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14章 班长的表白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月儿,拜托你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看到柳月儿着急拿图稿的样子,心里头很是感激,只以为柳月儿是很想帮她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好好,我知道了,和我客气什么?你放心,今晚我肯定去杂物间帮你找项链,不光是杂物间,员工更衣室,还有走廊过道等等,都给你找一遍,帮你再问问其他人,行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柳月儿说了一长串,看似热心肠,实际上就是在敷衍沈欢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谢谢你,月儿。”沈欢欢更加感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了欢欢,你不是要找房子租吗?回头我再帮你问问我那个房东,她手上好像还有房子呢!”柳月儿将图稿叠得整整齐齐,放进了自己的包里,顺便问了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不打算隐瞒,开口说道:“我外婆去世了,就是周五晚上走的,我打算过段时间就搬出来住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没说搬出哪里,封家的事情她暂时不敢多说,所以就先瞒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……”柳月儿捂嘴惊呼了一声,然后假装好心地安慰道:“欢欢,你别难过,你外婆生病煎熬着,走了也是解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沈欢欢只是轻轻地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或许吧,或许外婆真的想要解脱,才会这么快就离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今天的课,下午四点就结束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结束,沈欢欢便赶去了学校里的一家奶茶店,她在这里做兼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进店之后,店里只有全职的一位女生,叫金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金朵一边做奶茶,一边打招呼:“欢欢,你来了,这边有两个单子还没做,你快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我来。”沈欢欢放下包,立刻就去换工作服,然后开始忙活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夜幕降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晚上的生意一如既往的好,因为这年头,年轻人都爱点奶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沈欢欢忙着的时候,另一头,封寒川一个人坐在餐桌旁,脸色冷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妈端着菜走了出来,摆放在桌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李妈,沈欢欢还没回来?”对面的座位空无一人,让封寒川倒也有不适应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明明以前,他也经常一个人吃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三爷,您不知道吗?欢欢她晚上要在学校做兼职,会很晚才回来的。”李妈原先也不知道,是张管家说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兼职?”封寒川蹙了蹙眉,又问:“什么兼职?端盘子洗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,是在奶茶店打工。”李妈如实汇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下,封寒川的眉头蹙得更紧了,他又忍不住问:“哪个奶茶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……这我也不晓得,欢欢在A大读书,好像说是A大学校里的奶茶店。”李妈微微摇了摇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算了,这和我无关。”封寒川觉得有些纳闷,自己竟然变得八婆起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个沈欢欢,在哪里做什么,都和他无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妈抿了抿嘴,不打算多说,可又看不过去,便语重心长地开口道:“三爷,欢欢的事情怎么会和您无关呢?老爷子是打算给您塞个女人,我和欢欢相处了两天,确实觉得这个女孩子很善良,看不出一点坏心眼儿,我觉得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李妈。”封寒川打断了李妈的话,冷冷道:“老爷子没资格替我做主,这件事我暂时不会处理,他做的事情,等他回来自己处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……您的意思是要赶走欢欢?”李妈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。”封寒川抿了一口茶水,直接回答了这个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妈叹了一口气,只是摇了摇头,便转身离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偌大的餐厅,只剩下封寒川一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夜,越来越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独自坐在客房里的书桌前,手上放着的仍是那条毫无光泽的黄金项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晚的女人,到底在哪里?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这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一声,他低头一看,是一条新闻的推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12路夜班车,车上只有一男一女两位乘客,其中那位猥琐男,趁司机开车没注意,用药将唯一女乘客迷晕后,光天化日之下,实行了那种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司机停站后,他便下车潜逃,行踪不明,新闻上说,很可能潜入其他公车上,再次进行犯罪或尾随行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这条新闻推送一下子推了好几次,让大家注意这名身穿黑色棒球服的男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眼下天色已经很晚了,封寒川想到沈欢欢那么缺钱,应该会搭乘公车回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别墅区这边,说实话,人烟比较稀少,没有那么密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公交站台离封家还有一大段距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那么瘦弱的样子,如果真遇到了猥琐男,恐怕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这里,封寒川立刻站起身来,大步迈开了房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到了晚上十点,做完最后一单,沈欢欢便脱下工作服,走到了奶茶店门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金朵因为白天都在忙,所以晚上下班早,关店就由沈欢欢来负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刚刚关好店门,转身的时候,沈欢欢就遇到了一个熟悉的男人,她微微睁大了双眼,有些惊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下班了?”男人笑了笑,开口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是的。班长,你是来买奶茶的吗?不好意思,设备已经都关了,你明天过来吧?”沈欢欢看着眼前的男人,微笑着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男人叫程墨,是他们班的班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程墨挠了挠头,似是有些不好意思,他又摆了摆手,说道:“我,我不是来买奶茶的,其实我……我是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有些吞吞吐吐,很紧张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是散步路过吗?”沈欢欢随口问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既然不是来买奶茶的,那就是正好路过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,也不是。”程墨依旧磕磕巴巴的,又摇了摇头,否认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额……”沈欢欢也不知道该接什么话,只好说:“那班长您有事先忙,我下班了,得回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班上的人知道她是本地的,没有住宿,晚上会回去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我送送你吧?”程墨喊住了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已经往前走了两步了,脚步顿时又停了下来,她有些惊讶,甚至怀疑自己刚刚有没有听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其实我……”程墨走向她,不知道怎的,突然从身后变出了一束玫瑰花,递到了她的面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下,沈欢欢的眼睛睁得更大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程墨深吸了一口气,鼓足勇气表白:“其实,欢欢,我喜欢你很久了,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