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145章 延迟的新婚之夜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乖,我先出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从只是浅尝辄止,便松开了沈欢欢,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,便走出了浴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看着关上的磨砂门,指腹不经意地覆上自己的唇瓣,只觉得嘴唇麻麻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浑身都酥酥的,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看着镜子里脸色泛红的自己,猛地晃了晃头,赶紧去洗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靠在沙发上,听着浴室里传来的水声,仿佛听着一段美妙动人的音乐,让人心旷神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之所以不在浴室待下去,是因为他怕控制不住自己,所以才需要到外面来等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,沈欢欢实在是太可爱了,他担心自己把持不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发现自己极强的自制力,在沈欢欢的面前,都化为了乌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洗澡的速度很快,因为她想着得赶快去睡觉,不然睡眠时间不够,肯定影响明天的效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她出来的时候,发现封寒川正坐在沙发上,她便小步挪了过去,小声说道:“我洗好了,你去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也不好意思和封寒川对视,闷着头说完之后,便一头往大床冲去,然后迅速地钻进了被子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着沈欢欢的一系列动作,封寒川轻笑一声,心底尽是愉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她集训回来,他一定不会轻饶她,今天他先忍耐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封寒川的笑声,躲在被子里的沈欢欢紧紧地闭上了眼睛,脸色又发红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又觉得不对劲,坐起身来,看着正从沙发上站起身来的封寒川,有些气鼓鼓地问道:“你……你为什么要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是觉得她很好笑吗?还是觉得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是不是觉得我很随便?”沈欢欢偷瞄了他一眼,继续躺下,钻进了被子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其实有点后悔,她觉得自己太过冲动了,就因为对封寒川很感激很感动,然后她就头脑一热,主动邀请了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想来,两人根本就没认识多久,她这么快就交付了自己,确实显得太过随便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完全不像一个正经姑娘啊!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暗暗躲在被子里抿着嘴,脸上都是懊恼的神色,就在这时候,被子突然被掀开,她对上了一双漆黑深邃的眼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……你怎么没去洗澡?”沈欢欢惊讶地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生气了,我哪有心思去洗澡?”封寒川微勾唇角,笑道:“当然得先来哄老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别说了,我今天有点冲动,我觉得自己很随便,我……我先睡了,就此一次吧。”沈欢欢说完,立刻就闭上了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她刚闭上眼睛,细腰就被猛地一掐,她连忙又把眼睛睁开,伸手想去拿开覆在她腰间的大掌,但是手腕却被突然握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不随便。”封寒川低沉的嗓音,缓缓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不想听,因为她觉得封寒川有点嘲笑她,虽然表面上不说她随便,但心里肯定是那么想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见沈欢欢不回答,封寒川就知道她肯定在多想,他帮她捋了捋额间的头发,很认真地说道:“真的,在我眼里,你很纯真,一点都不随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今晚的你,不叫随便,只是热情,我喜欢热情的你,很喜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顿时怔住了,她没有想到竟然会从封寒川的口里,听到这种深情的甜言蜜语,他完全不像是会讲这种话的男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是,我们昨晚才确认试婚关系,今天就……”沈欢欢脸色通通红,红润一直褪不下去,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因为室内温度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还记得你刚到封宅的第一晚吗?那晚,本应该是我们的新婚之夜,是我们结婚的第一天。”封寒川轻抚着她的脸颊,沉声说道:“我们只是延迟进行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了好了,你别说了,我要睡觉。”沈欢欢觉得自己就不该提这个话题,反而是自己越来越害臊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握住她的手,叮嘱道:“最后我再说一下,我笑,并不是嘲笑,而是开心的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睡吧,这么累了,应该很快能睡着了。”说着,封寒川便松开了女人的手,起身朝着浴室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觉得封寒川刚刚的最后一句话,真的是……什么叫这么累,不就是在暗示那件事情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赶紧闭上了眼睛,不再想着刚刚的事情,她确实很累,几乎一分钟就进入了梦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冲洗出来,发现沈欢欢已经睡着了,他也能猜到,因为他看得出来沈欢欢很累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躺在她的身旁,将她圈入怀中,拥紧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夜好眠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第二天清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叮铃铃,叮铃铃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已经定好了闹钟,闹钟响起的那一刻,她猛地惊醒,连忙伸手去摁住了闹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记得昨晚睡得很安稳,好像被人抱着睡觉,她能感受到是封寒川抱着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当她转头一看,发现身旁竟然空无一人,这让沈欢欢觉得很惊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难道……难道昨晚的种种,都是一场梦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看到窗外天色蒙蒙亮,太阳还没有升起来,一瞬间,她突然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伸手摸了摸身旁的床铺,是凉的,她不会真的做了个春!梦!吧!


        

不管了不管了,沈欢欢立刻跳下了床,飞奔着跑去浴室,她要去集训,不管这么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个梦就那个梦吧,如果只是梦,倒也好,毕竟昨晚的那些事情,想想都好辣眼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仅仅是她和封寒川,还有她看到了陈娜娜和封老爷子,反正都是些乱七八糟的事情,如果只是一场梦,那她就可以松一口气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洗漱完出来,房间里依旧是空无一人,沈欢欢直接换好了衣服,拎着行李箱准备开门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这时候,房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打开,紧接着,男人高大的身躯便出现在沈欢欢的眼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封,封寒川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突然看到封寒川,沈欢欢吓了一跳,惊呼出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脸色顿时一沉,语气似有不悦:“昨晚都已经恩爱一场了,今天又直呼我全名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!”沈欢欢捂着嘴再次惊呼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她她……那些,不是梦?


        

那大早上的,封寒川跑哪去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