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103章 跟我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……我没有嫌弃你啊!你……你能不能正常点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快吓死了,因为封寒川几乎快把整个脸埋进她的脖颈处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信,你就是嫌弃我。”封寒川暗暗勾了勾唇角,薄唇从女人的脖颈处划过,经过下巴,然后把脸凑到她的面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鼻尖对着鼻尖,双唇仅仅只有半厘米的差距,四目相对,室内的空气好像都静止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就连呼吸都不敢呼吸了,她就感觉大脑一片空白,甚至都忘了挣扎,而且封寒川也并没有对她做出更过分的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,男人的嘴唇离得这么近,她都不敢开口说话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真的没有嫌弃他是私生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紧抿着唇,只好小幅度地摇了摇头,表示自己的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如果不是因为嫌弃,为什么会问我这样的问题,嗯?”封寒川依旧维持着刚刚的姿势,带着一种威胁的口吻,逼问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气息几乎全都喷洒在她的脸上,鼻腔里,而且,她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薄荷味,很清爽的感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之前说过他有洁癖,沈欢欢可以感受到,他是那种很干净的男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想回答,可又不敢开口,依旧是抿着唇,微微把头往旁边转了转,这样一来,她的嘴唇和封寒川的嘴唇,就不是正对正的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……我只是有些疑惑,并不是嫌弃,是你说彼此了解,让我问问题的。”沈欢欢不敢张口,小幅度地蠕动着嘴唇,小声回答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件事她必须得解释,她问封寒川并不是因为想要打听什么,只是单纯的疑惑而已,并没有任何其他意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既然你不嫌弃我,那就证明给我看。”封寒川觉得逗这个小女人,真的特别好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好像全身都愉悦了起来,太可爱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证,证明?”沈欢欢纳闷不已,问道:“怎么证明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吻我,或者是帮我做一件事。”封寒川毫不羞耻地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:“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敢情刚刚封寒川说了那么多,还污蔑她嫌弃他,就是为了耍流氓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让开点!”她皱起眉头,不悦地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你让我让开,我就让开。”封寒川放开了她,翻了个身继续平躺在她的身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转头看着他,不知道为何,她发现封寒川的脸上好像写满了失落和忧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难道他是真的觉得她嫌弃他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喂,封寒川。”她唤了他一声,再次解释道:“我真的没有嫌弃你,你知道我前男友叶景辰的吧,你在奶茶店见过他,他也是叶家的私生子啊,如果我真的嫌弃私生子,我以前不可能会和他交往的,更不可能把初恋给一个私生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,我真的没有嫌弃你,更不会歧视你。”沈欢欢真的很认真地解释了,她也怕真的伤到封寒川的内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,如果心灵不强大的人,或许真的会因为“私生子”这样的绰号,整个人就垮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沈欢欢,我觉得很不公平。”封寒川的视线是看向天花板的,但这句话确实对着身旁的沈欢欢说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一脸疑惑,连忙问道:“什么不公平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交往过男友,有过初恋,但我的感情经历是一片空白,你该怎么补偿我?”封寒川没有转头,但眼睛却看向了一侧的沈欢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?”沈欢欢一脸懵逼,无语道:“还带这样的吗?我有过初恋,你没有初恋,没什么关系吧?我为什么要补偿你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因为是你剥夺了我的初恋资格。”封寒川坐起身来,转头俯视着还平躺在床的女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也赶紧坐起身来,和封寒川正面对视,她深吸了一口气,简直是一头雾水,说道:“我怎么剥夺你初恋资格了?你初恋不初恋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现在真的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了,封寒川这种老男人,这么大年纪没谈过恋爱,她可以猜到是封寒川情商太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否则,像他这么优秀的条件,不可能感情经历一片空白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现在我们是在试婚,如果试婚成功了,那不就是真正的夫妻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一旦我们成了真正的夫妻,那就代表我以后不会有其他的女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,沈欢欢,如果试婚成功,你就是我的初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很严肃又很认真地说了这段话,把面前的沈欢欢给整蒙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她回过神来,怎么都觉得这番话有些不对劲,可又说不出来哪里不对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明明封寒川说得确实是很有道理的,可是她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那那……那……”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发现,封寒川好像说话的时候,话里有话,好像还有点嗳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虽然我们现在是试婚,但也是以夫妻模式相处的,所以我们之间也应该互相都没有任何秘密,是么?”封寒川突然转移了话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跟不上节奏,她还没来得及多想,就赶紧点了点头,应声道:“嗯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是个生活极其简单且透明的人,身上真没藏着什么秘密,唯一的秘密就是蓝调那个可怕的夜晚,但这件事情封寒川是知道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她在他面前,是没有任何秘密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反倒是封寒川,她不了解他,十分不了解,她觉得封寒川看不透,也猜不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那我分享一下今天的秘密,我去看了男科。”封寒川一本正经地看着面前的女人,严肃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男,男科!?”沈欢欢睁大了眼睛,几乎脱口而出:“你真的不行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老爷子晚上在门口解释的时候,说封寒川不行,所以才借用封尘衍不行的名义,给封寒川娶了个老婆,就是希望娶进门的姑娘不要嫌弃他不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之前封寒川在那方面,都很强势霸道,虽然两人没有发生到最后一步,但沈欢欢一直觉得封寒川是正常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拜你所赐。”封寒川淡淡说了这四个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更疑惑了,反驳道:“你不行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你没有用膝盖顶我,我会去看医生?”封寒川说完这句话,便起身下了床,朝着浴室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容谨修给他开的药用软膏,他放在换下的西裤口袋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沈欢欢还坐在床上,她满脸迷茫又无措,甚至还很紧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一顶,把封寒川顶坏了?


        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哈哈哈


        

小封同志去浴室把药膏拿出来之后,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:老婆,你帮我涂,我看不到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:???


        

大家觉得欢欢会不会帮小封涂一涂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咳咳咳,作者算是发现了,这就是一篇骚文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