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165章 喜不喜欢?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几乎是下意识地大叫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她回过神来,就发现自己躺在封寒川的怀中,封寒川正低头看着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封寒川,你干什么!”沈欢欢有些生气地吼了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刚刚快被吓死了,突然就被往后一拽,要不是倒在封寒川身上,要是倒在地上,那受伤了怎么办?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这是在惩罚她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又叫我全名?”男人微微蹙眉,把脸凑近她,鼻尖抵在她的鼻尖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把头一歪,避开男人的接触,着急地说道:“你快放开我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的饥渴她是见过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人太多,还是因为没尝过什么女人,总觉得好像随时随地都要发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现在这样,沈欢欢真担心他会在办公室做点什么,她待会儿可是要去上课的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说过,叫全名是要被惩罚的。”封寒川的唇抵在沈欢欢的耳畔,缓缓吐出一口热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一个激灵,把头转回来,怒瞪着封寒川,气得伸手捶了他的后背:“你发什么疯?这里又不是封家,是集训基地,你要是敢在这里对我……我以后都不会再理你了!”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见识到了沈欢欢的愤怒,封寒川也不敢跟她开玩笑了,他松开了她,将她抱到一旁,然后自己便坐正了身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没有要对你做什么的意思。”他的声音有些薄凉,大抵是被老婆训斥了,所以心情有些不太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,你刚刚明明就是那个意思……算了,你回去吧。”沈欢欢微垂着眼眸,声音里透露着一丝低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原本封寒川过来看她,说想她了,她惊讶之余,其实心里是很开心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她没想到封寒川竟然误会她和陈飞扬,还想在办公室对她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生气了?”封寒川突然有些懊恼自己的冲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别过头,不想和封寒川对视,也不想再回答封寒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没有生气,你能来看我,我心里也很高兴。时间快到了,我得去上课了。”说着,沈欢欢站起身来,背对着封寒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这下着急了,他连忙站起身来,没敢直接拉沈欢欢的手,而是从后面抱住了她,双手环住她纤细的腰肢,将她紧紧地圈在自己的身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只觉得自己的后背,被一团温暖所包裹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寒,这半个月的集训,我想全身心的投入,所以……之后,你不用来看我了。”沈欢欢觉得自己也不该对封寒川那么凶,她尽力平复自己的情绪,轻声地说出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感受到沈欢欢的疏离,封寒川只觉得心情更不佳了,他觉得是自己搞砸了这一次的相见,所以才让沈欢欢不想他再来看望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对不起,欢欢。”封寒川低下头,把下巴靠在女人的肩窝处,轻柔地摩挲着,甚至还不断地蹭着她的脖颈和脸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听到封寒川的道歉,微怔了几秒,随之便觉得脖颈处又痒又热,她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不用和我道歉,也没必要和我道歉。”在他们的这场婚姻中,沈欢欢觉得自己毫无话语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说白了,她就是个被买来的妻子,而且封寒川还帮了她那么多,她又怎么能和封寒川置气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刚刚说的那句话,我很开心。”封寒川觉得,自己太过在意沈欢欢,反倒忽略了沈欢欢的感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”沈欢欢下意识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说,有我这么优秀的男人,你不会喜欢上别人。”封寒川其实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先开始都没反应过来,现在想来,他只觉得心中被愉悦所填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……”沈欢欢突然脸颊一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刚刚说那句话,无非就是希望封寒川别乱猜测她和别人的关系,不管是之前的叶景辰,还是现在说了几句话的陈飞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封寒川把这句话复述出来的时候,她竟然觉得有一种莫名的害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,我的意思就是……”沈欢欢张了张口,想要解释,却被男人打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?你不喜欢我?”封寒川突然就郁闷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,我不是不喜欢你,我的意思是,我不会和别人有一腿的,我难道就不能和异性说话吗?”沈欢欢连忙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不喜欢我,那就是喜欢我?”封寒川唇角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,我主要是想说,我们之间是婚姻关系,在我们保持这段关系的时候,我是不会出轨的……”沈欢欢觉得自己快被封寒川的脑回路给绕晕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那你到底喜不喜欢我?”封寒川冷不丁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?”沈欢欢顿时就懵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在讨论的问题,应该是她和别的男人有说有笑,是否有出轨的迹象,怎么又变成她喜不喜欢封寒川这个问题了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昨晚,我们该做的都做过了,你真的不喜欢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低下头,唇抵在女人的肩窝处,说话的时候,薄唇微动,惹得沈欢欢只觉得一股电流窜入身体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一种悸动的感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是不喜欢你,但是我……我也不能说喜欢你,我不想骗你。”沈欢欢深吸了一口气,认真地开口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和封寒川试婚之前,她自己对封寒川是一点男女之情都没有的,她只是将他当成封尘衍的三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除了矛盾,争吵,互相厌恶,沈欢欢觉得就没有其他的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关系真正缓和一些,算是封寒川帮她从刘冬瑞那里拿回了项链,和她道了歉,又带她去吃西餐,那时候她很感激封寒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没想到,她在封寒川办公室休息的时候,封寒川竟然对她……然后她又和封寒川闹了矛盾,封寒川却坦白了他们是夫妻的事实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相识不久,但却经历了很多事,只是大部分不是好事,虽然她现在对封寒川是有依赖的,但更甚是感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谈及“喜欢”这个词,她自己也无法确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事,你会喜欢我的。”封寒川环着女人腰肢的双手,用力了几分,将她的身体更贴近自己的身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的语气格外肯定,让沈欢欢再次一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会喜欢他的?


        

难道他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还是他能预知未来?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自己都不确认的事情,怎么封寒川这么确认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