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127章 她一直都没有忘了叶景辰。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瑞恩医院,普通病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叶景辰给李淑琴打饭回来,就看到沈心柔站在李淑琴的床边,鼻青脸肿的脸蛋,五官已然扭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来干什么!”叶景辰赶紧冲了过去,把饭盒先放在柜子上,然后着急去拉沈心柔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知道沈心柔一直嫌弃李淑琴的身份,不想让自己和李淑琴走得太近,所以沈心柔到自己母亲的病房来,绝对不是好心看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心柔哪肯罢休,甩开叶景辰的手,大声嚷嚷:“叶景辰,你贱不贱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沈心柔,我不允许你骂我儿子!”李淑琴脸色愤怒,指着沈心柔教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李淑琴,你更贱!”沈心柔双眼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中年妇女,咬牙切齿地说道:“沈欢欢都带人把你儿子打成这样了,你还把她叫过来陪你?还让你儿子送她回去?你根本就不配成为叶景辰的母亲,你就是个贱人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啪”的一声,响亮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病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——叶景辰,你竟然敢打我!”沈心柔捂着脸,尖叫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沈心柔,你能不能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,如果不是你,我会被打吗?”叶景辰想到自己现在鼻青脸肿的样子,还有沈心柔和封寒川说的那番话,他就憋屈得要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像沈欢欢说的,他现在头顶上真的顶着一顶大大的绿帽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……你这是怪我?”沈心柔冷笑起来,指着叶景辰的鼻子,叫骂道:“如果不是你窝囊,你对付不了封寒川,我会受这种委屈吗!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真是疯了!是你们沈家对不起欢欢,封寒川替欢欢出头而已,要怪就怪你命不好,跟了我这种人。”叶景辰虽然贬低自己,但实际上就是在讽刺沈心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心柔何尝听不出叶景辰话里的意思,她两眼瞪得猩红,张牙舞爪地就像叶景辰扑了过去,恨不得和他拼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淑琴宝贝自己的亲生儿子,她立刻下了床,去阻止沈心柔,结果沈心柔狠狠地把她推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李淑琴猛地摔倒在地上,因为刚做过手术的原因,直接昏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蓝调会所,顶级包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黎诗芸注意到了容谨修和封寒川的对话,朝着这里走了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坐在了封寒川的身边,歪着头,巧笑嫣兮地看着面前的两人,问道:“你们在聊什么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黎诗芸是黎家的大小姐,比封寒川小上一岁,她是墨文州的表妹,大家都相识多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诗芸你是不是还不知道?”容谨修突然想起来,脱口而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知道什么?”黎诗芸故作茫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实际上,自己的表哥墨文州虽然没告诉她,但是她已经听到了些许风声,不然也不会着急从国外回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这时候突然站起身来,语气冰冷:“我出去抽根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罢,也不等他们回答,封寒川大步迈出了包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容谨修皱起眉头,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刚刚他和封寒川的话题还没结束,黎诗芸就突然过来了,但很显然,他刚刚说出叶家小儿子的时候,封寒川的脸色明显不对劲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难不成沈欢欢和叶家小儿子,有什么关系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谨修,寒川是怎么了?好像突然心情不好了?他一般不抽烟的。”黎诗芸虽然表面上露出担心的神色,实际上心里却有些窃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耳朵挺好的,方才听到容谨修和封寒川谈论的,应该就是封寒川现在的那位小妻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么看来,封寒川应该是对那个妻子不是很满意?不然,也不会心情不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,或许是夫妻之间有点矛盾吧,今天他都没带他那位新婚妻子过来。”容谨修耸了耸肩,一副他也不了解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封寒川和沈欢欢的情况他是知道的,但具体两人发展得怎么样,他还真不清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现在看样子,似乎发展得状况不太乐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觉得封老爷子是不是有点太急了?寒川连三十还没到呢,他就这么着急地给寒川讨了个老婆,还是个不明不白的女人?”黎诗芸说这话的时候,语气里似是有些埋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容谨修扶了扶金丝镜框,似是听出了黎诗芸的意思,他反问道:“你知道这件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哦,我前两天听池雨婷说的,我本来还不相信呢。”黎诗芸挽了挽头发,言行举止都透露着名媛的风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池雨婷比她小两岁,是池家的千金,混封尘衍他们的圈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事实确实是这样的,封老爷子给老三讨了个老婆,叫沈欢欢。”容谨修觉得这是个事实,没什么不能说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寒川今天没带她来?”黎诗芸故意问了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就不知道什么情况了。”容谨修拿起红酒杯,细品一口,只是摇了摇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人家夫妻之间的事情,他也不想插手,只不过这老三这么多年没开过花,不会就这么被抹杀在花骨朵中吧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算是领证了,也可以离婚的,既然寒川不喜欢,封老爷子也不该强求。”黎诗芸也轻抿了一口红酒,一副为封寒川不值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容谨修没再回答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黎诗芸觉得无趣,便离开这里,去其他姐妹那边聊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本想找封尘衍问问情况,毕竟封尘衍是个嘴巴没门的,只可惜现在封尘衍不在这里,被几个狐朋狗友碰到,拉到别的包间去喝酒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黎诗芸前脚刚走,后脚容谨修就接到了封寒川的电话,让他把沈欢欢去病房探病的监控发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容谨修自然得帮兄弟这个忙,立刻吩咐了医院,十分钟后就把沈欢欢的监控视频发给了封寒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正坐在一处休息间的沙发上,指尖夹着一根烟,室内环绕着些许烟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点开视频,完完整整地把监控视频都看了过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监控只能拍到走廊的动态,是拍不到病人病房内的情况,他只能看到,沈欢欢先进了李淑琴的病房,随后没多久就出来了,在走廊角落给人打了电话,脸色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过了不久,她进了病房之后,鼻青脸肿的叶景辰也很快过来了,着急地冲进了病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再之后,两人就在李淑琴的病房里,约莫待了四十多分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离开病房的时候,叶景辰还去送她,将她送到电梯口,等电梯的时候,两人还说了几句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不过,因为监控角度的原因,他们俩的表情看不到,不知道是高兴还是如何,而等沈欢欢乘坐电梯离开后,叶景辰才回到了病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完视频后,封寒川脸色已经阴沉得不像话,伸手直接将烟头掐灭,手背青筋露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上午他刚帮沈欢欢教训了沈家人和叶景辰,转眼下午,她就投奔了叶景辰的怀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来,她一直都没有忘了叶景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初恋情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【作者题外话】:先更1章,还有4章,下午的更新时间大概是五点多,么么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