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198章:交托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天上的月亮隐在黑深的云层里,这里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站在那里,朝着天上看了一眼。这时,凌随走到他的身侧,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,朝着下面看了看,啧了一声,说:“这小丫头也是厉害,人都怕死,听说这丫头跳下去的时候十分决绝,一点犹豫都没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余光瞥了他一眼,起了杀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抬起手,握住凌随的手臂,稍稍侧过身,看向他,说:“英雄的后代,心里藏着一个英雄梦,她跳下去的时候,大概觉得自己特别有用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哼笑,十分不屑,“这种人脑子都有问题,从这里跳下去,也就只有她自己以为自己是个英雄,谁记得她是个什么东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死都死了,也没有谈论的必要。当务之急,随哥还是先把身边的鬼找出来再说吧。这鬼不捉出来,咱们每走一步都很艰难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知道。”说到这个,凌随又严肃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眼瞧着交易日快要临近,他这边是绝对不能出岔子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这查人的事儿,得加紧脚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一道下山,这下山的路不怎么好走,两人互相扶持着下去,到了山中屋子里,歇息一晚再出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屋子阴气森森,房间的设施也十分简陋,薛琰看了看床铺,拉开窗帘,才发现这房间没有窗户,这窗帘是装个样子罢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四方的房间,没有窗户,就显得格外的压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待了一会就出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楼梯口,正好遇上下楼的凌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?睡不着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地方简陋了点,躺不下去。您有事儿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点事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我回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对视片刻,薛琰转身回了房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有轻举妄动,回到房间后,便坐在床上等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凌随才找人过来把他叫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楼下客厅里,就凌随在,桌上摆了酒,他冲着他招招手,请他坐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在他对面坐下来,中间摆着一盘花生米,东西简陋的很,酒也是劣等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闻着就很呛人,刺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喝了一口,说:“农村里弄来的烧酒,自己酿的。你可能喝不习惯,不过我来是挺喜欢这味道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尝了尝,说:“还不错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睡不着?是因为这屋子,还是因为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都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实讲,这薛微背叛你,现在又死了,你这心里,难不难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想了想,瞧着凌随的眼睛,说:“说不难受是假的,到底在身边那么久的人,就这么死了,我心里确实不舒服。可这种不舒服还有一个原因是损了我的利益,事情太突然,打乱了我的计划。早知道如此,这人不如我自己审问,说不定能逼问出什么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这是怪我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眉梢一挑,杯子在手中转了一转,笑道:“你还真敢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酒壮胆,我还有什么不敢说的?我走到今日也不容易,眼瞧着想要的都快到手里了,被随哥您这么一弄,我这路又得多走好几步。您知道什么最难受么,就是近在眼前的蛋糕,怎么都吃不到,这是会让人发疯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盯着杯子里的酒水,将头摆向另一侧,说:“这人发起疯来,可是什么事儿都能干出来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拿了一个花生,放进嘴里,笑道:“你这话,像是在威胁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威胁你也是应该啊,事到如今,你要是再耍着我玩,我可就没那么好脾气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着?你想跟着对着干,自认为被佛爷看中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知道我见到的佛爷是假的,但即使如此,我也没必要怕你,没了你,我自然就能见到佛爷了,不是么?没了你的牵引,我还有个万爷,万爷可比你有诚意多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眼神冷了起来,“薛琰,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,我既然能这么说,我就有这个底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啪嗒一声,酒杯落在桌子上,他身子往后靠在椅背上,双手自然垂着,似笑非笑的看着他,“从一开始我就说过,动什么都行,不能动我的利益,我最在乎的东西,我唾手可得的东西,你给我搅和了。你说,你该拿什么补偿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要是不拿同等利益的东西补偿我,我这口气,是咽不下去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:“你是不是忘了,这是在谁的地盘上?你说这话,就不怕自己走不出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怕的话,我就不会说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落下,周遭一片静寂,屋外有不知名的虫鸟叫声,深山里的夜,总是叫人瘆得慌,屋内的灯光惨白,灯光落在人的脸上,将人的脸都照的格外的惨白,没有血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对视良久,凌随笑出来,“哎呀,原来你说的无所谓都是假的,你现在是在记恨我害死了你爱的女人,是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哼笑,别开头,没有应他这句话,只是笑,皮笑肉不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:“得,就当这一次是我耽误了你,我给你好处。年底有一桩很重要的交易,到时候由我和万爷跟着佛爷一道,我带你一份,怎么样?我知道你最想的就是能有自己的一方势力,不想在我手底下做活,我给你机会,让你去见识见识真正的佛爷。这个补偿,你觉得怎么样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有立刻回答,似乎是在考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?要想这么久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当然要好好想想,谁知道你这话究竟几分真几分假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这话说的,咱们之间一点信任都没有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我倒要问一句随哥你,你信我么?到现在为止,信过我一次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继续喝酒,“信不信都这样,你有用,我自是要留着你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皱了皱眉,“咱们应该是互相有用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瞥他一眼,能瞧出他这会身上的戾气,这薛琰也不是全无本事,凌随也明白,一个人真的疯狂起来,什么都做的出,当一个人什么都做的出来时,就真是无能人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像他自己,被逼到无路可走的时候,只能活生生厮杀一条路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旁的也不说了,你想要好了没有?这一趟你要是表现的好,说不定你就能取代我。说句老实话,我想有人接替我的位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?随哥想要退下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总要有退下来的时候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准备让我来接替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佛爷看中了你,你就可以接替我,如果不能,那就是你自己无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沉吟片刻,“这个听起来,倒是挺吸引人,我这心里舒服些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拿了颗花生米,朝着他丢过去,“得了吧。就算薛微没了,你也有法子名正言顺的得到源叶,我便不信,你没留个后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避开,脸上生了笑意,拿了酒杯,与他碰了碰,“随哥,希望这一次,我们真的可以合作愉快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夜,两人喝了一整夜,聊了一整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天,凌随的人送薛琰去机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回到深城,走下飞机,脚踏在地上,他突然踉跄了一步,幸得王靖凯就等在边上,迅速将他扶住,见他脸色有异,“薛总,您没事吧?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摆摆手,“没事,估计是一直没吃东西,身上没什么力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先找个地方吃饭?”六号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,随便找个地方就行,不必大费周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知道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想了下,叫退了司机,他亲自驱车,带着薛琰去了一家很普通的餐馆吃饭。这家餐馆开了许多年,装修一般,但里面的环境还挺干净。是家夫妻店,两夫妻已经开了二十多年的饭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过来的时候,不在饭店,就他们两个客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还是要个包间,落座后,王靖凯点了几道家常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老板娘沏了一壶茶上来,两人看起来衣着不凡,不太像是会来这里吃饭的主。老板娘说:“我这边没有好茶叶,这都是最普通的茶,你们讲究着喝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事,我们什么都能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拿了水壶,给薛琰到了茶,说:“这里我之前来吃过几次,跟大酒店不能比,但也有大酒店做不出来的味道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什么反应,端起茶杯喝了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就说了两句,便停了话头,只安安静静的坐着,没再出声打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很快,老板娘就把菜端上来,四菜一汤。一盆米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拿起筷子开始吃饭,他吃的挺快,吃的也多,好像真的饿了许久。王靖凯给他盛汤,把汤碗放在旁边,也不动筷子,就只是看着。跟了他许多年,他自然看的出来,薛琰这会心情不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是已经到了非常不好的地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想了想,去外面拿了一壶老酒进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给彼此倒了一杯,“今天就不去公司了,咱们喝点酒。我看你精神也不好,等吃完饭,我就送你回去,你好好休息。休息好了,工作效率才会高。而且,你也要保重身体,我瞧你这几天瘦的厉害,你可是我的饭碗,你要是有什么事儿,我怎么办?我这前途就没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睨了他一眼,笑道:“我的样子,是看着要死了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见他有反应,王靖凯暗自松口气,咯咯笑起来,说:“那到不能,我就怕你病倒。现在你一个人要打理两家大企业,这人的精力有限,我怕你过劳。其实像以前,只一心一意搞一个振锋,也挺好的。假以时日,总是能超过源叶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喝一口汤,吞下嘴里的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,就是有点想念以前,跟你一起努力打拼的时候,有个目标好像做事都格外起劲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你觉得现在不好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当然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就好,不过这些日子,可能要你担待一些。我有其他事儿要忙,公司这边我可能就顾不上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:“知道了。”他喝了口酒,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,“能不能告诉我,你这私下里到底在做什么生意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些事儿,我不说,就代表着你不需要知道。你跟了我这么些年,还不知道我的脾气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当然知道你的脾气,我就是想问问,我就想都这么多年了,咱们也该是那种无话不说的朋友了,我问出口,兴许你就会告诉我呢?”他又喝了一口,“不过,我好像还是高估了自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些事儿,不知道为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顿,薛琰吃了十足饱,他吃了两碗饭,桌上的菜也都吃完。又跟王靖凯一块喝了一会,之后王靖凯把人送回薛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舞已经离开了,薛微又不在了,这薛宅更显寂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把人送到房里,“怎么没几个佣人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屋子就我一个人住,要那么多佣人做什么?我辞退了一半,人多了看着碍眼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刚才不如送你去公司附近的公寓,还方便些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坐在床头,解了腕表放在床头,解了衬衣领口的几个扣子,而后躺下来,一只手压在眼睛上,说:“没事你就回去吧,我睡一会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,你好好歇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走到门口,薛琰又发话,说:“你叫人把我爸接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没多问,应下后,在门口站了一会,便无声退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周后,薛明成回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照旧如常上班工作,另一方面,让齐润加强了对团队里那些人的管理,并壮大队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中间还与老万通了一次电话,简单的交流了几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现在忙着处理内鬼的事儿,这会就没工夫跟他来打太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妹妹的事儿,老万是知道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简单的问了几句,薛琰正常应对,他说:“凌随这么着急抓了人,估计是想拿你妹妹身上那点好处,他压根不想拉你入局,什么退下来,都是屁话。不过他既然说想退下来,让你接替,那你就取代他。你要是取代他了,那往后咱们两个合作,一定能达成共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次的事儿,我记着了。您说的对,一直在他手底下做事儿也难,现在只有取代他才行。万爷,这次的行动,您可一定要带着我,我保证可以取代他,只要成功了,到时候好处我可以多分你一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薛明成回到深城,薛琰亲自过去接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在国外修养,心态有所转变,“我回来,薛妗知道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通知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就通知她一声,让她晚上抱着孩子回来,咱们一家人吃顿饭。我早就想回来一趟,我瞧你瘦了不少,工作很忙?听说,叶澜盛没了,他手里的股份全落在了微微的手里,现在这源叶也是由你在打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明成点点头,“那是很累。薛妗现在一直在叶家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,跟叶泽善感情还不错,一心一意为了夫家着想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明成看他一眼,“怎么突然叫我回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说:“您不是也想回来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想是我想,我是问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过阵子我要出差,可能要走一段时间,这公司需要人来执掌大权,我思来想去,还是您回来打理一段时间最好。现在薛家,就剩下我一个人了,薛微不在,薛妗是指望不上的。公司落她手里,说不定转手就给了叶泽善,所以只能找您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明成觉出他有点不太一样,“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有,能有什么事儿?爸,如今我们也算是达成了当初的目标,源叶已经归我们所有。等这次我顺利回来,这位置就能坐实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明成没多问,点了点头,说:“我在国外过了这么久的清闲日子,每天做点自己想做的事儿,家里的保姆每天给我安排了一些小活动,日子过的还挺舒服。我突然就有些想明白,那才叫过日子。你这人活一辈子,努力奋斗了这么多年,最后到底什么才最重要?舒服的活着,才最重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会我就想明白了你爷爷的心思,追名逐利适可而止,深陷其中最终是伤人伤己。一个人过了那么久,我就念着你们,想着以往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笑了笑,对于他的话,不置可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明成拍拍他的手背,说:“累的话,就停一停。振锋现在的成绩,你缓一缓脚步,没什么关系。身体是革命的本钱,保重身体,才能长长久久。还有啊,你年纪也不小,该想想自己的终生大事,生个孩子。听说微微负气跑去旅行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你也一块去,顺便哄哄她。你们两个纠缠这么久,想在一起,就在一起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看他一眼,只是笑,什么话也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晚上,薛琰叫了王靖凯过来,让他给薛明成公司上下的事儿。他则自己呆在房间里,想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瞧着桌上放着的遗嘱,这是他前两天找律师拟的,拟这个合同的时候,他一下子竟然想不到他手里的这些财产,可以交托给谁。他身边已经没有人了,没有妻儿,没有兄弟姐妹,就只有一个老父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要是死了,这些东西能给谁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抽完烟,没有立刻摁灭,只将拿遗嘱拿起来,而后点燃。等火舌吞没至他的指尖,才松开了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黑色的烟灰四散开去,带着火星子,十分的危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