象中厉害一点,并不是他以为的那么弱不禁风,并且没有脑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歇一会吧,来了以后就没见你坐下过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摇摇头,“没关系,我也不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上楼去看看菁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想了想,点头,“那好吧,我端点吃的上去,有什么事儿你就叫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正要走,叶泽善又拦住她,“薛琰那边,现在是怎么个状况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知道他话里的意思,想了想,摇摇头,说:“没什么状况,他让我多帮忙,有什么事儿也可以找他,说是毕竟我是叶澜盛法律上的妻子,虽然还没有举行正式的婚礼。我有这个义务过来做这件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盯着她看了一会,而后点点头,“我明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垂了眼帘,站了几秒,“那我去看看菁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先去了趟厨房,端了点吃的东西上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走到门口,正好薛妗出来,两人打了照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送进去吧,我下楼看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两人错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这会手里照旧捧着书在看,看起来很专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站在门口,“我进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进来吧。”她不用回头,只听声音就听的出来人是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来给你送点吃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放着吧,来来去去都给我送了不少吃的了,我一个人又吃不了那么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确实,桌子上五花八门的食物不少,季芜菁只动了没几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坐下来,“你真的不下去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下去。”她说的坚决,“有你在,我下去不好。给他抹黑,也给我自己抹黑,是不是?这场事儿,有你在就行了,我最好是从头到尾都不出现。本来,我也不想出现。不管那盒子里的是不是叶澜盛,在我心里他都没有死,他会回来的。他自己说过的话,就要算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叶泽善说低调处理,不会有媒体,也不会有外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别劝了。”季芜菁朝着她笑笑,说:“不管是对着谁,你都是名正言顺的叶太太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揉了揉额头,“我想睡觉,你出去以后跟薛妗说一声,我一会反锁。不用担心,我不会做任何极端的事儿,我肚子里有孩子,我会对他负责到底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点点头,“其实我觉得他肯定没有意外,这就是个烟雾弹,用来糊弄凌随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扬唇,没说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抱了抱她,就出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掩上门,她拿出手机,界面上躺着一个未接电话,是薛琰打过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立刻回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样?累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累,都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儿,累不到哪里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然后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四下看了看,走到走廊尽头,才开口,说:“他们打算低调办理丧事,媒体那边会把消息压下去。现在家里都是低气压,叶伯母一来就晕倒了,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。事情太突然,大家都没有心里准备,打击都挺大的,就是到现在我也不敢相信叶澜盛就这样没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安静的听她说完,但她说的这些都不是他最关心的,不过现在也确实不是财产分割的时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晚上我会过来一趟,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。不管怎么说,我们两家结了姻亲,叶家出事儿了,我也有必要过去。但为了避免不愉快,你提前跟他们说一声。让他们有点心里准备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知道了,我跟姐夫说一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晚上,薛琰过来的时候,薛妗在门口等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沉这个脸,像个门神一样,凶狠恶煞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