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10章 又说不是故意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转过头去,就看着封尘衍朝他们走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顿时吓了一跳,封尘衍看到她和封寒川在一起,会不会误会什么?
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她现在已经安葬好外婆,但是她现在没有钱租房子,所以她不太想这么快就被赶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更何况,现在她是封尘衍的妻子,如果被封尘衍误会的话,她只会觉得愧对封尘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希望被封尘衍误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衍,你今晚回来了?”沈欢欢走上前去,解释道:“我刚嫁给你,想去告诉我妈妈和外婆一声,恰好三叔顺路,就送了我一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敢说她把外婆的骨灰盒放在他们的婚房里,不然封尘衍肯定会生气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?三叔,你怎么突然这么好心了?竟然主动送欢欢?”封尘衍朝着封寒川挑了挑眉,说道:“怎么样,欢欢的妈妈和外婆是不是也和欢欢一样善良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顿时一愣,看来封尘衍对她的家世是一概不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一只手放在西裤的口袋里,迈开修长的腿,朝着封尘衍和沈欢欢走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进过封尘衍身旁的时候,他只是用那种薄凉冷漠的声音回答着:“她的母亲和外婆,是死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紧接着,他便自己一个人朝着客厅走了过去,很快消失在客厅门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尘衍张大了嘴巴,然后伸手拍了拍自己的嘴,他转过头看向沈欢欢,一边挠头,一边愧疚地说道:“不好意思欢欢,我不知道是这样的情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事的阿衍。”沈欢欢乖巧地摇了摇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实,仅仅两次很短暂的接触,她却感觉封尘衍和新闻上报道的完全不一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实中的封尘衍,话语温柔,活泼开朗,每次说话都是带着阳光的笑容,很有治愈的感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听他说话的时候,她就觉得心中的痛苦好像都消散了不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天哪!”突然,封尘衍大叫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衍,出什么事儿了吗?”沈欢欢吓了一跳,连忙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啊,你的眼睛怎么这么肿?好吓人,好想两个膨胀的面团!”封尘衍惊讶地喊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下意识地用手遮了遮眼睛,解释道:“在墓地的时候,我哭过,所以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来来来,我去帮你敷一敷眼睛。”说着,封尘衍就一把拉住了沈欢欢的手腕,拉着她往家里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二楼的房间,封尘衍让沈欢欢坐在床边,然后自己便冲进了浴室,开始放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听着浴室里的水声,心中顿时涌入了一股暖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没过多久,封尘衍就拿着毛巾冲了过来,伸手就要把毛巾捂在沈欢欢的眼睛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看清楚毛巾的颜色,赶紧用手挡住了封尘衍的举动,连忙说道:“阿衍,这好像是你三叔的毛巾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毛巾是大红色的,是封家给的,很喜庆的那种新婚大红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浴室里,除了她的毛巾,还有那种灰色的毛巾,她本以为是封尘衍的,结果发现是封寒川在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三叔的吗?没事没事,帮你敷个眼睛而已。”封尘衍嘿嘿笑了两声,然后强行将灰色的毛巾覆在了沈欢欢的眼睛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双眼顿时觉得很舒服,好像消除了无尽的疲劳和痛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是,想到自己用了封寒川的毛巾敷眼睛,要是被封寒川知道的话,会不会气死?


        

会不会又觉得是她故意的?


        

不敢敷太久,沈欢欢正准备拿下毛巾,这时候,“咔嚓”一声,门被打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衍,你回来了?”她下意识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刚刚封尘衍说下楼喝点水,而沈欢欢还蒙着眼睛,只以为是封尘衍回房间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下一秒,男人冰冷的嗓音在头顶响起:“沈欢欢,为什么不用自己的毛巾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语气,还带着一种不悦的质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”沈欢欢吓得喊了一声,连忙拿开了覆在眼睛上的毛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眼前瞬间明亮起来,然后又出现了男人熟悉的面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三,三叔……”沈欢欢赶紧站起身来,朝着封寒川连连鞠躬,道歉道:“对不起三叔,毛巾是阿衍拿来给我敷眼睛的,我不是故意用你毛巾的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又说不是故意?”封寒川嗤笑了一声,冷冷道:“一次两次可以勉强让人相信,可次数多了,就真的是故意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是来洗澡的,可进来的时候,却看到沈欢欢用他的毛巾敷眼睛,顿时就心情不悦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最讨厌别人未经他的同意,私自用他的东西,他有洁癖,厌恶别人用他的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三叔,阿衍下楼喝水了,等他上来你可以问他,是他拿你的毛巾帮我敷眼睛的。”沈欢欢着急地解释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呵,这下把阿衍也搬出来了?他已经走了,没办法成为你的证人。”封寒川冷冷说完,身后从沈欢欢手里抢走了那条毛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后,转身走到垃圾桶旁,将毛巾直接丢尽了垃圾桶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着男人无比嫌恶的眼神,沈欢欢闷下了头,紧紧地咬着嘴唇,一句解释的话语都说不出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尘衍又离开了,可见外面真的有很多的女人,自己住在这里,又被封寒川一直误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,打算离开封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头也没回,直接进了浴室,很快浴室就传来了水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坐在床边,拿起手机,想要拨打电话给封尘衍,却又不知道封尘衍的号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是张管家接来的,那她是不是找张管家就行?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这里,沈欢欢站起身,打算出去找张管家,可她又不知道张管家在哪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于是,她又坐回到床边,直到封寒川从浴室出来,她便赶紧冲了过去,站在了封寒川的面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看到她一副扑过来的样子,嘴角扬起一抹讥讽的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三叔,你知道张管家的手机号码吗?或者,你知道张管家住在封家哪个房间吗?”沈欢欢抬起头,朝着面前的男人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张管家?”封寒川微微蹙眉,不明所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打算离开封家了。所以三叔,以后你也不用误会我什么了,我会离开你的视线,但欠你的钱,我一定会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那双红肿的眼睛,却透露出一种明亮的光彩,让封寒川微微恍惚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嘤嘤嘤,没有银票,没有评论,作者好寂寞,有人看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