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64章 把沈欢欢的项链交出来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月儿,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,我本来以为自己很快就会离开封家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是,我现在改变主意了,我打算继续留在封家,所以我现在才说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看着柳月儿震惊的模样,甚至是带着一种不可置信的恐慌,沈欢欢只以为是自己隐瞒了柳月儿,所以对方很生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当她解释完,柳月儿的神色却丝毫没有好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……沈欢欢!你……”柳月儿回过神来,几乎气到发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瞒着沈欢欢做了那么多,可是沈欢欢早已登堂入室,进了封家的门,而自己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沈欢欢之前却什么都没说,隐瞒的很好,把她当猴儿耍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封寒川之所以不要自己,其实他们早就知道她是个冒牌货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月儿,你别生气好不好?”看到柳月儿快气炸的样子,沈欢欢心里有些焦急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和柳月儿做了这么久的好朋友,不想因为这件事情就闹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沈欢欢,你……你已经嫁过去了?”柳月儿强忍住怒火,指着沈欢欢的鼻子,面目狰狞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沈欢欢只能点了点头,又解释道:“我也不算是嫁过去的,我是被卖过去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卖过去的?”这句话,让柳月儿迷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难道,沈欢欢进封家,并不是因为那晚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月儿,封家上门提亲,封尘衍不是出了那档子事儿,不行了吗?沈心柔有叶景辰,又怎么可能愿意嫁给封尘衍,我那个可恶的父亲用我妈妈的别墅威胁我,所以我就答应嫁过去了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本以为老爷子回来后,我就可以离开,可是没想到封老爷子和我谈了条件,所以我打算暂时还留在封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把这件事情,原原本本地告诉了柳月儿,只不过省略了封寒川的那部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部分太过复杂,眼下快要到上课时间了,所以她就先没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,你现在是嫁给了封尘衍,成了封家的少奶奶?”柳月儿心里头的大石头,仿佛一下子落了地似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算是吧。”沈欢欢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离开,只能先这么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原来是这样啊!你也是受害者,我还以为你故意瞒着我,怕我嫉妒你呢!好了好了,我们赶紧去上课吧!”说着,柳月儿便挽着沈欢欢的手,拽着她往前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得知沈欢欢和封寒川没有关联,柳月儿还算是放心了一把,但心里却又很不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嫉妒的蚂蚁不断地在胸腔内攀爬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现在还没得到封寒川,可沈欢欢却已经成了封家少奶奶?


        

哪怕封尘衍那方面不行了,但封尘衍长得帅,而且就算是守活寡,那封家少奶奶的位子,也是无人能比的!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,封尘衍可是封家第三代的嫡长孙,目前唯一的第三代男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刘氏,总经理办公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刘冬瑞跪在地上,鼻青脸肿,不断地朝着面前高大的男人磕着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三爷,我真的没有强过什么女孩儿,我虽然花心,生活混乱,但那些姑娘都是自愿的!”刘冬瑞哭得涕流不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好端端地在自家公司上班,做甩手掌柜,正和一个妞聊着天儿,封家三爷就带人进来揍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冷着脸,抬起脚,皮鞋踩在了男人的手上,紧接着就是刘冬瑞龇牙咧嘴的嚎叫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再说一遍,把沈欢欢的项链交出来。”他冰冷的声音,阴沉的脸庞,宛若是地狱出来的索命阎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啊——三爷,我真的不认识什么沈欢欢,真的不认识……”刘冬瑞痛得眼泪汪汪,可是他想了半天,实在是想不到自己招惹了一个叫沈欢欢的女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。”封寒川脸上毫无任何表情,可却无比渗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刘冬瑞听到这句话,直接吓得尿裤子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淅淅沥沥”的声音,在室内响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这时候,“咔嚓”一声,门被打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苏宇赶紧冲上前来,凑到封寒川的耳边,小声汇报道:“封总,刘冬瑞上周在日本旅游,还带了几个嫩模过去,去了整整十天,前天才回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苏宇的声音很小,但刘冬瑞却听到了,他赶紧喊道:“对对对,我前天才回来,昨天在家睡觉,今天被我爸喊来公司做做样子,那几个嫩模里面,没有叫沈欢欢的,而且我也没有拿过女人的项链,我拿女人的项链做什么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三爷,我真的不认识这个女人,真的什么都不知道,我是被污蔑的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这个消息,封寒川的脸色要比刚刚更加阴沉,好似能把人吃了似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刘冬瑞吓怕了,裤裆一片湿,白色的西裤染成了黄色,他两只眼睛都哭肿了,看上去狼狈无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浑身瑟瑟发抖着,几乎一个字都不敢再说下去,害怕再一次被狠狠地殴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回公司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候,封寒川阴冷的嗓音缓缓响起,只说了这三个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临走的时候,刘冬瑞办公室的门,也被封寒川踹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路上,苏宇战战兢兢地开着车,一个字都不敢多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,但封总听到刘冬瑞旅游的消息,就放过刘冬瑞,离开了刘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封总的脸色现在看上去特别特别的渗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苏宇自认为是最了解封寒川的人之一,他感觉到,很可能是沈欢欢欺骗了封总,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局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实,苏宇猜得确实没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发现沈欢欢骗了自己,他再一次被沈欢欢耍得团团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是在进封家的那晚,身上就有新鲜的痕迹,所以沈欢欢所说的仅仅一次,一定是上周发生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现在,刘冬瑞上周都在日本,嫩模里又没有沈欢欢,很显然,沈欢欢撒了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冷笑了一声,声音无比阴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女人,可真是厉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他封寒川不是这么好惹的,既然敢招惹他,那他一定会让沈欢欢付出应有的代价!


        

敢骗他的女人,她是第一个,也是最后一个!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两拳紧握,手背青筋露起,浑身上下都燃烧着愤怒的火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刘冬瑞内心:人在家中坐,锅从天上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最惨的炮灰,没有之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