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95章:查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去了一趟交货点,四处走访,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了解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为了逃脱警方的盘问,毁了一批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警方手里抓了一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是个小喽喽,不足为奇,说严重不算严重,但这一次警方那边抓的那么准,叫人怀疑是有人通了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明面上就是这么个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以这事儿来冤枉薛琰这边的人,实属有些牵强,除非他们是另外抓到了把柄,故意设下的套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齐润将这件事,仔细的给薛琰汇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在北城见了梁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见面的经过比较繁琐,但无论如何,还是见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算是他们第一次碰面,之前都是以通话的方式,或者用秘密的联络方式互通有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次情况特殊,不得不面对面的谈一次,梁钊也不得不亲自出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最后关头,绝对不能功亏一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面对面坐着,一张简陋的桌子,中间放着两杯茶,一包香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钊拿了烟盒,抽出一根递给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接,靠着椅背,无声的看着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钊自顾自的点上烟,将打火机丢在桌上,吸了一口,烟雾缓缓吐出,灯光下的烟雾形状十分突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有那么多耐心,他的心里没有那份无谓的正义感,这件事做的心不甘情不愿,自然就没有耐心跟他耗,“先把事情说清楚,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?他们为什么会突然疑心到我的身上?还有这次的交易,你们的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?是不是你们里面出了内鬼,你们自己也不知道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钊抬起眼,目光深不见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冷笑,“不会是被我说中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等梁钊说一句,薛琰已经沉不住气,一掌拍在桌子上,身子往前,“我的底要是都被爆了,请问你们该怎么保住我?还有与我有关的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想多了,我的人里面不会有内鬼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你给我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凌随对你早就起了疑心,觉得你这一路太过顺畅,凌随安插在你身边的人查到了蛛丝马迹,但到底查到的是什么,我的人没有探查到。这次也是我的失误,本想让他消除戒心,却不想被他一石二鸟。与你见面的那个四面佛,应该是假的。四面佛不容易出面,他的行踪十分神秘,不至于因为你特意跑来一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所以跟我见面的那个人,是凌随安排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不是很清楚,我已经让人去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面上没有表情,沉默了好一会之后,才轻扯了一下嘴角,哼笑出声,他慢吞吞的挽起袖子,“你说,我现在应该说点什么?或者说,接下去我还能做什么?你这一步棋,把我走死了,对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先不必着急,他现在还不能确定,是你里面的人出了事儿,还是你这个人出了问题。还有机会,只要你不自乱阵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皮笑肉不笑,“我不知道还要不要相信你,我突然觉得我根本就不该答应这事儿,不答应我起码还能活着,这答应了,我反倒命悬一线了。你现在告诉我,叶澜盛是死是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钊抽完一根烟,摁在地上,笑了笑,说:“不如我问问你,你是希望他活着,还是死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要跟我绕弯子,我就要一个答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是死是活,对于来说很重要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很重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落下周遭陷于沉寂,两人对视半晌,梁钊答:“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眉梢一挑,似是在探究他这句话的真假,其实他一直不相信叶澜盛是真的死了,可种种迹象又表明着他应该是死了,而且死的很意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家人的反应,还有叶澜盛的财产分割情况,表明他没有防备,所以这股份便落在了薛微的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叶澜盛是什么人,叶沛是什么人,这些个巡捕,一个个的将他保护的跟小鸡仔一样,怎么会死的那么容易?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笑了笑,“他死了,你是怎么跟叶沛交代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钊叹口气,“意外谁都没有办法阻挡,我已经尽我所能的保护他,谁能想到姚京茜这么疯狂,她不但没有听凌随的话,也没有真心的想要帮助叶澜盛,只一心一意的想要带着他一块死。谁能阻挡一个有预谋的疯子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叶沛没责怪你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一直就是个讲理的人,他心痛,但也不管无缘故的责怪。倒是自责,没有能够帮上忙。”梁钊往前探了探,又抽了根香烟出来,递到他手边,说:“这件事若是做好了,往后叶氏就是你的了,不会有人跟你抢,那股份不已经在你妹妹手里了?你跟你妹妹关系如此亲密,她的就是你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把他的心思如此直白的说出来,薛琰微的愣了下,而后笑起来,“你这么说,都弄得我有些不好意思了,显得我没有大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每个人都要这大义的,各有目的,反倒最好。这些个大义我们这些在职的人有就够了。还有一点,你得牢牢记着,邪不能胜正,你要是有了其他心思,逃不过我的眼。往后的荣华富贵,利益钱权,就跟你永远无关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将薛琰手里的烟拿过来,亲自放到他嘴里,亲自给他点上这根烟,“抽完了,我安排人送你出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咬着烟,没有办法说话,他抽了一口,低低的笑了笑,没有再多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回到酒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的人已经等在门口了,见他进来,就一起走到他跟前,“薛总终于回来了,我们可是等了您快一个小时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瞥了他们一眼,不以为意,说:“急什么?我是来这边工作的,你们以为我是来玩的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对,薛总是个大忙人,是咱们没想到。那薛总现在忙不忙?不忙的话,去见一见我们随哥?随哥可是等着招待您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上去换个衣服,可以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,当然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从两人中间走过,回到房间,抽了根烟后,洗了个澡,换了一身简单的衣服,就跟着他们一块去见了凌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次见面,是在凌随的宅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宅邸位于近郊,宅子不算大,就是普通的别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门口把守森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进门时,屋内有音乐声,是有人在弹古筝,还挺典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坐在沙发上,有两个美女在旁边弹奏古筝,看起来年纪很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闭着眼听着,似乎没有注意到薛琰过来,继续沉静在音乐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也没有人过去跟他说,薛琰倒是无所谓,站在旁边等着,心知他是故意为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一曲结束,凌随才睁开眼,余光瞥见他,“什么时候来的?怎么不出个声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坐直身子,整了整衣服,摆手让那两个姑娘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冲着薛琰招招手,“过来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依言过去,只坐在一侧的单人沙发上,“随哥好雅兴,还喜欢古典乐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哪里懂这些,就装个样子,毕竟我现在也算是个有头有脸的生意人,有些东西必须要有,我想总是听这些,总能提升点气质,是不是?我不像你们,一出生就是含着金钥匙,从小就有钱,有最好的教育,身上的那股气质,是与生俱来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摆手,“什么气质不气质,落魄贵族什么样,您没见过么?气质不能当饭吃,最重要的还不是那几个钱,谁钱多,谁就能说得上话。您肯定比我看得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摸了摸头发,佣人送了茶水上来,他接过一盏,喝了一口,说:“这次出来,怎么不带着你妹妹?之前我听说,你可一直带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次来的匆忙,顾不上,就没带着。再说,之前她招待四面佛,也累着了,就让她在家里休息。怎么?您想见她,不想见我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是自然,见她比见你让我开心多了。毕竟美女谁都喜欢,对不对?你这妹妹,生的标志,更重要的是聪明伶俐,我瞧着喜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么?没想到随哥对她印象那么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笑了笑,一只手拍着手边的抱枕,一下又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一时无话,只剩下他拍打抱枕的声音。3a阅读网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垂着眸,目光落在茶盏上,神思几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凌随才停下手上的动作,他身子往前,双手撑在膝盖上,看着薛琰,说:“都得到佛爷的赏识了,高兴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侧目对上他的目光,笑了笑,说:“随哥是在跟我开玩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谁跟你开玩笑,佛爷这么亲自见一个人,可是头一次。你可要高升了,以后指不定是要骑在我头上,我给你打下手做事儿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随哥,你是真的爱开玩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笑起来,“你不信啊?”他起身,一屁股挪到薛琰身边,两个人挤在一张单身沙发上,他手勾住薛琰的脖子,凑到他耳边,低声说:“我告诉你啊,进我们这里当卧底的安保员不少,也是有变节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最近啊,我发现我身边的人又不干净了,一个陈固还不够教训的,又来一个。他们真当我是吃素的。你呢,也要小心点,你现在比我还树大招风,你又是个新手,估计随便就安插进了人,你自己都不知道。要不要,我帮你查查?对付他们,我现在很有一套,一查一个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对视着,薛琰眼里含着笑意,“您的意思是,我身边出现卧底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不是你身边出现卧底了,那就是你出问题了。你有没有问题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嗤笑,“您觉得我有没有问题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收回手,又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上,“有问题的,迟早会露出马脚,没问题的,就不会自乱阵脚。不过我觉得像你这样利益为上的人,应该没那么多正义感,像以前的叶澜盛那样,喜欢当英雄。现在落得什么下场,你也看到了,就算我死了,也会有人替我报仇的。你瞧他们费尽缉毒,缉得完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不说私下里,就是明面上那些个被爆吸毒的明星,就不在少数了。真要当这个正义之士,也得想清楚自己是否能够承受住往后的事儿才行。我觉得吧,你应该不会甘愿当一个没有身份的人。享受了一辈荣华富贵的人,一下子要穿粗衣吃粗粮,谁能受得了?我保证你受不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端起茶盏,浅浅抿了一口,说:“既然您知道我受不了,您有何必跟我说那么多?弄得好像是在劝说一个正义之士变节似得,听得我很别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哈哈笑起来,“你说的好像有几分道理。说了一圈,最后我还是要问问你,需不需要我帮你查查?你自己没有经验,估计查不出什么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有第一时间回应,只是端着茶盏,仔仔细细的喝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?有问题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好啊,这能有什么问题,您也是为了我好,您这般好意,我当然要领了。若真的有卧底在我身边,因为我坏了咱们的大事儿,对我也是危害。不过您也说了,我树大招风,卧底就算查出一个,也会来第二个。随哥还是得教我辨别人鬼,才能防住那些讨人厌的安保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个嘛,不必着急。咱们有的是时间,我会慢慢教你的。对了,你这一趟来北城是什么业务啊?刚他们跟我说,他们在酒店门口等了你一个小时,去哪儿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谈生意,不过谈的不顺,就自己找了个地方散心。本来我也是准备亲自过来找随哥您,那批货的事儿,还有您在电话给我说的,再有佛爷的事儿,我总得过来跟您交代一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:“还有你薛总谈不顺的生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没有,多的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今天我得好好款待你一下,安抚你这受伤的心灵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就谢谢随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晚上,薛琰留在凌随的宅邸吃饭,又一道喝酒,凌随还找了不少女人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家里面搞了个派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直闹到深夜,这群人开始吸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人拿了一包递给他,薛琰拿了,没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这会已经走开了,他自己也不碰这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快天亮的时候,薛琰才从凌随的别墅离开,彻夜未眠,他累极,但路上也没有睡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敢合眼,司机是凌随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回到酒店,他才稍稍松口气,躺下后,却依旧无法入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刚躺下没一会,凌随的电话又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起身,接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回去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,都散了,我也就回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时候回深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明天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行,我今天已经安排人过去帮你查人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揉了揉额头,“您还真上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上心怎么行,这人待着越久,对你对我都不好。我可不想被你连累,这人我查出来以后,就交给我处置了。到时候直接暗中带走,也不会叫人起疑。你是明面人,盯着你的人多,以后你可别亲自再去走货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他的声音黯哑,彻夜未眠,精神高度集中,这会累的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挂了电话,他又重新躺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闭了一会眼后,又蹭一下坐起来,凌随去查人,未必查不到他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既然有能耐一查一个准,那就能查到他身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既然梁钊说了那句话,应该能够帮忙摆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拉开床头柜的抽屉,里面放着一盒烟,他坐过去,点了根烟开始慢慢抽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天过的极慢,薛琰睁着眼,看着外面的天渐渐暗下,又逐渐亮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回去的机票定在中午,他就睡了三个小时,就被电话吵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来电是小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到这个号码,他顿了顿,等到铃声结束,他还没有接起来。紧跟着,就来了第二个,第三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四个的时候,薛琰才接起来,不等他说话,小舞便焦急的说道:“薛总,微微不见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仔细找了么?问过薛妗没有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都问过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的,我早上去敲门,人就不在里面了。我看了屋子里的监控,只看到她进房间,没看到她出来。是不是家里有内贼?有人动了监控,夜里把人弄走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喉头动了动,“我中午的飞机回来,你先叫人仔细去查找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:“我都安排了。”她顿了几秒,小心翼翼的问:“薛总,你,你是不是知道微微到哪里去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是在推卸责任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语气冷沉,小舞立刻噤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好做你的事,微微要是找不回来,你要负全部责任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到机场的时候,凌随就在那边候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说是送送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只开始的时候寒暄了两句,就并肩往里走。凌随双手背在身后,脸上噙着浅浅的笑,快到安检口的时候,轻轻叹口气,说:“可惜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可惜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停住脚步,侧身看向他,拍拍他的手臂,说:“原来那种正义感是会遗传的,尤其是英雄的后代。你我都信错人了,真是人不可貌相,我是小瞧她了,你也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一直盯住他没放,“是有点伤心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在身边养了那么多年,总有点感情,我没想到她会背叛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:“所以啊,我怕你心慈手软,这人我就先带走了。这人无端端消失,你要找个妥善的理由安抚好那些人,否则的话,你得有一大堆麻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