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37章 一条鼻涕虫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啊——欠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刚说完那句话,紧接着就是一个响彻天际的大喷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这喷嚏太大了,她的鼻涕直接被喷出来了,而且口水也喷到了封寒川的脸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当场就石化了,同样石化的,也有封寒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——”沈欢欢反应过来,立刻捂住鼻子和嘴,尖叫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后,她赶紧转过身,打开门,“咻”的一下冲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回到房间的时候,沈欢欢的心砰砰乱跳,那颗心紧张得好像都要蹦出来似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没想到,在那么关键的时刻,她竟然控制不住自己,打了那么大的喷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打喷嚏也就算了,但是她竟然……喷出了鼻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赶紧冲进浴室,站在洗漱台的镜子前,拿开了捂着鼻子的手,之间一条微黄的鼻涕还停留在人中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呜……”沈欢欢欲哭无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万万没有想到,那么关键的时刻,竟然会发生这么出糗的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抽了一张纸,赶紧把鼻涕给擦了,然后弯下腰,等着凉水清洗了一下脸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擦洗完之后,看着镜子前面干净的自己,她懊恼地抓了抓头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,她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封寒川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她知道封寒川有洁癖,她的口水还喷在了封寒川的脸上,这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,大脑一片空白,来回在房间内踱步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了想,她深吸了一口气,冲出了房间,却瞬间停下了步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,也刚好开门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已经换好了衣服,脸色可以说是相当的难看,没有任何表情可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三叔,我……”沈欢欢挪动着步伐,朝他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封寒川没有任何反应,直接迈开腿,朝着楼梯走了过去,避开了沈欢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呆呆地愣在了原地好一会儿,反应过来之后,也赶紧下了楼,朝着餐厅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坐在餐桌旁,还是原来的位置,只是没有再看她一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在他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,两只小手搅在一起,时不时地瞥了几眼封寒川,可是那个男人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是她的鼻涕,让他不愿意再看到她?还是她的口水,让他不想再看到她?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现在是不是彻底对她失去了兴趣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……啊欠……”沈欢欢想着的时候,又没忍住,一个喷嚏传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次她有经验了,赶紧别过头,朝着旁边打了个喷嚏,没有朝着封寒川的方向再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打完喷嚏之后,喉咙有些干哑,她又忍不住咳了几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必是昨晚在地板上睡着了,然后人就着凉了,所以早上才会又是打喷嚏,又是咳嗽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虽然看上去不在看沈欢欢,但实际上却在暗暗观察着沈欢欢,他觉得这个女人真的是演技高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咳咳咳咳……”沈欢欢又一个没忍住,接着又是好几声咳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蹙紧了眉头,冷声呵斥道:“给我闭嘴,别装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真是一点都看不透,这个女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!


        

真是莫名其妙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……”沈欢欢想开口解释,可是嗓子又开始发痒,她只能强行忍住咳嗽,伸手捏住了嗓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整个早饭的过程中,沈欢欢忍得很难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放下筷子,她本想立刻离开,但像是想到什么,又跑到厨房去找李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李妈,你有没有看到我晒在阳台上的睡衣,白色碎花的那套?”昨晚她没有找到那套老睡衣,因为不想大晚上的打扰到李妈,所以才没有去找李妈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套睡衣太破旧了,老爷子派人送了几套新的,我给你放在衣橱里了,你昨晚穿了吧?”李妈笑着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,我昨晚穿了一条睡裙。但是李妈,我那套老睡衣,您放在哪了?”沈欢欢还是依依不饶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妈眼珠子转了转,最后有些无奈地说道:“这……老爷子让我们给扔了,说是你身为封家少奶奶,不能穿那么破旧的衣服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样啊……”沈欢欢尴尬地挠了挠头,只得自认倒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都快要离开封家了,封家给她买的这些衣服,她也是不能带走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损失了一套睡衣,她还得花钱再买,也是挺肉痛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等……沈欢欢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李妈,你刚刚说老爷子?封老爷子难道回来了吗?”她赶紧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没呢,老爷子让我们汇报你的情况,所以才会知道得比较清楚。”李妈依旧是笑眯眯地回答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吧。”沈欢欢只好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原来是这样的,她还以为是封老爷子回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是不是很想见到老爷子?老爷子说,他也很想见到你呢!”李妈一把拉住沈欢欢的手,眉眼都是慈祥的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依旧是默默地点着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和李妈道别之后,沈欢欢就挎着背包朝外走去,沿着路边有规律地迈着步伐,目的地是公交车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鼻子有些堵塞的感觉,脑袋也有些晕沉沉的,但是她还是坚持着往前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候,一辆车从她身边飞速经过,惊起一阵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她反应过来,才发现那是封寒川的车,而且已经一溜烟儿地开没了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两人昨晚和早上发生的种种尴尬,沈欢欢停下了步伐,脸上浮现出纠结的神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现在肯定是嫌弃死她了,那她该怎么办才好?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她直接求他帮忙,他肯定不会理会她,如果她主动献身,但封寒川可能也不会再对她有兴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,她现在在他印象里,肯定就是一条鼻涕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狠狠地抓了抓头发,只觉得脑袋里晕乎乎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天的课程结束下来,沈欢欢几乎已经快没了意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趴在桌上,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赶紧坐起身来,这才发现早就下课一个小时了,一个班的同学都已经走光了,只有两三个不认识的同学,在这里自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幸好今天她已经和金朵请过假,所以不需要去奶茶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赶紧收拾了一下书包,准备前往沈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