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88章:牵手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今天去看了一眼演员试戏,正好就看到了季蔓菁表演,还挺出色的,面对着那么多人也没有怯场,眼里有光,可以感觉出来,对这一行是富有热情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仔细看了看简历,背靠的娱乐公司规模不小,有好多一线大牌,明显竞争力度也大。她出道一年左右,拍了一个网剧,是里面的恶毒女三,戏份不重,没什么起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后是上过一些综艺节目,都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以后,她都自己找戏,什么角色都会演,基本上都是跑龙套的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身边就一个助理,也没有特别正经的经纪人给她规划路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拍了下视频,然后发给季芜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收到视频的时候,正在插花,本来想弄完再看,盛舒让她先看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把满天星放下,拿过来看了眼,瞧见视频里的季蔓菁,十分的诧异。她立刻打电话过去,她跟季蔓菁很长一段时间没联络,季甘蓝葬礼过后,两人也没见过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芥蓝倒是提过几句,说是在闯自己的事业。原来是进娱乐圈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娱乐圈也是个大染缸,要真的有一天红了,她的背景必然是会被挖的干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她选择这条路,想来她也想好了会遇到的情况。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走出教室才接电话,“你妹妹不错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夸奖,季芜菁突然就不知道该说点什么,只笑了一下,说:“是么,选上的机率大不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知道,一会还要看他们怎么说,我会适当的提议一下。可以的话,这个机会我给你妹妹,我看她对这份职业也挺认真的,演技自然,还算有灵气,我觉得可以试一试,不一定非要用知名演员。就算不能当主角,也会给个配角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:“那真是谢谢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什么谢的,要不你也投资点?当你妹妹的大金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以么?我要是这样做的话,到时候她进了剧组,会不会有人拿有色眼镜看她?到时候欺负她什么的,我听说娱乐圈捧高踩低很厉害,没名气就没人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你要是资助上,我给你编个牛逼轰轰的背景,到时候肯定没人欺负她,还会可劲的巴结她。不过这个圈子容易浮躁,一步步来也不是什么问题,被人欺负了,也算是一种经验,想要在这里混的长久,要混出个名堂,最终还是要靠她自己的本事,只有她自己实力过硬,才有底气说话。该经历的还是要经历,你也别心疼,有句话不是说了么,慈母多败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笑了笑,“好了,我知道了。那这事儿就拜托给你,你也不必跟她说我的事儿。挂了,你做事儿,不打扰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挂了电话,薛妗正要进去,季蔓菁已经演完,从里面出来。她看起来有几分丧气,看了看时间后,又匆匆忙忙的走了,并没有注意到薛妗在看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进去后,坐在副导身边,随口问了句,“刚才那个怎么样?我瞧着形象还行,跟女主的气质还算有点靠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形象可以,演技看着有点生涩,演女主的话估计拿不起来。而且男女主演,导演心里有人选,他会亲自去约一下档期。怎么?这小姑娘你认识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副导也没有追问,只是把季蔓菁的简历换了个位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下午薛微过来,给他们带了些吃的,选演员也是件很累的事儿。薛微下午没什么事儿,就在这里跟他们一块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来试戏的人不少,男男女女都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些可能是新人,朝气蓬勃,情绪很饱满,所以也会有用力过猛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看的很认真,她难得觉得这件事很有趣,看着这些人用不同的方式演绎着角色,很有意思。她还专门拍了几个她觉得特别好的,发给了薛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个小姑娘长得特别好看,她也拍了个小视频发过去,问:【漂亮么?】


        

自然是没有得到回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试戏到下午五点结束,明天还要继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请副导和其他几个工作人员吃饭,她现在是制片人的位置,要管的事儿比较多,还要协调好这些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给她当助理,主要是学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去餐厅的路上,薛微给薛琰发信息汇报,【我跟姐他们一块吃饭,你要是没有应酬,一起过来?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今天没有应酬,他这会做完手头的一点事儿,就准备回去。看到她的信息,眉头拧了一下,又坐回了大班椅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刚坐下,王靖凯进来,“薛总,下班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。”薛琰没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看了眼,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没说话,王靖凯停了停,没有立刻就走,他有一种预感,薛琰可能会有需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果不其然,在他准备要退出去的时候,薛琰叫住了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晚上有约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:“有啊,女朋友准备了晚饭,要回去吃。难得今天没有加班,这会等着呢。”他抿着唇,压着笑,说:“薛总没地方吃饭?要不,你跟我回去,尝尝我这女朋友的手艺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哪个女朋友?前年那个看着可不像是会做菜的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早换了,这回是个贤妻良母,我家里人给介绍的。做菜手艺特别好,好去不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有应声,摸了摸下巴,似乎是在考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走进去,装作热情的样子,“走吧走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相处多年,有些反应和心思多少能够猜到,薛琰这会肯定是不想一个人待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勉为其难,“行了,别拉拉扯扯的,我跟你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进了电梯,薛琰随意的问:“准备结婚了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是不怎么想,但父母不允许,我妈身体不是特别好,得让她高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该结婚就结婚,你也玩的差不多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笑嘻嘻的打趣,“那你以后少配点工作给我,多留点时间让我回家,不然我怕结了婚,对方也会受不了我的工作性质,到时候跟我离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没事儿,你很快可以退休了,我看到助理办有几个工作能力很强的,可以顶替你的位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哎呦,薛总你这是准备喜新厌旧了?我这个薛总的红人要易主了么?想当初季芜菁来的时候,我也差点以为我要被取代了,快伤心死我了。薛总,今天我就在这里跟你交代了,我其实不喜欢女人,我最喜欢的是你呀。”王靖凯笑眯眯的靠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倒是没有躲开,由着他靠过来,然后一记冷眼看扫过去,“跟我开什么鬼玩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把头靠他肩上,下班时间,并不怕他,说:“放松一下,开心开心。你啊,总是绷着脸,又严肃又凶,女人不会喜欢这样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么?”薛琰耸了下肩膀,把他的头推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别总盯着扑上来的,这扑上来的也不是你的喜欢的呀,关键你得盯着你喜欢的。如果你多一点温柔,多一点浪漫,现在就不用跟着我回去吃饭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注意,是你拉着我去吃饭,不是我想跟着你去吃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是是,你说的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把嘴闭上,拿出你工作的态度,少说多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板,你有点人性吧,多说说话怎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就说点正经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整天说正经话,跟训导主任一样,多没意思啊。你平时跟薛微小姐一块的时候,也这样?你两说话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眼睛望过去,“闭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耸肩,做了个封嘴的姿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出了公司,薛琰没有自己开车,直接坐了王靖凯的车子过去,路上给薛微发信息,让她结束了过来王靖凯家接他,地址发过去,就收了手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找了家小龙虾比较出名的店吃饭,点了一桌子菜,三盘小龙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大家坐下来,一边吃一边聊今天来的这些演员,互相讨论什么的。讨论着讨论着,他们就开始八卦起娱乐圈里的是是非非,因为都是圈内人,知道的肯定比圈外的要多得多,而且料都比较保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在旁边听得津津有味,有些料爆出来的时候,简直难以相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顿饭下来,大家吃的很开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结完账,大家就散了,薛妗和薛微两人又坐了一会,还有一部分小龙虾没吃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还在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擦了擦嘴,说:“好玩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剥了一个,放在薛妗碗里,说:“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看来你是很有兴趣,怪不得坐着不肯回去了,明天还来么?”零久文学网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点头,“来啊,不来我怎么学习当制片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明天要去北城一趟,要跟着导演一块约两个演员吃饭。如果谈的好,主演就能敲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行,这边我盯着。”薛微点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一会你怎么说?我送你回去,还是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用,我刚给司机打了电话,他会过来,我还要去接薛琰。他去王靖凯家吃饭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啧了声,“他还去人家家里吃饭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耸耸肩,“他之前给我发了信息是这么说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看来他最近很寂寞,都跑去下属家里吃饭了,想不到他还能干出这种事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还在剥龙虾,一边自己吃,一边往薛妗碗里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拦了一下,说:“差不多了,我吃饱了,你别给我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等薛微把剩下的小龙虾都吃完,两人才散。薛微叫的司机早就在外面等着了,她今天喝了不少红酒,这会脸颊热热的,酒劲有点上来,不过不难受,脑袋晕乎乎的,反而有点舒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上车后,把地址告诉司机,然后给薛琰发了个信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这会一个人待在王靖凯家里,王靖凯的女朋友今天安排的是烛光晚餐,万万没想到他会带着自己老板过来,结果这烛光晚餐硬生生就成了三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倒是一点不尴尬,王靖凯的女朋友尴尬的不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蜡烛还点着,屋子里也散发着熏香的味道,有缓解情绪的作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吃过晚餐,王靖凯的女朋友收拾桌子,王靖凯在旁边帮忙,薛琰就坐在客厅里休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收拾完了,两人出去看电影,薛琰就留在家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走之前,王靖凯的女朋友还十分好客的给他洗了不少水果,茶几上的零食摆的满满当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出门之前,说;“今晚我们就不回来了,你想待多久就待多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他就麻溜的跑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懒得理他,等人走了以后,他就在他的酒柜里把珍藏的82年的红酒拿出来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等待的过程中,他搞掉了好几瓶王靖凯之前不舍得喝的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车子进了小区,薛琰已经在地下车库等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靠墙站着,手里拎着衣服,没个站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司机一眼就瞧见他,车子停在他的身边,立刻下车给他开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先把外套丢进去,而后弯身上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:“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今天怎么想到来王靖凯家里吃饭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让我把关,看看他女朋友,想结婚那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对啊,他年纪也不小了,到现在还没结婚。怎么样呢?还可以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那样,菜做的还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说还行,那应该是很好。什么时候结婚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说话,莫名的想到王靖凯说的那些话,默了一会后,说:“他今天说他喜欢我,所以一直不结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话一出,薛微莫名就被口水给呛到,猛地咳嗽两声,扭头看他,“你说的那么认真,我可是要相信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笑了下,转开视线,换了个话题,“你呢?看他们演戏好玩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怎么跟姐姐一样,就问我好不好玩,我这也是在认真工作好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喝酒了?”他的话题跳跃很大,似乎只是想问,到也不在乎她的回答,“这么高兴,在饭桌上喝酒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,这些人讲话都挺幽默,挺好玩的。还讲了好多明星的八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点点头,“所以弄到这么晚,没再一块去娱乐一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有,明天还要继续工作,反正我跟姐姐没有参与,他们也有可能私下里又去玩了。姐姐明天要去北城,这事儿就落我头上了,明天我早上就过去,就先不去公司报道了。提前跟你说一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哼哼笑了笑,“之前总要跟着我,上哪儿都跟着,回来以后都不跟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想我跟着么?”她眉眼含着笑意,眯着眼睛看着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是喝酒喝的恰到好处,喝舒服了的表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看了她一眼,没有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车子一路行驶,在路过闹市区的时候,她突然拍了拍车门,冲着司机喊,“停一下,停一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司机有些为难,只是放慢了车速,透过后视镜朝着薛琰看了看,等他的反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这会已经开始扒拉车门,想要下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一把抓住她的手,“你干嘛?车子还没停,你不怕摔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眨眨眼,说;“我打不开,我要下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下车做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想吃棉花糖,我看到那边有在卖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眼巴巴的瞧着,吧唧了一下嘴巴,说:“我想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还是小孩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车子还在动,薛微的脸垮下来,她转开头,有些郁郁寡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人有时候很奇怪,特别是情绪上来,特别想要吃一样东西吃不到的时候,会发火,也会哭。感觉自己是全世界最可怜的人,就那么一点点要求都不行,太惨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只是想吃一口棉花糖而已,近在咫尺都吃不到,也太可怜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,薛琰说:“前面红绿灯调头回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司机:“好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听到这话,回头看向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对视,薛微朝着他露出浅浅的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车子调头,找了个地方停下来,两个人步行过去,这个时间点,街上还热热闹闹。人多容易走散,薛琰就拉住了她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一块找到那个做棉花糖的,旁边有三四个小姑娘在排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左顾右盼,很快注意力又被别的东西吸引去,这边一圈有不少人出来摆地摊,卖什么的都有。她拽着薛琰,东看看西看看,棉花糖差不多被她抛在了脑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个人在街市里逛了一圈,握在一块的手没有松开过,最后又回到卖棉花糖的小贩这边,就要了一个原味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要很大的那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松开他的手,冲着老板比划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比划的比较夸张,老板笑了笑,说:“尽量满足你的要求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抱着手,盯着老板做棉花糖,并没有去注意薛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手被松开手,自然垂落在身侧,这个天气牵手会有些热,掌心里布着一层汗,黏黏腻腻的,并不是很舒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片刻后,他再次伸手抓住她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动作不是特别温柔,甚至有一点粗鲁,扯的薛微整个人都斜了一下。她回过头,看着他的眼神里有几分茫然,“怎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快点。”他不耐烦的催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点头,将这话跟老板说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棉花糖已经成型,越变越大,最后真做了一个超大的给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很开心,又想要挣脱他的手去接的时候,没有成功,被攥的紧紧的,竟然挣脱不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只好用左手,接过来后,拿给薛琰看,“让你先尝一口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