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115章 叫三婶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身子突然一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问出这样的问题,是心里头还介意着之前的事儿?


        

不可否认,他之前对沈欢欢真的很过分,现在回想起来,都觉得他怎么能对沈欢欢那么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她抱着外婆的骨灰,哭得凄惨的时候,他甚至还对她恶言恶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她看到刘冬瑞而崩溃的时候,他还在猜忌她骗了他,对她句句侮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到之前自己的恶行,封寒川只觉得有些窒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见封寒川没有回答,沈欢欢又抿了抿唇,微微闷着头,小声问道:“你是不是对我愧疚,所以才想和我试婚呀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按理说,她不过就是封老爷子塞给封寒川的女人,她和封寒川之间不仅毫无任何感情可言,甚至之前还闹得不太愉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主动和她试婚,要么就是对她愧疚,想要补偿她,要么就是不想反驳封老爷子的心愿,要么两者原因都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。”封寒川嗓子有些哽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知道沈欢欢肯定会疑心,毕竟这段日子,他对她的转变真的很大,原本他直接就想和她公开关系,成为正式的夫妻,又怕沈欢欢会多疑,才提出试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经过这段日子的相处,我也知道自己之前错怪了你,我发现你是个很善良的姑娘,并不是因为对你愧疚,是我真的想和你试婚。”封寒川回答得很认真,比之前的所有时刻都认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我们之间试婚合适,有你这样的女人做我的妻子,我会感到很荣幸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愣住了,同时她也相信了封寒川的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这次是很相信,不是半信半疑,是真的相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以前,封寒川是对她有误会,所以才对她那么凶,现在误会什么的都解清了,封寒川也没有再对她凶过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甚至,他还帮她抢回了别墅,还帮她教训了沈家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得出来,封寒川是真的想和她好好试婚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偷偷瞥了他一眼,发现封寒川也在注视着她,她又赶紧闷下头,只觉得两颊上浮出了红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好像真的有点害羞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,像封寒川这么有魅力的男人,说出刚刚那番郑重又尊重人的话语,她真的有些难以抵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一种异样的感觉,在沈欢欢的内心深处,发酵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相信我吗?”封寒川见沈欢欢不回答,心里头其实有些紧张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之所以不肯说出蓝调那晚的真相,是怕毁了自己和沈欢欢之间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信任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想把那件事情就那么隐瞒下去,以“封寒川”这个身份,堂堂正正地和沈欢欢走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现在是沈欢欢的丈夫,而不是那晚的强煎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……”沈欢欢抬起头,对上封寒川那双认真又深邃的眼眸,她小幅度地点了点头,两只手搅在一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深吸了一口气,开口道:“我相信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软软糯糯的声音,就好像春风拂过了心房,封寒川体会到了一种沁人心脾的感觉,好像浑身畅轻,舒适,甚至是愉悦无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现在是你的丈夫,我对你所说的所做的,都不会有任何隐瞒。”封寒川很肯定地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除了蓝调那晚的事情,他不会再瞒着沈欢欢任何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我也是,我也不会瞒着你的。”沈欢欢抿了抿唇,有些害羞地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封寒川勾起唇角,轻笑一声,便发动了汽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半小时后,一家浪漫的咖啡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拉着沈欢欢刚走进去,封尘衍就飞快地冲了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三叔!欢欢!”他叫得大声,引来了其他顾客的瞩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闭嘴。”封寒川教训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尘衍立刻捂住了嘴巴,小声说道:“我订了包厢,你们跟我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着,他就在前方带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五分钟后,三个人都在包厢的座椅坐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这段时间真是对不起了,我也是没有办法,爷爷让我装成是你的丈夫,我也只能照做,实在是对不起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刚坐下,封尘衍就在她对面给她鞠了一躬,道歉的态度十分诚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用……不用跟我道歉,我……我不怪你的。”沈欢欢也从座椅上站起来,赶紧摆了摆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说她现在是封尘衍的三婶,但她到底也比封尘衍要小个四五岁,比自己大的封尘衍向她鞠躬,她真的是太尴尬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真的吗?我还以为你会骂我呢!”封尘衍哈哈大笑起来,然后一屁股坐了下来,朝着沈欢欢说道:“欢欢,快坐快坐,想喝点什么尽管点,这里的咖啡和果汁都特别好喝,还有很多甜品和西餐,午饭咱们就在这解决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会骂你的,这不是你的错。”沈欢欢有些尴尬地解释了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不是他的错,那是我的错?”封寒川凑近沈欢欢,在她耳边暧昧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封尘衍,发现封尘衍两眼一眨不眨地看着他们,她顿时脸色涨得通红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尘衍还在对面坐着,封寒川干嘛跟她这么暧昧的讲话啊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,不是,也不是你的错。”沈欢欢有些语无伦次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三叔,你再这样调细欢欢,会把她吓跑的噢!”封尘衍说着,还朝着沈欢欢眨了眨眼,故意问道:“欢欢,三叔他现在是不是特别粘你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?”沈欢欢惊讶地睁大了眼睛,她也没想到封尘衍会突然问出这种问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脸色更红了,支支吾吾的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回答又不礼貌,回答的话,又不知道怎么回答,毕竟这个问题真的……很奇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衍,别没大没小的,叫三婶。”这时候,冷不丁的,封寒川打断了略有些尴尬的氛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诶,好嘞,那我以后就叫欢欢三婶了。”封尘衍当然唯命是从,他可不敢跟自家三叔对着干,毕竟小时候可没少被三叔教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反正,他从小佩服的人并不是自己的父亲,而是只大他五岁的三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过……”封尘衍转了转眼珠子,把视线投向沈欢欢,问道:“欢欢,我叫你三婶,会不会把你叫老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听到封尘衍还是叫着她欢欢,她挠了挠头,有些尴尬地回答:“要不,你还是叫我名字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,她也不知道自己和封寒川的试婚是否能成功,就不让封尘衍改口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三婶三婶,叫起来好像把她变成了一个大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三叔,你看,欢欢也让她喊她名字,三婶多难听啊!”封尘衍看向自家三叔,嘚瑟地挑了挑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是他唯一胜利的一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从小到大,他就没赢过封寒川,不管是玩游戏还是什么乱七八糟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有这一次,在“欢欢和三婶”这两个称呼上,他算是胜利了一下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,沈欢欢选了“欢欢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闭嘴!”封寒川冷冷呵斥了一声,面色变得有些阴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尘衍立刻闭上了嘴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了看封寒川和封尘衍,沈欢欢觉得封尘衍有点无辜,他什么都没有做错,却被封寒川给教训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个……封寒川,阿衍他没有做错什么,你别对他那么凶了。”沈欢欢伸出手指,点了点封寒川的胳膊,小声劝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突然发现,封寒川对所有人的态度都不太好,包括之前的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是自从试婚后,他除了对自己态度很好,对其他人好像还是一如既往?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觉得,封寒川得改改这种臭脾气了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天哪欢欢,你现在和三叔不是已经成夫妻了?你怎么还叫三叔的大名?”封尘衍惊讶地睁大了双眼,指着两人,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因为我还没想到怎么喊三叔。”沈欢欢直接脱口而出,也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只是想着,封寒川说让她想一个只属于他们之间的称呼,当时她想到阿寒,让封寒川想到了他的母亲,想称呼这事儿就不了了之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她没注意的是,一旁的封寒川,脸都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尘衍当然注意到了,他终于忍不住,拍着桌子狂笑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怎么也喊三叔啊!”封尘衍看着自家三叔那张臭脸,快笑抽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回过神来,张大了嘴巴,她刚刚也跟着封尘衍喊了三叔,因为她意识里还残留着喊三叔的习惯,没有那么快改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转过头,看着封寒川一言不发的样子,脸色也很不好看,她紧紧地咬着嘴唇,伸手拽了拽封寒川的胳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沈欢欢咬紧了嘴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只是试婚,但封寒川现在是她的丈夫,再喊封寒川三叔,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当她刚道歉完,封寒川已经从座椅上站起,弯下腰,直接将她横抱起来,朝着包厢门口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封寒川,你要干什么?”沈欢欢想着封尘衍还在场,不知道封寒川为什么突然抱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要抱她去哪里?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她茫然又疑惑的时候,封寒川抱着她进了一间休息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后,直接将她抵在了黑色的真皮沙发上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哎呀呀!


        

老三吃醋了,吃醋了怎么办呢?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就收拾一下小娇妻吧!


        

宝贝们,不要吝啬手中的票票,想要看老三怎么惩罚欢欢,就使劲儿砸票票吧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