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113章 我们都能好好的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被眼前这样的景象给惊呆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好狠的保镖阿强,好狠的封寒川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甚至,她从未见到沈心柔如此狼狈的时刻,竟然有一种畅快淋漓的感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如果不是陈美娟和沈心柔的阻拦,她拿不到原属于她的一分一毫,害得外婆没办法做手术,发病惨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以前被她们母女俩欺负的一点一滴,沈欢欢不自觉地迈出了步伐,大步走到了沈心柔的面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阿强见沈欢欢过来,便在封寒川的眼神示意下,主动让开,站在一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现在就站在了沈心柔的正前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沈欢欢!啊!你疯了,你竟然敢打我!”沈心柔被气得语无伦次,她疯狂地呐喊着:“你给我等着!你给我等……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心柔辱骂的声音还没结束,“啪”的一声,重重的耳光再次落在了她的另一侧脸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已被打得两眼发花,两颊都高高地肿起,明晃晃的红色五指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甩了甩手,因为太过用力,手掌心火辣辣的疼,可她却觉得尤为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,想到外婆再也回不来了,一种无助的感觉又涌上心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打了沈心柔又能怎么样,外婆已经回不来了,所以,这个气她不能消!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再次扬起手,一旁的陈美娟心疼女儿,挣脱开保镖的束缚,扑过来就要和沈欢欢干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眼疾手快,冲了过来,拉住陈美娟的胳膊,然后狠狠将她甩在地上,将沈欢欢护在身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——”陈美娟摔倒在地上,痛得五官都扭曲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呆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惊讶的并不是陈美娟摔倒,而是封寒川的举动,她被他护在身后,仿佛他真的是一个疼爱她的丈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明明,他们昨晚刚开始试婚而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沈欢欢呆住的时候,封寒川已经吩咐两个保镖将陈美娟架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救我!建民,快救我!”陈美娟的脑子里已经是一团浆糊,根本不管封寒川是什么人物,只是一个劲儿地朝着自己的丈夫求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建民哪敢和封寒川对着干,跪在地上瑟瑟发抖,一个字都不敢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心柔想到自己刚刚被甩耳光的屈辱,再看看沈建民和叶景辰,她的好父亲和她的好男友,一个都没来救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自己冷笑了一声,一双猩红的眼睛看向封寒川,大喊道:“封三爷,你能看上沈欢欢这样的女人,那我呢?只要你能放过我们,我愿意跟你,我的身子任由你处置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景辰就那么傻站在那边,自己却沈欢欢和保镖打来打去,他却一点都不帮自己,她这个女友又何必再给他面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果真,叶景辰听到沈心柔这么说,脸都青了,仿佛被明晃晃地戴了绿帽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沈心柔!你在说什么!你怎么这么贱!”叶景辰咆哮出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贱?你就看着我被扇耳光,你不救我,就别怪我自救!”沈心柔也朝着叶景辰吼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陈美娟也跟着沈心柔吼起来:“沈建民,你个王八蛋,你连沈欢欢都收拾不了,你害得我和心柔这么惨,你快点想办法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场面,几乎一片混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家三口,包括叶景辰在内,他们四个人,陷入了互相争吵的状态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的无耻再次刷新了沈欢欢的三观,但是她什么话都没有说,他们争吵得越厉害,她就越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强,成帆,把沈建民带走。”封寒川这时候发了话,声音阴冷无比:“其他人留下来收拾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阿强和成帆出列后,走到沈建民的两侧,把他架了起来,往外拖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,救命啊,欢欢,救救爸爸,你想要什么爸爸都能答应你,别让他们拖我走,欢欢——”沈建民哀嚎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,他已经被拖出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婆,接下来场面血腥,你不便留下,我带你先走。”封寒川一把搂住沈欢欢的腰肢,带着她也朝着门口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就这么愣愣地被封寒川带着离开了客厅,从客厅门口到大门口的过道上,她看到了一路的水迹,甚至隐隐还闻到了一股尿骚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用猜都能知道,沈建民被拖走的时候,肯定是尿裤子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她沉思的时候,客厅里传来了阵阵哀嚎声,有陈美娟的声音,有沈心柔的声音,有叶景辰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封寒川刚刚对她说,待会儿会场面血腥,沈欢欢突然吓了一跳,着急地抓住了封寒川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封寒川,你你你……你不会是要杀人吧?不能犯法啊!”沈欢欢有些被吓到,两只眼睛呆滞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虽然想要狠狠教训那几个恶人,但到底杀人是犯法的,她不希望自己的丈夫替她报仇的时候,把人杀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放心。”封寒川揽着她的腰,将她搂紧了一分,淡淡道:“沈建民是被拖去转让别墅产权给你,里面的三个人,打一顿教训一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呼,那就好!”听到封寒川这么说,沈欢欢心里头松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她很想让他们抵命,但说到底杀人是犯法的,她更不希望封寒川是为了自己,手上沾了鲜血,犯了法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,你是心疼里面的人,还是担心我杀人?”封寒川知道里头还有个叶景辰,是沈欢欢的初恋,所以心里头有些不舒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心疼里面的人?你在逗我?”沈欢欢无语道:“我恨死她们,我真恨不得她们死,但我不希望你的手上沾满鲜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佛家有说,做了恶人,死了之后是要下地狱受刑的,而且下半辈子投胎会过得很惨,甚至会连累家人,所以我不想做恶人,也不想你做恶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欢欢,你是在担心我?”封寒川转过身,正面面对沈欢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对视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很认真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帮我教训了他们,还帮我抢回了别墅,我真的很感激你,你之前还借钱给我,还帮我安葬了外婆,在我心里,你就是我的恩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,我不希望你为了我做一些不好的事情,我希望你能好好的,我们都能好好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