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181章 没必要瞒着我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微怔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,他没想到会从沈欢欢的口中,听到黎诗芸的名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突然提她?”封寒川面色有些许疑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什么。”沈欢欢只想赶紧把牛排吃完,然后就回去休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觉得今晚并不是和封寒川谈这种事情的时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因为上周日的事?我和阿衍去机场接她,参加她的聚会?还是因为我们晚上在……的时候,她打电话过来,我接听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知道沈欢欢没有见过黎诗芸,唯一对黎诗芸的印象,应该就是上周日的那几件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男人问得太过直接,沈欢欢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她都提到黎诗芸的名字了,封寒川问得那些事情中,却没有说那晚宴会的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都不是。”沈欢欢摇了摇头,说道:“没什么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既然封寒川想瞒着,那她便不问了,再加上她今天也没力气和封寒川谈这件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?”封寒川看着面前的女人,眉头微微蹙起,觉得越来越不对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明明之前,沈欢欢对他的态度并不是这样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哪有什么事情瞒着你?我天天在这里从早到晚的训练,哪有什么精力想别的事情。”沈欢欢毫不犹豫地回答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又觉得她说得没错,他知道基地的训练时间排得很满,而且也没听说沈欢欢出了什么事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太累了?”他觉得只有这个可能性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沈欢欢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赶紧吃了回宿舍休息,是我打扰你了。”封寒川突然有些愧疚起来,他现在就是在占用沈欢欢的休息时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到封寒川面露愧疚,沈欢欢竟然觉得有一丝丝的揪心,他是在担心她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看样子,封寒川并不想和她结束试婚关系,因为他现在确实对她很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这能证明什么?


        

证明封寒川是想脚踏两条船?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低着头,吃下最后一口牛排,一边咀嚼,一边站起身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封寒川,谢谢你带牛排给我,但是接下来几天你真的不用来了,也不用给我带东西。”她很认真地看着对面的男人,开口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看向女人,双眸沉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也没管他有没有回答,迈开腿就朝着办公室门口走去,只不过她没走几步,就被男人拉住了手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男人用力一拽,沈欢欢被迫转了一圈倒回来,然后被男人抱入怀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刚把口中的牛排吞入腹中,男人的大掌便扣住了她的脑袋,紧接着,一个温柔的吻落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本想拒绝,可是她却根本没有找到拒绝的机会,甚至她整个人被禁锢住,也无法挣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想到封寒川的唇或许还吻过黎诗芸,又或许还有别的女人,沈欢欢那种抗拒的心理越发强烈,完全没有了之前接吻时候的顺从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似乎也感觉到了,他是真的越发觉得今日的沈欢欢非常不对劲,只是一周没见,难道沈欢欢就后悔跟他在一起了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立刻放开了沈欢欢,而沈欢欢仿佛如释重负似的,大口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,甚至还松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举动都被封寒川看在眼里,甚至他想到这个女人今天都没有喊他“阿寒”,而是一口一个他的全名——封寒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后悔嫁给我了?”他看着面前的女人,沉声质问:“七天没见,你突然转变,莫非是因为上次那个小白脸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一下子就知道,封寒川指的是陈飞扬,她觉得莫名其妙,淡然回答:“我和他总共就见过两次,加起来可能都没聊几句,和他没有关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而且,我没有资格后悔嫁给你,你帮了我那么多,我以身相许报答你也算是应该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帮她的事情,她至少能数上来好几件,就不谈他对自己的好,光是给外婆安葬墓地,帮她拿回妈妈的项链,帮她抢回妈妈的别墅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光是这些事情,她就足以一辈子报答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,她接受不了的是欺骗,是他明明有女人,却装作只有她一个妻子的模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你告诉我,为什么突然转变这么大?”封寒川现在真的是一头雾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从倪霜那边已经了解过情况,倪霜说沈欢欢这几天除了练习就是练习,还说沈欢欢特别会来事儿,刚进来就交了一个大小姐做朋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个大小姐是林氏集团的千金林宇阳,封寒川派人稍作打听,得知林宇阳虽然任性刁蛮,但性子单纯直爽,是个为朋友可以两肋插刀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有过柳月儿那种恶毒朋友的背叛,如今沈欢欢交到林宇阳这样的朋友,封寒川是打心眼儿里为她高兴,甚至还期待见到沈欢欢的时候,她会兴高采烈地和自己分享这个消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一直没提出来,就是希望沈欢欢能自己讲出来,能和他分享她的想法,分享她的生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现在,一切并不如封寒川所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封寒川,你为什么要瞒着我呢?你真的没必要瞒着我,我只是想要亲口听你说出来。”沈欢欢伸手擦了擦嘴巴,抬起头,一双微红的眼睛看向比她高很多的男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瞬间怔住,脸色震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要亲口听他说出来,说他瞒着她的那件事?


        

难道……他的欢欢都知道了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怎么会知道!”封寒川蹙起眉头,不可置信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一周以来,沈欢欢都在集训基地训练,又是怎么会突然知道蓝调那晚的事情?


        

见到封寒川这副神情,沈欢欢只觉得眼眶泛酸得厉害,非得她说得那么明白,他才肯承认啊!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别管我是怎么知道的,总之我都知道了。”沈欢欢强忍着不流下眼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倒吸了一口气,认真地看向封寒川,说道:“我今天很累,现在很想睡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而且,这几天训练强度很大,每天训练完只想回去洗澡睡觉,所以你真的晚上不用过来看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至于那件事情,如果你想和我谈谈的话,等我集训结束,我们再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