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82章:重新生活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叶澜盛真死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看向他,眼里含着笑意,说:“我本来以为最多是失踪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提到这个,凌随脸上的笑容淡了点,眼神也冷沉下来,默了一会后,并未说这个话题,只道:“我听说了,你已经完全接手源叶了。你妹妹这步棋下的可真是不错,轻轻松松就把整个叶家收入囊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这还不是多亏了随哥你,我们两个打配合,才会让事情变得简单,若就我自己,可能还得废不少功夫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哼了声,“死了是便宜他了。没想到姚京茜那臭娘们,擅自做主,竟然跟他同归于尽,他妈浪费了我一番心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说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要的不是他轻轻松松的死。你见过叶泽焕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挑了下眉,没有作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继续道:“我要让他像叶泽焕那样,就算是死,也是痛苦的死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愤愤的一拍大腿,“本来都要得手了,结果被姚京茜坏了好事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拍拍他的手臂,说:“我看了几张现场照片,我觉得他们死的时候,应该也挺惨。死无全尸,也足够惨了。”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也是这么想,反正都已经死了,事情也不可能重来。不管怎么说,到底还是挺解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现在没了叶澜盛,源叶也到了我的手里,这叶家的人已经不足为惧。接下去,我们就可以安安心心的拓展‘业务’了。很值得庆祝,今天得好好喝一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晚上,薛琰安排地方,吃饭娱乐两不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还找了不少漂亮姑娘,还有泰国特产人妖,看他们表演节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闹了整整一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酒量深,陪着凌随喝了个尽兴,但凌随的酒量比他还好,结束的时候,他还十分清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回到房间,薛琰就直接趴了,幸好有齐润跟着,把人扶到卫生间,吐了个半死半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直接坐在地上,齐润倒了温水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靠着墙,忍不住骂了句脏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说:“像他们这种人,这方面咱们肯定刚不过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失算。”薛琰揉着额头,胃里翻腾的厉害,特别的难受,难受的脸色都有点变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今天确实是喝了很多,显然凌随也有意在耍着他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红的白的黄的,一轮一轮的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摁着胃,没有再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:“我去拿点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点头,没有拒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刚走没一会,手机就响了,来电是薛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看了眼,好一会才接起来,清了清嗓子,说:“这么晚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是也还没有睡?”薛微的声音听起来很清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又在看书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:“是啊,一下子没收住,就看到这么晚,刚准备睡觉,想了想就给你打个电话试试你休息了没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闭着眼,整个人天旋地转,脑子里却能够清晰的勾勒出她的样子,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现在没什么力气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听出来他的异样,“你是不是喝酒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喝了很多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这会胃又翻上来,立刻扣了电话,干呕了一阵,就吐出些酸水,其他什么都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胃里这会都空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电话挂的突然,但她还是听到了干呕的声音,她没有打回去,等她洗漱好,躺下来,才又拨了一个过去,这回接电话的人不是薛琰,而是齐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薛小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哥怎么样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薛总已经吃过药躺下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今天喝了多少酒?是跟凌随一起,对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回头看了眼床上的人,薛琰压着眼睛,没吭声,但他能听到,就是提不起精神去回应,话也说不出来,感觉一张嘴就想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说:“他喝了很多,有什么明天再说吧,时间不早了,薛小姐你也早点休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没再继续问,只简单嘱咐了两句,就把电话挂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出差这几天,公司的事儿有王靖凯带着薛微一起处理,她今天上午去图书馆买了一堆书,又把公司一些报表拿回家看,是认真的准备了解整个公司运作,学做生意,另一方面,她企图能够听懂他们的对话,而不是坐在旁边,鸭听天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天,薛微很早起来,晨练结束后,给薛琰发个信息慰问,然后跟小舞一块吃早餐,准点上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公司以后,她坐薛琰的办公室,也就是做做样子,没什么正经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中午吃饭,薛妗找她一起去外面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没让保镖跟着,就两个人一起,找了就近的餐厅用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在家里困了一年多,初初回到职场,其实还挺不习惯,一下子好像有点不太会做事儿,再加上她现在被架空着,做什么事儿都很费劲,就是提个项目,也要一层一层的往上,十天半个月也批不下来那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看起来还不错嘛。”薛妗摆了一下餐具,笑着看她一眼,自从她接管了源叶,身上的自信多了一倍,这一身职业装,还真像点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就是装装样子,很多东西我都不懂,王靖凯开个会,我坐在旁边,简直像是在听天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们说什么,你可以跟我说说,我替你解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:“你不早说,我都没记,你现在让我说,我哪儿说的出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喝口水,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:“真说啊?你不怕我说了以后跟叶泽善通气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通什么气呢,现在咱们两家等于一家,薛琰现在又在搞合并的事儿,往后都是一家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哼,什么一家的,就是他薛琰自己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不是还有我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盯着她的眼睛,仔细打量了她一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像是察觉到什么,“姐,你不会怀疑我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小丫头精明了些,她挑了下眉,说:“确实怀疑你,我是女人,女人有时候为了爱情脑残起来很可怕,我有体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有什么体会,你做什么脑残的事儿了么?”薛微忍不住的笑,“也没见你为爱痴狂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差不多了。所以这爱情,真是很危险的东西,它真的能让一个人改变。比如说你现在是坚定的站在我们这边,可也许下一秒,你看到薛琰就直接倒戈了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会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:“最好是这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菁菁怎么样了?这件事她知道了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拿了菜单,先点了菜,“她没问这些,一次都没过问。是真的没有管其他的事儿,就一心一意做自己想做的,等着叶澜盛回来。现在伯母也陪着她,两个人比之前还要和睦。你是没看到,盛舒简直像是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照顾,我是从来没见她对谁那么好过,除了她自己的儿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么说起来,她已经完全接受菁菁这个儿媳妇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应该是这样。她整个人柔和了很多,不再像以前那样事事要强。”薛妗叹口气,“可惜叶澜盛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到这个,气氛沉了几秒,薛妗立刻将这些不快扫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没再继续这个话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吃过饭,两人一起回公司,各自回各自的岗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在T国一周,有大半的时候都在玩乐,凌随好像专程就是来这里散心的,从清迈玩到普吉岛,什么都玩了个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结束的时候,凌随也没带他见半个正经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说不巧,对方有事儿耽搁了,实在来不了了,只能就此作罢。薛琰在国内事儿多,耽搁不了太久。80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回国的时候,凌随没走,还要在T国待几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上了飞机,薛琰脸上的笑容落了个干净,“他是在耍我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:“看起来有点。”他想了想,说:“也未必一定要跟他合作,他这种人未必会那么轻易分出自己的利益,而且他很警惕,多疑。我听说,被他怀疑的人,基本上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。在这种人手里做事,跟这样的人合作,除非是他上头,否则不可能在他手里得到丁点好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现在愿意跟你周旋,是因为你有用,可以帮他洗钱,还是大量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自然知道这些,他侧头看着窗外,眼睛眯了起来,“总有他不得不吐出来的时候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瞧出他的坚决,劝说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慢慢来,这个人难对付,急不得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知道你心里不赞同我做这件事,但已经做了,就没有回头路,这事儿必须要做下去,而且要做的非常漂亮。我肯定能把他拿下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拍拍他的肩膀,说:“你放心吧,你跟着我做这件事,是一件正确的事儿,会有好处的。”他扬扬下巴,“休息吧,这几天你也够累的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醒过来的时候,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,屋子看起来有点简陋,没有人,她浑身拆骨一般的疼,脑袋似是裂开又重合,痛的不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张了张嘴,只发出破铜锣一样的嗓音,说不出话,感觉喉咙被粘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记忆就停留在车子冲出山路那一瞬,她要跟叶澜盛同归于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车子停下的时候,她就被撞晕了,她感觉到死亡降临,真的要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里应该是阴曹地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又重新闭上眼,但知觉还在,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感觉到嘴皮子上湿漉漉的,有水渗进来,她张嘴想要更多,紧接着,她就听到有人在她耳边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人好像醒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紧接着,便是一些脚步声,她睁眼,就看到两张陌生的面孔,她张张嘴,仍是说不出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了,危险期算是过去了,估计是口渴,给弄一点水,不要一下子让她喝太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温热的水滑过喉咙,姚京茜感觉好了很多,她还想要,可对方却不再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能一下子喝太多,稍微忍着点,你能捡回这条命算是不错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盯着她,磕磕绊绊的蹦出几个字,“你,你是谁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放心好了,我肯定不是坏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你救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叶澜盛救的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叶澜盛?”她喃喃跟着念了一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,你不会失忆,不记得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当然是没有失忆,要是真的能失忆反倒好了,她定定的出了一会神,“他没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有,你们都没有死。不过你伤的比他严重很多,差一点死了。因为事情不可控,发生的突然,我们没有做到第一时间救援。得亏了叶澜盛命大一点,车头起火的时候,他醒过来,并把你从车上拖下来,还做了相对应的急救。给了我们时间,不然你还真捡不回来这条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抿了抿唇,胸口轻微起伏都觉得生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咬了咬牙,“那他现在在哪里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在隔壁养着呢,虽然没有你严重,但也伤的不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女人没再跟她多聊,只让她好好休息,就换了个看护过来照顾,自己出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屋子看着像是医院,但又不是医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女医生推开隔壁的门,叶澜盛早就醒了,他没有伤到什么要害位置,虽然撞了头,但只昏睡了三天就醒过来了,只能说命硬。不过他自己本来就早有心里准备,所以车子在冲下山崖的时候,有个自我保护意识,再加上他当时坐在后座,冲击力自然没有驾车的人厉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做戏要做圈套,还多亏了姚京茜有这种拉他同归于尽的心思,这一出戏就显得格外的逼真,没有任何纰漏。就是危险也真的是非常危险,是赌上性命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不管怎么样,最后的结果是可喜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那边,到现在为止,没有对这个结果产生任何怀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为此还专门发了一通脾气,他本打算生擒,结果人就这么死了,他这心里不爽的很,由于他的目的没有的达到,又见着薛琰如此高兴,他总有一种为人做嫁衣的感觉,所以忍不住要戏耍他一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再T国把他玩的团团转,根本没想给他介绍任何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至于薛琰那边,他们也没有透露任何消息,让他也以为叶澜盛出了意外身亡。叶澜盛还活着的消息,知道的人寥寥无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知道的越少,就越不容易透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为了保险起见,暂时先不交代,连叶沛那边都没有给交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感觉怎么样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咳了一声,“她醒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精神怎么样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刚聊了几句,估计耗费了不少精力。再等等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点点头,没有多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盯着他好了好一会,才收回视线,他醒来以后话就比较少,除了正事儿之外,几乎不怎么交流。她看的出来,他其实没什么耐心养伤,如果给他一双翅膀,他现在估计就已经飞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坐下来,拿了颗苹果,开始削皮,说:“很多事儿急不来,越着急就越是艰难,你现在首要做的就是把身上的伤势完全养好,养伤的过程中,保持一个放松的心态和愉悦的心情,是非常重要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余光瞥她一眼,说:“我也是医生,这些话你不用特意跟我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知道你是医生,但医生医人不自医,医生变成了病人,也只是病人,没有什么不同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用开导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谁说我在开导你,我只是无聊,也想找个人说说话,这不是也没别人么,就只能找你了。我是特聘过来的医生,一起来的三个,只让我留下来守着,就只负责你们两个人,我太无聊了。现在姚京茜渡过危险期,我也可以放松一下。你不一定要回应我,我自己说自己的,你想听就听,不想听可以屏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没回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之后几天,李诺几乎每天都过来跟他聊一会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大概一周以后,叶澜盛坐着轮椅进了姚京茜的房间,她躺着,人是清醒的,看起来精神还可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因为她身上有毒瘾,相比正常人,她的情况会危险很多,所幸这边设备齐全,保了她一命。这个地方,是梁钊挺早时候就准备好的急救场所,保命的地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看到他的时候,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,眼泪先于情绪落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还带着氧气罩,还不能够完全的自主呼吸,连说话都很费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觉得自己这条命是被刻意吊着的,没了身上的这些东西,她大概熬不了多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大概是看懂了她的眼神,说:“你放心,你死不了。想死也死不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大概是被气的,咳嗽了一阵,额头瞬间出了一层汗,脸色也变得煞白。动一发而引全身,她现在的状态简直是生不如死,还不如死了来的痛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太疼了,她觉得时时刻刻都疼,刺激着神经,每一分钟都是煎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恨叶澜盛,为什么要救她,要她饱受痛苦,她本来就想死,他死不死无所谓,她就想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走近,让李诺给她调整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姚京茜稍稍缓和,半天问道:“为什么要救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听不出什么语气,但肯定不是感激之情,看她的眼神就知道,她一点都不感激他,不但不感激,还有些怨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伤患在没好之前,肯定时痛苦的,而且这种痛苦只能熬着,没什么办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些痛苦是活着遭罪,如她就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说:“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又稳了一会气息,说:“别说的那么高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算高尚,是职业本能。看到人就想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才怪了,你就是想让我活着痛苦,是为了你二哥在报复我。”她咬着牙,额头冒着汗,一口气说出这句话。她扯了扯嘴角,把氧气罩拿下来,“我不会让你得逞的,我想死,谁都拦不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没说话,只静静瞧着她,眼神没有波动,眼里生出一丝怜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说:“恢复好以后,找个没人认识你的地方,重新生活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