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叶澜盛季芜菁 > 第202章:成功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的铁驴子加大到最大马力,终是刚上来,他越过薛琰,费力赶到车头的位置,朝着里面喊了两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没一会,车子就停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丢了铁驴子,迅速上了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对,前面好像也有埋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刚上去,司机就觉出问题,车子熄了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四面佛这会面色沉的很,事情发生以后,就没怎么开口说过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先过去看看什么情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佛爷,您先进林子掩掩,幸好是在林子里,无论如何也有机会逃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说:“佛爷您放心,我和小六会护着你,让你平安回到自己的地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四面佛深深看了他一眼,什么都没说,握着小六的手腕,先下了车,三人一道进了林子,薛琰找准了时机跟进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边的树木茂密,是躲猫猫的好地方,只是他们能躲着,对方也能躲着,这么一来,反倒是他们处于弱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六原还想带着四面佛往深处走,四面佛只守在车子附近,“再往里走,就不知道是吉是险。这次那些巡捕显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,秘密部署了天罗地网。就是不知道是谁出了问题。这林子偌大,还说不准有多少人埋伏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说;“佛爷说的没错,谁知道这林子里还有没有人藏着,现在咱们在明,对方在暗,吃亏的是咱们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万呢?”四面佛看着他,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摇头,“不知道,刚才场面混乱,大家都自顾不暇。他一早就跑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有一个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此时趴在树丛中,离的不远,能清晰的听到他们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提到他的名字时,他心口发紧,不知道凌随会如何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他是看到了他,现在他藏身于此,不知道他是否看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道:“没瞧见,本来一直在一起,后来被打散了。估计是逃不出来了,他这人看着是有些魄力,但毕竟跟咱们不是一个路子,生意场上能叱咤风云,到这里就未必。那可是真枪实弹,心理素质未必有咱们这么好。要真能活着出去,也是本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四面佛盯着他,默了一会,“这么说起来,还是你最能耐,我父亲是没看错人了。也没枉费当初那么费尽心思的把你从牢里换出来,给你一次重获新生的机会。虽然我父亲现在不在了,但你也要记住这份恩情,没有我们,你早就死在牢里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笑了笑,“我当然知道,所以今次,就算是让我死,也得护着您出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忠心可不仅仅只是动动嘴皮子就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明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默了一阵,三人又换了位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仔细听着动静,然后尽可能慢的挪动身子,他们动,他也适当的动一动,始终与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不变,能看到三人的影子窜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没有把他说出来,是否代表着他眼下的立场有所改变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找了个位置停下,静观其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不动声色的绕到后方,小六站在四面佛后侧的位置,他似乎一直在监视着凌随的动向。这六爷算是四面佛身边的忠臣,事情一出就一直在是四面佛身边护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唯有先干掉他,可能有生擒四面佛的机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凌随真的改变了立场,那么他现在动手一枪打死小六,那么四面佛就没有逃跑的机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看着里面会不会有接应四面佛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,凌随问:“佛爷,咱们有人接应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说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没答,话音落下之后,又陷入沉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四面佛的心思摸不透,但不管有没有接应,眼下不动手,稍后真有人来了,就没办法动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缓慢的举起枪,枪口对准小六的后脑勺。枪法这个事儿,他没有受过专业训练,但之前有玩过一阵射击,也有专业人士叫他,他进步神速,当时还参加过业内的一个小型比赛,得过名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他没有亲自击杀过人,这事儿,一方面需要突破心里障碍,另一方面就是枪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沉了沉心思,抬起枪口,在心里倒数了三个数字,他的枪是消音的,扣下扳机的瞬间,他便立刻挪了位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子弹射出去,速度极快,眨眼之间,子弹穿过了小六的后脑勺,他连一声叫唤都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四面佛听到细微的动静,转头的瞬间,只觉脖颈上传来一阵刺痛,下一秒脖子被紧紧勒住。但他也不是吃素的,即使如此,他仍拿出枪,也不挣扎反抗,眼睛紧盯着凌随,枪口转向后,在他胸口连着开了数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凌随咬着牙,撑到了最后一秒钟,两人齐齐倒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针管里的药剂已经全部打进去,四面佛很快就感觉到了四肢无力,知觉抽离的很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手里的枪落地,紧接着,人就倒了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三人都倒下,薛琰趴在原地不敢动,但终究是成功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,不远处传来稀稀疏疏的声音,有人朝着这边迅速过来,薛琰又动了动,找了个更隐蔽的位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来的人是四面佛的人,一共四五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仔细查看了一番,正预备将四面佛抬走的时候,其中一个突然停住,说:“这不太对,六爷这枪,是遭人暗算。这里头还有第四个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立刻警觉起来,“这里还有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们先带着佛爷走,我先探一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几个人分两路,留下两个搜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的额角落下来一滴汗珠,落进眼里,酸涩不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吞了口口水,掌心全是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听脚步声渐近,不消多时,他们就能找到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此时此刻,他的耳边除了脚步声,还有他自己的心跳,如鼓点一般密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汗液一点一点落下来,他咬着牙关,紧盯着那两个人的动向,而后缓慢起身,他不能坐以待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迅速的朝后面退了两步,掩在了石头后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身子擦过树枝,会发出不规律的沙沙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这些人,都是受过训练,应对这种环境,他们皆能够,眼观六路耳听八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连呼吸都是轻微的,不敢太过放松,他屏着气,紧握住手里的枪。两个人方向不同,但均朝着他的方向过来,他手里只有一把枪,能射杀一个,但另一个一定会发现他的存在,到时候他的速度未必能比对方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若是不在这个时候,快速解决掉一个,等两个人发现了他,他就更加没有胜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深思过后,他估算了一下距离,而后快准狠,朝着距离他近的那一个,迅速的开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他还是低估了这些人的能力,这一枪没有打中直接要害,对方避了一下,子弹只打到了肩膀的位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下子,便直接被对方定位成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个人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这边过来,并举枪朝着他的方向开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没有多做思考,也没有让他有更多的思考时间,他朝着受伤的那个,又是一枪打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却被他给避开,有了掩体,他就没法了,眼下只能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立刻扭身,不料,对方一枪,直接打在了他的腿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膝盖一弯,子弹入腿的冲力和疼痛,让他无法忍受,直接跪在了地上。然而,这一刻,他心里却格外的平静,耳边一下静了,也不再害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不再跑,只是扶着膝盖站起来,转身时,那人已经站在他身后,枪口抵在他的后脑勺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哼,竟然是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123文学网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回到叶家以后,一直待在楼上,并没有让更多的人知道他回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距离行动的日子已经过去三天,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消息到他这里,不管是梁钊,还是薛琰,都没有消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差不多一周以后,他接到了梁钊的电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情况如何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一切顺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这四个字,叶澜盛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挂了电话,他感觉到外面的阳光都显得比之前更加灿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联系完瑜伽回来,一进门,他便过来一把将她抱住,说:“一切都可以结束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解决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点头,“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对视,季芜菁眼眶慢慢热起来,眼眶红了红,终究是喜极而泣,“那以后,咱们可以好好过日子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,一切都可以正常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主动抱住他,感慨万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天,国际新闻上就简单的报道了这件事,是经过七天奋战,终于抓到了三大毒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暂时不公开自己没死的事儿,巡捕还在追捕余党,等所有的一切都尘埃落定以后,他再澄清消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终于,多日来的阴霾终于散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季芜菁的心情更好,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,只是她不免想起薛微,“那微微,还会回来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新闻报道完,她不由的问了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看她一眼,没有回答这个问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薛琰失踪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明成已经有一周的时间联系不上他,连齐润都没联系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心神不宁,便将这事儿跟薛妗说了说。晚上,薛妗和叶泽善一块到薛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明成愁容满面,王靖凯和温漾也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情况?他不是出差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之前还有联系,一周前开始就杳无音讯,这公司里有些事儿,还是需要他远程决定。这几天,就一直联系不上。也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,我问了一圈,才知道,他这一趟是私人行程,给我说的都不是真的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,也不知道是去做什么。身边没有带助手,就一个齐润,但齐润也联系不上。”薛明成白色更多,“妗妗,你说他不会出事了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不以为意,说:“他能出什么事儿?他这么惜命,又注重利益的人,都还没享受到呢,怎么可能出事。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说:“不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什么不是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可能不知道,薛琰在离开之前,曾经找律师立过遗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?”薛妗一下没有反应过来,“什么遗嘱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没有重复,他知道她肯定是听清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神色一下变了变,侧头看了叶泽善一眼,“他立遗嘱?那遗嘱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遗嘱自然等他死了,律师就会过来宣布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意思是,他知道自己这一趟出去不知生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温漾接了王靖凯的话,“这难道还不够明显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明成问:“他走之前,你们就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?”他看向王靖凯,“你跟了他这么多年,你一点都没察觉到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王靖凯:“他好一阵子的状态都跟之前不太一样,我虽跟了他那么多年,但有些事儿,他若是不主动跟我说,就算是我问,他也不会说。我不知道他私下里在做些什么,齐润知道,但现在齐润也找不到了。我知道薛琰私下里有一部分的生意都是交给他的,那一部分我从未干涉过,他也不让我干涉。这方面,您应该知道的比我更多一点吧?薛老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明成:“据我所知,这一部分的生意他已经停了很久了,我在国外住了这么些日子,脱节太久,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。所以我才问你们,他这一趟出去到底是去干什么,他私下里又在做些什么。结果都是一问三不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说着,气性上来,脸色白了几分,一只手捂住胸口,“他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,这薛家该怎么办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这会才稍稍重视起来,她抿着唇没有开口,她在薛宅陪了薛明成一晚,等他睡下,就准备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说:“不如暂时先留在这里照顾着?我看你爸爸也需要你在身边陪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明天再过来,这会我得回去,我有事儿想要问问菁菁。”她也不瞒着,瞧着四下无人,小声说:“我觉得这事儿应该跟叶澜盛有点关系,微微不见了,现在薛琰也不见了,叶澜盛之前还莫名其妙的死了,肯定是有问题的。菁菁一定知道点什么,我得去问问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有,你最近有没有觉得,家里好像多了个人,菁菁总是待在房里,我去敲门,也是遮遮掩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开玩笑道:“怎么?你是怀疑她偷汉子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说的什么话,偷汉子也不至于偷到跟前来,再说了,她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偷?就算真偷了,又怎么了。叶澜盛要是真的死了,还要她守着一辈子么?她还那么年轻。你们不许道德绑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泽善笑了笑,不置可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嘱咐完佣人,就跟着叶泽善一块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家里,她就直接去找季芜菁,叶泽善要去叶泽换那边看一眼,谁知刚走到楼上,就瞧见叶澜盛从房里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一惊,像是见了鬼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停顿数秒以后,用力吞了口口水,往前走了两步,说:“你没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本就心里存疑,现在看到他活着回来,一下子有点没反应过来,等反应过来,就没有那么意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,这下正好,我有问题要问你。”她想了想,指了指书房的方向说:“去那边说?还是跟菁菁一起说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随后,两人进了书房,薛妗:“薛琰断了联系了,你知道他是什么情况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等他说话,她继续道:“这种时候,就不必瞒着我了吧?你回来了,微微和薛琰两个人,一个失踪一个失联。你们到底在做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坐下来,“我现在也还不知道具体情况,但事情是顺利的,这次你哥做的是一件好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微微呢?微微没事吧?她什么时候回来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看了她一眼,并没有立刻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这一眼,让薛妗心里沉了沉,她跟着坐下来,沉默数秒,说:“怎么?这很难回答么?这么难开口,你别告诉我,她已经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不知道。”叶澜盛打断她说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行了,我知道了。那薛琰呢?也是生死不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说了,具体情况还不知道,要等一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吧。”薛妗一颗心提着,有一种不真实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话音落下,气氛有点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也没瞒着,将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薛妗听完以后,沉默了很久,虽然他说的简单,但她也能明白,这其中的凶险程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紧抿着唇,慢慢将整件事消化下来,等消化完了,她的情绪就有些激动起来,完全坐不住,她一下站起来,“所以他们已经死了,是不是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语气有些冲,眼里有泪花,也有怒火,“你倒是好端端回来了,他们都死了,你怎么好意思回来!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厉害死了!算计薛琰替你去死!你现在还回来,跟季芜菁双宿双栖,幸福快乐的过日子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澜盛:“我没有这种想法,我认为他们都不会死,有警方护着,不会出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啊!不会出事,你这嘴皮子碰一碰,当然不会出事。”薛妗咬着牙,要很努力才能克制住怒火,“我现在真不知道该怎么对你,我也不知道我还要不要在这个叶家待下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不自觉的落下来,她迅速抬手擦掉,自嘲的笑了下,想到之前她次次跟薛琰针锋相对,她就觉得自己是个傻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嘴唇止不住的颤抖起来,终于还是控制不住情绪,猛的扬手就要打他,然而手扬起来,久久没有落下,只哇一下哭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