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89章:你有没有想我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轻轻柔柔的棉花擦过她的唇,留下薄薄一层,轻轻一抿,就有甜味入了舌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之间隔着一个大大的棉花糖,仅能看到对方的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眉眼弯弯,明显带着笑,她咬了一口棉花,入口即化,甜度刚刚好,“你吃的没有?”她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推开她的棉花糖,“自己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也不勉强,收回了手,高高兴兴的自己吃。她的酒劲还在,微醺的感觉就是轻飘飘的,走起路来像是踩着棉花一样舒服。她蹦蹦跳跳的,还忍不住晃起了薛琰的手,因为被他抓着,克制不住就摇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晃了几下,就被薛琰制止,“好好走路,这么多人,你这样会撞到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。”她特意转头,朝着他哦一声,眼睛闭着,像是醉了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吃完一半,薛微就有点腻了,新鲜劲也就过去了。她嫌拿着碍手,就递给薛琰,说:“你帮我拿着呗,好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现在不想吃了,但我也不想丢掉,你帮我拿一会。求求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把棉花糖递到他的手边,薛琰的手垂在身侧,并没有抬起来,她特别的弯腰下去,用木棍戳了戳他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催促,“拿着拿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语气里多了一点命令的口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不动,她开始不停的重复这两个字,像个复读机一样。薛琰被念叨的烦了,终于还是拿了过来。薛微心满意足,笑眯眯的看他一眼,说:“谢谢哥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喝了多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想了想,说:“也没有很多,这回是刚刚好,就只是微醺,感觉好极了。也就一瓶红酒而已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以后少喝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,遵命,大哥哥。”她半蹲了一下,嬉皮笑脸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把她拉到旁边,继续往前走,不挡在中间做焦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又朝着另一头逛了逛,这条街有点长,两人逛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最后,薛微的酒劲散的差不多,那种舒服的感觉慢慢的就没了,脑子里的那股兴奋劲也终于冷却下来。逛了那么久,疲惫感占据了身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低头看了看还握在一块的手,这一路手都没有松开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回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抬头,笑着点点头,说:“嗯,我正好累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回车子那边还有挺长一段路,走到半道,薛微看到了一家酒吧,里面有人唱歌,嗓音还挺特别,歌曲是原创的,调子还不错。她停下来,扯住薛琰,说:“咱们进去坐坐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回家了。”薛琰语气缓缓的,不是很凶,有点哄的意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:“就进去坐一会,我们两个一起喝一杯,我还没跟你喝过酒。而且,你不觉得这个小姐姐唱歌很好听么?咱们进去看看,说不定是个美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歪头,“什么意思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先进去再告诉你什么意思。”她用上另一只手抱着他的胳膊,强行拽着他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也是半推半就就的,进了酒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酒吧文艺属性,歌唱的有几分伤感,人还挺多,大家喝酒聊天。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来,服务生过来,薛微点了两个特色的鸡尾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的手松开,薛微在裤腿上搓了搓,手心里全是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顺势捶了捶腿,让自己放松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很少一块出来,也是第一次一起来这样的酒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仰起头看着台上唱歌的人,确实是个美女,长发大波浪,歌喉跟长相很不相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靠回沙发上,往薛琰这边靠了靠,说:“这唱歌的人长得好漂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么?”薛琰没看,一只手抵着头,眼睛看着她,“你很高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高兴啊,我今天特别高兴。”她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,说:“很难相信,你能陪着我一起逛街,还是逛这种街市。你今天也喝了很多酒么?闻着酒味比我还重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用鼻子发出一声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:“你喝了什么酒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红酒和威士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威士忌什么味道?我还没喝过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适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下次在家里尝尝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少喝酒。”他又提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很快,他们点的鸡尾酒上来,做的很漂亮,喝起来也很好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很快喝完一杯,又来一杯,连着点了好几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出了酒吧,薛微又晃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从后面吊着薛琰,说:“你背我过去吧,一走路我就觉得全世界都在晃,特别想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想吐先在这里吐了,一会别吐我身上。”薛琰拎着她的衣领,出来的时候,他问服务生拿了袋子,直接塞给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嫌弃的推开,说:“我不要这个,你放心,我不会吐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双手费力的圈着他的脖子,不停往上跳,“快点背我,不然我就要躺在地上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之后,她又跟复读机一样的反复说背我两个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唐僧念经一样,薛琰最终妥协,把人背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很轻,她本来就瘦的,现在稍微胖一点,还是很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酒吧距离停车位不是很远,可薛微却觉得好像这一条路没有尽头,感觉在他背上趴了很久,久到她迷迷糊糊睡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醒过来的时候,人已经在家里的大床上,不是她自己的房间,是躺在薛琰的房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不在身边,床头放着一杯水,热气已经散掉了,杯壁上结了水珠。她揉了揉额头,看了一下时间,已经是凌晨两点钟。她喝下半杯水,先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,然后走出房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走廊里的壁灯是整晚都开着的,她走向书房,这个时间点,薛琰不在房间里的话,一般就是在书房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走到书房门口,耳朵贴在门上,静下心来仔细听了一会,隐约能听到里面有说话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估计是在谈什么重要的事儿,都这么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夜里谈的事儿,多半都是见不得光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想了下,摁下门把,轻轻的推开一条缝隙,说话声清晰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我明天上去的飞机过去,你到时候只要把什么都安排好就行,其他不用多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越是跟凌随有嫌隙的,我就更是要亲自过去,就这样。时间不早,先休息,明天还有很多事儿要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余光一瞥,瞧见书房的门开了条缝隙,他挂了电话,把手机放在桌子上,发出啪嗒一声,下一秒,薛微就直接推门进去,“这么晚了,你还在忙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应声,只是倚靠着书桌,目光深邃,瞧不出喜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在距离他三步之遥的地方站定,说:“原来酒吧距离停车的位置这么远的么?我竟然睡着了,我记得也不是很远的,这次好像真的有点喝多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不继续睡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想来看看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回去睡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往前一步,说:“你明天要出差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是都听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就听到你要出差而已,你要去哪儿?怎么听起来还挺严肃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的目光定在她的脸上,没有立刻回应,就这么静静的看了她好一会,才站直身子,伸手搭在她的肩上,说:“这不是你管的事儿,先去洗澡,再睡觉。你明天不工作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没有多问,只道:“那你注意安全,我在这里等你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先回自己房间洗澡,弄完以后,快三点了,她想了一下,还是跑去了薛琰的房间,他已经洗完澡,正准备躺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没管他答不答应,直接钻进了被窝,钻到他身边,一把抱住他,说:“睡觉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最终,他们两四点多才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天,一早薛琰先起来,薛微醒了一下,又睡了过去,昨天弄的太晚,身子累的很,她连眼皮子都抬不起来,只是抓着他的手,说:“早点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等他出门以后不久,薛微就起来了,她先回自己的房间,简单整理了一下自己,洗漱好以后,她从床头柜里拿了一张手机卡,重新插上以后,发了个条信息,然后再取下来,重新找了个地方存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放好以后,她坐在地上发了一会呆。qq


        

也许她这个行为是多此一举,她倒是希望自己是多此一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由的回忆起昨天发生的一切,像是一场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搓了搓脸,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后才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还没有准备好早饭,薛琰走之前交代,让她早上好好休息不要打扰,叫她睡到自然醒。小舞看到她下来,还有点惊讶,“你怎么那么早就起来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醒了以后就有点睡不着了。而且我今天还有事儿,过会就要出门,不能掉链子,你给我泡个咖啡,黑咖啡就行,我得提提神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板还说让你睡到自然醒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笑了笑,在餐桌前坐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去准备早饭,先给她端了咖啡上来,瞥了她一眼,脸上的笑容很明显,而且眼神也是别有意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次出来,还是这样,薛微注意到,“干什么这么看着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说:“昨天你们一起回来,是一起出去逛街了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路过街市,就下去逛了一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坐下来,“昨天他可是抱着你回来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都睡着了,不抱我怎么办?拖着我回来?太不厚道了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,我是想说,我觉得昨天薛琰抱你回来的时候,样子有点温柔,脸上还挂着笑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瞥她一眼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:“没想说什么,就是跟你汇报昨天的事儿,现在你是我的老板,有任何事儿我自然都要给你汇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嘁了一声,喝了口咖啡,苦的五官都皱了起来,“这咖啡比药还难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要不要放点糖?或者牛奶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用,一会你帮我弄一壶这咖啡,这一天我都得靠这个续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我这就给你去弄,你慢慢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走开,薛微喝着咖啡若有所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拿起手机,给薛琰打了个电话,黑咖啡多喝几口,就慢慢的习惯了这个味道,也就没那么难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么早起来了?”薛琰还在路上,正好到了公司,走之前他还要交代一下公司里的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说:“不早了,我今天还有事要做,不能赖床的,你走之前也不把我叫起来,就这么由着我睡觉。本来,我也好送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送我到哪里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送你到机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今天休息吧,我已经给薛妗交代过,她会找其他人去看着,上午你就在家里睡觉。等下午再过去也不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:“我这会都起来了,妆也画好了,再躺回去睡觉又要折腾一番,倒不如出门做事儿。你现在到哪儿了?几点的飞机啊?我还来得及去送你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用,你好好待着吧,别想着跟我一块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哼哼笑了笑,说:“这都被你发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了,我挂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注意安全,早点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挂了电话,薛微三两下就把早餐解决了,随后她就带着小舞出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由着没有休息好,薛微一个上午都在打瞌睡,多少咖啡都没有效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下午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,薛微就近找了个旅店睡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可能是咖啡喝多了,真躺下来,反倒又睡不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躺在床上,闭上眼睛,脑子却安静不下来,老是想东想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又看了看时间,这会薛琰应该已经到了出差地点了,他没讲他要去什么地方,但肯定不是公司的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的飞机因为出了一点点故障,一直拖了两个小时才起飞,原本该是十一点半抵达,推迟到了下午两点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飞机落地X市的时候,齐润已经等了半小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是一个人过来的,扣着鸭舌帽,衣着简单低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汇合后,先上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开车的是个黄毛小子,一身腱子肉,手臂上有纹身,穿着黑色的贴身背心。上车后,冲着他打了个招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叫我黑子就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说:“这是随哥那边的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点了点头,没多问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开始介绍这边的环境,明天的交易地点是在船上,是对方选的地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黑子适时插嘴,说:“我到时候只负责把你们带到码头,这船我可不上。老万这人特狡猾,又损的很,随哥跟他之前有点过节,要不是有四面佛在从中调和,两人早就闹崩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这么说,这位老万跟随哥实力相当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黑子透过车前镜往后看了看,只哼笑了一声,没有正面回答,“你猜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笑了笑,并不生气,“我猜什么猜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黑子咧着黑牙,嘿嘿的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不再说话,车子一路开,出了市区。他们要去隔壁县城,车程大概三个小时,到了以后,薛琰跟着齐润住在旅店,环境很一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一趟还是有风险,特别是交易地点在船上,我提前去看过去了,那是一条不知道通往什么地方的溪流,我组了一条小船绕进去看了一圈,两边都是山,没有人家。也没有尽头。到时候若是在船上发生什么事儿,可以说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还是不要亲自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点了根烟,抽了一口,把烟灰缸挪过来,倒上水,“你没听到么?这个老万跟凌随不相上下,还有他们之间那个叫四面佛的,我更感兴趣。凌随嘴巴紧,说不定能从老万这边入手。这一趟,一定得去。你做好全面准备,这就是一场交易,不用想太多,只要我们不主动挑起问题,就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而且这个地点也挺好,免得有人听墙角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拍拍他的肩膀,说;“胆子大一点,没什么问题的,我们是要赚钱,不是要命。这些人也是要财而已,正常情况下,是不会动火,真要动火,除非是凌随想要我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看了他一眼,说:“也会有这种可能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会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觉得你还是好好的再想一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吧,今天先这样好好休息,该安排的都安排妥当,只要上船的人,都是跟我一条心,没有第二条心,一切就不会有问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出去,薛琰慢吞吞的把烟抽完,而后把烟摁灭在烟灰缸,拿出手机,上面有两个未接电话,几个短信,都是薛微发过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回了个电话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秒接,显然是在玩手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到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听到她关门的声音,“还没结束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啊,今天来的人更多了,可能要搞到晚上。明天就结束了,我看副导已经差不多有人选了。你现在在做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刚到没多久,坐着休息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那么晚,不是一早上就去了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中间有事儿耽搁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。”薛微应了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落下,薛微就没了话,两人都安静下来,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靠着墙站着,揉了揉眼睛,等了一会后,笑说:“你怎么不说话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是也没说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突然不知道要说什么,有点想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一只手抵着头,闭着眼,手指揉着太阳穴,嘴角微微扬了扬,“挂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,那你记得吃饭,不要忙忘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正要挂断的时候,薛微突然又说话,“薛琰,你有没有想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手机挪开了一点,但还是能听清楚她的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手顿了顿,没有立刻拿回耳边,他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色,脑子里莫名的响起齐润刚才说的那番话,好一会之后,才将手机放到耳边,“你说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