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97章:死了也好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:“微微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,微微不在,我想我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站起来,说:“还希望薛总能够放我自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嗤笑一声,“你现在都有胆量跟我提要求了?是觉得自己跟微微关系好,我会看在她的份上,给你优待?还是你觉得薛微之前说你是她的人,以后都不用再听我的话,你把这句话真当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垂着眼,神色平静,没有半分畏惧,姿态格外坚定,说:“我有自知之明,从一开始我就是您的人,您的话我不能不听。但如今在我心里,微微是我的亲人,她有事儿您可以忍着,我忍不了。您不方便去找,我就自己去找,一定要把她找到为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等我从这里出去了,我就不是您的人,也不是薛家的人,我就只是我自己。我代表我自己找她,这样可以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沉默的看着她许久,久到小舞怀疑他没有听她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会留着一个对我没有忠心的人,我这里不养闲人,你滚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:“谢谢,薛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当晚,小舞就离开了薛宅,之后的行踪就再无人知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之后,薛妗联系她,也都联系不上了。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切都归于正常,薛微不在,没有影响到任何人,任何事,反倒变得更加顺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事情发生之后,薛琰没有给凌随主动打过一个电话,照常做他的事,不为所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周后,凌随才打电话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还真是一个字都不过分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笑了笑,“需要过问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这妹妹背叛你,你就不想亲自过来问问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事儿您不是最在行?还需要我问什么?我没什么可问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叹气,“我原本还以为你们感情要好,你之前那么带着她,信任她。结果被她摆了一道,你一点都不生气?要不是我的人调查的清楚,遭殃可是你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:“所以多亏了随哥您了,我也是没想到她还有这种心思,既有这种心思,也确实留不得。我之所以留着她,是觉得她没什么本事,也没有自我。这样的女人放在身边,就是图个轻松自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:“所以啊,这女人不能只养着一个,养着一个容易出事儿。不过这丫头嘴巴倒是紧,什么手段都使上了,还是不说。要不,你亲自去问问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需要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当然需要,我身边的安保员还没找出来呢,我得从她嘴里撬出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您要是觉得我能问出什么,那我就去一趟。但您都问不出来的,我想我也问不出什么来,她都能背叛我,就不会对我有任何情分可言。是不是您用的方式还不够恨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笑了笑,这笑声里含着嘲弄,“要不然,你还是去看一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好啊,顺便我也能去出出气。这人,您关在哪儿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沉默下来,没有立刻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停住了手上的动作,抬起眼,盯住放在桌上的手机,他开的是免提,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手机号码,仿佛像是盯着凌随本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等了一会,道:“随哥您不来提醒,我都忘了,在她身上我还有东西得拿回来才行。所以这一趟,我还真是必须要亲自去一趟。随哥您要是不放心,您可以跟着我一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笑了笑,“这我有什么好不放心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瞧着随哥您应不下来,可能是觉得我对她有情,过去瞧了她,会对她心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说对了,我还真怕你心软。毕竟是在身边这么多年的女人,要说一丝情义都没有,怕是不可能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放下手中的钢笔,拿起手机,放到耳边,起身行至落地窗前,瞧着窗外林立的高楼大厦,笑道:“之前佛爷来的时候,给我讲了讲关于他妹妹的故事,不知道随哥您听过没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故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的妹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,还因为那个人背叛了他,最后他成全了他的妹妹,让他们永远在一起,永生永世不得分离。他的妹妹也永远的留在了最好的年纪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然后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说:“当时佛爷还赞我们兄妹关系好,对薛微也格外的好。我也是没有想到,我会跟佛爷遇到一样的情况,既是一样的情况,有佛爷的处理方式在前,我自然也是跟他一样。只是唯有一点不同,我这个妹妹身上还有我必须得到的东西,等我要回了我的东西,这个妹妹也就不是我妹妹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随哥,这也算是我的家务事儿,您看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等他说下去,凌随便用笑声打断了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暗自吸了口气,一只手插进了口袋,微微握成拳,等着他的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:“我赢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一顿,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紧跟着,凌随道:“打这个电话之前,我就跟我手下打了个赌,赌的就是你会不会问我要人,我猜你会。所以,我这是不是赢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笑了下,“既然我都让您赢了,您是不是应该给我这个面子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吧,到时候我跟你一块去见她,我也想瞧瞧,这是怎么个硬骨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挂了电话,薛琰往后退了两步,身子靠在了桌子上,双手撑住,手机差一点落在地上。他揉了揉眉,觉得有些累,但走到这一步,他已经退无可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和李诺在漳县待了半个多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的多数时候待在家里,偶尔会出去一趟,踩踩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天,他出门,去了一趟那两孩子住着的地方。要走的时候,正好就看到了岳湘戴着鸭舌帽,牵着两个孩子下楼,去附近小花园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到岳湘,他稍稍停了停,而后往私下扫了一圈,看着没什么人跟着,到了小花园以后,里面倒是有不少人。按照李诺说的,那些看护他们的人,都是混在人群里,叫人不会轻易察觉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可能是老人,也有可能是少女少年,那一群人里,皆有可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瞧不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要凌随那边一日安定,这边就一日不可惊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微为了掩护住薛琰,被当成是叛徒由凌随抓走的事儿,叶澜盛都知道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人落在了凌随手里,恐怕是凶多吉少,想要把人最快速救出来的办法,就是这一对儿女。可梁钊不同意,一旦动了这对儿女,凌随必然警觉,到时候功亏一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自有法子把人救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盯着岳湘,站了良久后,才转身离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回到公寓,他主动找了李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这会正在炖中药,满屋子都是中药味,叶澜盛最近喝的多,对这股子中药味有些难忍,不由皱了皱眉,“这些重要不用熬了,我不喝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为什么?你没觉得自己身体日渐康健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说:“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这话说的,伤了我心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要见岳湘。”叶澜盛不跟她拉扯别的,直接道明来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”李诺惊讶于他说的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要跟她见一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疯了吧,你见了她,不等于自爆么?到时候凌随就一定知道了,要是我没弄错的话,岳家跟你可是有仇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有仇。但她如今为人母,两个孩子的安危,她应该更为重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继续看着火候,说:“她明知道凌随是什么东西,还跟他生孩子,这说明她没有是非观念。生了孩子又如何?已经变坏的人,她没有退路,她只能继续往前。为了她自己,也为了她的孩子。叶澜盛,平日里我可没看出来你这么天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笑了笑,“我认识她,我知道她本性不是这样。如果我不能亲自出面,那就你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能说动她,这孩子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弄出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看着他,沉默了一会,还是摇头,“不行,这太冒险了。万一她真心喜欢凌随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会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就那么笃定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说了,我以前跟她熟悉的很,我知道她的本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还是摇头,“不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往前一步,“那我问你一句,你们准备怎么把薛微救出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等李诺说什么,他又问:“到现在为止陈固在哪里?是被救出来了,还是已经死在凌随手里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顿了顿,“当然已经救出来了。”言情888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说这话的时候,很心虚,你发现了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张了张嘴,叶澜盛一把抓住了她的衣领,压着怒,说:“你跟梁钊说清楚,最好是把季芜菁保护的死死的,如果她有任何意外,我才不会管你们什么大局不大局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说完,转身就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暗自吐了口气,想了想,还是给梁钊打了个电话,将情况说了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钊哥,这个薛微,有把握救出来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梁钊没说话,片刻后,才道:“肯定是要救出来的,你把叶澜盛看住了,绝对不能让他乱来。叶家这边很平静,现在有薛琰周旋着,凌随早把叶家个忘了。你跟他说,他要是冒头,那才是要给季芜菁惹麻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说:“不过我觉得他说的也没错,如果岳湘这边能说动,也不是坏事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敢冒这个险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是想试试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现在这个时候,不能冒这个险。我收到消息,他们很快会有一笔大交易,到时候四面佛会亲自出面,薛琰一定会参与其中,到时候咱们便可以一网打尽。小不忍则乱大谋,明白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知道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天,李诺自己出去了一趟,她跟叶澜盛不同,她可以借机接近岳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带着两个孩子在母婴店买东西,李诺想了下,便走了进去,一边挑东西,一边若有若无的往她身边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母婴店里有个小型的娱乐区,这会两个孩子被抱过去玩,岳湘一个人在看东西,她看起来不是很高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暗自观察了一会,才主动搭话,说:“你能帮我看看这个奶瓶么?适不适合新生儿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岳湘闻声侧过头,先看了她一眼,“这个不行,要那种。”她指了指另外一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谢谢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看着不像刚生过的样子。”岳湘随口一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我生,是我姐姐刚生,孩子来的着急,都没有准备,我就替她来买些东西。但我不太懂,也不想被这边的导购忽悠,就自己在网上看着攻略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岳湘点点头,还算热心的帮她挑了几样东西,“纸尿片要多买一些。”岳湘瞧着这些东西,神色暗了暗,虽然她生了一儿一女,可她也没有亲自养育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今的日子,她每日都过的心惊胆战,看着两个孩子,她心中更是焦虑难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看出来她心中有郁结,“刚才那两个孩子是你的孩子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朝着儿童区看了眼,笑道:“真是好可爱的两个孩子,是双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岳湘: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真厉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岳湘笑了笑,瞧着两个孩子微微出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犹豫后,还是凑近在她耳侧道:“如果你想改变现状,就来找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将手里一包纸巾递给她,“谢谢你,我这会就结账走了,不然我姐姐该等着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岳湘定神,看着她,一直到李诺走开,她才立刻回神,收住脸上的表情,恢复常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诺回到公寓,心跳的很快,她有些心慌,不知道结果如何。一旦出错,那就完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周以后,薛琰才接到凌随的消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人就关在他们的货源地,也算是凌随的地盘,薛琰自己飞过去,没有带任何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机场,就有凌随的人过来接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先他一天到达这里,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带他去见薛微,也没见到凌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到第二天,他下楼,在酒店门口看到凌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似是特意过来接他的,看表情有几分严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说:“不用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昨天,有人来救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有追问,只等着他继续往下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的人追到了山崖边,她跳了悬崖。海浪很大,我的人找了一夜,不慎折了两个在海里,人没找到,应该是没有生还的可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眼里隐着怒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面上没有任何变化,默了一会后,说:“看来随哥您的人里头,不止一个不干净的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眯了眼,“谁说不是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站了一会,一时谁也没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很快回神,“你瞧,让你空跑了这一趟,现在人没了,怎么办?她身上那些股份,你打算怎么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叹气,“得回去看看情况。我对外说她是出国散心去了,现在人没了,也没有遗体,对外不好交代。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就当她一直活着,她若是活着,那些股份我倒是还能操控,她现在死了,我才不好办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次算我对不住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笑了笑,“咱们同坐一条船,您也不是故意为之,有什么对不住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:“既然来了,就一块吃个晚饭,我带你去瞧一瞧她跳下去的地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随后,两人找了一家餐厅吃饭,饭桌上的气氛不太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显然也有心事,自己人里头出了问题,他自是不快,而且到现在为止他也没把这人揪出来,眼下他瞧着身边哪一个都有嫌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饭后,凌随就带着他去了关押薛微的地方,那地方在半山腰里,这边多深山,十分隐蔽。房子看起来很普通,里面的摆设也都正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入了厨房,下面有个通道,里面才是别有洞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进入后,能闻到一股子血腥气,空间挺大,中间一把凳子,凳子上有血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里面被扣着十个人,被摁在地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些都是看管薛微的人,能进到这里救人,肯定是有内应,必然是这几个人里面出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随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样?都不肯认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认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,不认就不认吧,这些人我全部都不要了。但每一个都给我好好处理,包括他们家人亲人,只要跟他们沾亲带故的,都给我别放过!你们跟着我的时间也不短,应该知道我这个人,宁杀错不放过。你们要怪,就怪那个出卖了我的人,他不承认,就害得你们和你们的家人要与他陪葬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落下,一片死寂,能听到他们粗嘎的喘气声,听出他们的害怕和慌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的目光在那些人脸上扫过,他不由的想,薛微被他抓到,来到这里时,会是什么样子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还能跑,还有力气跳崖,应该不算太坏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么现在,你们有没有想说的?没有的话,就这么决定了,不会再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在他们跟前来回走动,走了一圈又一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没有人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那就这样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凌随就带着薛琰上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一言不发,带着薛琰上了山,这里距离山崖不远,就是路有点难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断崖,风大,还能听到海浪打在石壁上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断崖边上,还有一只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是薛微落下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鞋子上也沾着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弯身捡起来,而后朝着下面看了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说:“你可小心点,那边的石头滑,别一不小心你也跟着掉下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往后退了一步,笑了笑,下一秒,他便将手里的鞋子抛了出去,“死了也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