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125章 有绿帽子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,我现在就在瑞恩医院,如果你有点良心,就过来给阿姨找个护工照顾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叶景辰,你可真是够可以的,心怎么这么狠!今天你被打,就是活该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没把你这个不孝子给打死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最恨不孝顺的人,现在叶景辰把李淑琴一个人扔在医院,她真是气得冒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,欢欢,你听我解释……我现在就过来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头叶景辰的话还没说完,然后好像有争吵的噪音,紧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不知道叶景辰到底会不会来,还是回了病房,坐在了李淑琴的床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最近过得怎么样?还在沈家住着吗?”李淑琴见沈欢欢坐下,便开口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……”沈欢欢还没回答完,病房门就被猛地打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转头看过去,叶景辰气喘吁吁地冲了进来,他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,可以说是鼻青脸肿的,完全没了往日的英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,阿辰,你这是怎么了!”李淑琴惊呼起来,一副被吓了一跳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在瑞恩医院?”沈欢欢站起身来,看向站在病床另一边的叶景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妈,你怎么把沈欢欢叫来了?”叶景辰看了一眼沈欢欢,低下头问着躺在病床的李淑琴,无奈道:“你把护工给辞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唉,阿辰,我说了你别破费了,我一个人可以的,我只是今天有点孤单,想到欢欢,就让她过来陪陪我。”李淑琴坐起身来,和叶景辰说完,便笑容满面地看向沈欢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顿时一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刚刚在电话里骂了一通叶景辰,骂他不管李淑琴,可没想到叶景辰是请了护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并没有不管自己的生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发现自己闹了个乌龙,顿时就尴尬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更尴尬的是,李淑琴一直追问叶景辰脸上的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知道那是封寒川的手下给打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景辰只是看了一眼沈欢欢,然后含糊其辞地说道:“和一帮小混混有了争执,打了一架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啪!”的一声,李淑琴狠狠地拍了一下叶景辰的手背,指责道:“你都多大的人了,怎么还和混混打架?欢欢还在这呢,你真是丢人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在一旁站着,只觉得更尴尬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姨,既然叶景辰过来陪你了,那我就先走了。”她真的不想和叶景辰同处一个空间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!”李淑琴赶紧拉住沈欢欢的手,急忙说道:“来都来了,怎么这么着急走?我知道你恨阿辰,能不能看在我的面子上,就当阿辰是个普通朋友,行不行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李阿姨……”沈欢欢微微皱起眉头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看向叶景辰,对于当年的事情,她早已做到心中平静,但对叶景辰这个人,她还是始终有恨意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可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,还能和叶景辰做朋友,还能和他打招呼,这是不可能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好好,欢欢,我不强求你。这样吧,你就留下来再陪我一会儿,行不行?”李淑琴紧紧地拉着沈欢欢的手,不松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没办法拒绝,只好留下,而叶景辰也待在病房里,忙活着给李淑琴倒水,削苹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也帮沈欢欢做了,但沈欢欢水没喝,苹果也没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待了一会儿,觉得氛围实在是很尴尬,她便站起身来,说道:“阿姨,我明天要去集训了,行李还没收拾,我得回去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也确实没有说谎,她该回去收拾行李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集训?欢欢你要去什么集训?”李淑琴忍不住多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学姐受伤了,我代替她去参加一个节目。”沈欢欢朝着李淑琴挥了挥手,道别:“再见,阿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淑琴见实在是留不住沈欢欢了,她赶紧朝着叶景辰使了个眼色,说道:“阿辰,你去送欢欢回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用。”沈欢欢立刻拒绝,转头就往病房门口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景辰连忙追了过去,两人在电梯门口停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我送你下楼总行了吧?”叶景辰一副纠缠不休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不耐烦地蹙起眉头,反问道:“你是还没被揍够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景辰的脸色顿时一变,他伸手摸了摸自己肿痛的眼睛,心里头憋屈得要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和封寒川,真的是夫妻?”他放下手,看着沈欢欢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咬了咬唇,没有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本想回答“是”,可又想到封寒川是那么可怕的男人,她又不敢承认这段关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害怕,害怕自己也会遭遇柳月儿那样的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所以,你们在沈家说的那些,都是演戏的?”叶景辰质问道:“是因为我拍了那些照片,你们怕封家出丑,所以才说是夫妻,是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叶景辰,你是不是还没受够教训?得罪我可以,你敢得罪封寒川吗?”沈欢欢快被这个男人烦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现在偏偏不想提的人,叶景辰非要追着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变了很多,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的。”叶景辰沉沉地叹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呵。”沈欢欢只是冷笑,又想到沈心柔上午在别墅里说的那番话,她就觉得讽刺无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看向叶景辰,只觉得他的头顶上有一顶大大的绿帽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注意到沈欢欢在看自己的头发,叶景辰连忙借着电梯门的反光,查看自己头上是不是有什么,发现什么都没有,而且发型还算整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头上有什么吗?你一直在看。”叶景辰忍不住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有啊。”沈欢欢嗤笑了两声,说道:“有绿帽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景辰原本缓和的脸色,瞬间又变得铁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和你,也没什么深仇大恨,无非就是因为你是沈心柔的男朋友,所以被牵连了一下,以后你见到我绕着走,就不会被揍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虽然心里头没有底气,但面对叶景辰,她还是昂首挺胸,威胁了一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叮咚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候,电梯门缓缓打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抬脚走进去,又像是想到什么,转身的时候,看见叶景辰也准备跟进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站住!你别进来!”沈欢欢呵斥了一声,严肃道:“我不需要你送,你有闲工夫,好好陪阿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她便摁下了关门按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景辰眼睁睁地看着电梯门缓缓关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回到病房后,李淑琴立刻拉住自己儿子的胳膊,追问道:“你和欢欢道歉没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妈,你怎么突然把她叫来了?”叶景辰挺猝不及防的,李淑琴没有提前跟他说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还能为什么?人家欢欢现在是封家的人,你又被封家的人打成这样,妈自然是叫她过来,打打感情牌啦!跟她套套近乎啦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叶家那边你又没有继承权,以后你创办公司,指不定要人帮帮忙,说不定欢欢能帮你在封家说说话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淑琴拽了拽叶景辰的胳膊,说道:“你看看,你不要的姑娘,人家封家宝贝着呢!那个沈心柔有什么好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要不是你当初劈腿,欢欢能便宜给封家?唉,我现在心里头不舒服得很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被封家给占了,你又被打成这副样子,还有那个沈心柔就没正眼看过我,我还得了这种病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淑琴一个劲儿地抱怨着,叶景辰也是越想越憋屈,越想越生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要是当初他没劈腿,或许就没有这么多幺蛾子了,他和沈欢欢或许没有多少激情,但肯定会很安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且,沈欢欢绝对不可能给他戴绿帽子,但沈心柔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