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200章 我并没有被开除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见赵曦如此自以为是,不由得觉得更好笑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转过身,抬起头,严肃地看着面前的高个子女生,说道:“抱歉,让你失望了,我并没有被开除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赵曦,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时候,觉得你一看就很有超模的风范,下意识地认为你应该是个潇洒不羁的女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后来相处中,你是彻彻底底地颠覆了我对你的第一印象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赵曦听后,一双本就不大的眼睛,瞪得圆鼓鼓的,她的脸色变得愠怒起来,咬牙切齿:“沈欢欢,你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,她喊完沈欢欢的名字之后,却说不出什么话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当初因为沈欢欢是高雯带进来的人,自己便下意识地敌对她,各种看她不爽,而现在……赵曦突然发现,自己根本不知道到底讨厌沈欢欢的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是没由来的讨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赵曦,包括今晚,只有六晚的宿舍生活了,我是真的不希望再和舍友有任何矛盾,也希望你停止对我进行人身攻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撂下这句话,就朝着阳台走去,去收拾自己的晾干的睡衣和训练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着沈欢欢的背影,赵曦咬了咬牙,双手捏成了拳头,想到封寒川那张英俊的脸,她便气得脱口而出:“封寒川为什么没有开除你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继续手中的动作,没有理会赵曦的问题,她懒得理会,也不想理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见沈欢欢不理自己,赵曦心里更着急了,又问了一遍:“沈欢欢,我在问你话呢!封寒川为什么没有开除呢?你既然哭得那么厉害,难道不是因为要被开除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赵曦是因为这件事而满腹疑惑的,既然沈欢欢哭得那么难受,却又没被开除,难道是封寒川大发慈悲放过了沈欢欢?


        

又或者是……有其他原因?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从阳台上走进来,连看都没看赵曦一眼,直接坐到自己的床铺边,将衣服叠在自己的枕头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沈欢欢!”赵曦觉得自己被无视得彻底,她直接尖叫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一旁躺着的裘莹揉了揉耳朵,不耐烦地说道:“沈欢欢,你就回答一下小曦的问题吧,不然你想让大家晚上都睡不着觉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裘莹是舍长,之所以能被选为舍长,就是因为裘莹给人一种领导的感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眼下她这话一出,若是沈欢欢还是没回答,倒像是沈欢欢这个没说话的人影响了大家的休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有些无奈,她知道裘莹是赵曦那边的人,可是裘莹说话滴水不漏的,倒是让人没法反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,其实她也准备了解释的说辞,眼下倒也可以派上用场,通过赵曦的大嘴巴传出去,这样她也省得再和别人解释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回答便是。”沈欢欢刚出口,浴室的门便突然打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丁香急匆匆地捂着头发走了出来,着急地问道:“欢欢,你回来了?你到底怎么样了?一晚上都没进教室,我真的担心死你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丁香,你给我闭嘴!”被丁香这么一大段,赵曦气得朝她吼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丁香其实性子比较怂,立刻就止住了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赵曦,和香香道歉。”沈欢欢从床铺上站起身来,皱着眉头站到了赵曦面前,声音铿锵有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没事的,欢欢,你别为了我和赵曦吵架。”丁香也赶紧走过来,拽了拽沈欢欢的手臂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又没说什么,有必要道歉吗?”赵曦晃了一**子,翻了个白眼儿,看上去格外欠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反正她现在惹的是丁香和沈欢欢这两个没权势的人,又不是林宇阳,而且林宇阳也不可能凡事都为沈欢欢和丁香做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如果你和丁香道歉,我就可以回答你的问题。”沈欢欢换了一种语气,带着一丝谈判的味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——”赵曦没想到沈欢欢会来这一招,忍不住瞪了沈欢欢一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丁香摇了摇头,笑着说道:“欢欢,我没事,赵曦也不是故意的啊,就算了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可以和她算了,但是她就别想从我口里听到任何消息了。”沈欢欢轻轻一笑,神态格外轻松自在,悠闲得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赵曦捏紧了拳头,她现在格外想知道封寒川和沈欢欢到底说了些什么,可偏偏沈欢欢却故意拿乔,还让她给丁香道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但是为了得知真相,赵曦咬了咬牙,转过头朝着丁香含糊了一句:“对不起,丁香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?”声音太小,丁香疑惑地问道:“赵曦,你在说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实她听到了,但就是故意这么问,她虽然左右逢源,但也并不是随便让人欺负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……我是说,对不起,丁香!”赵曦只能加大音量,转头朝着沈欢欢问道:“这样可以了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又不是和我道歉的,问我可不可以做什么,你应该问丁香。”沈欢欢耸了耸肩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赵曦再次咬了咬牙,只好又看向丁香,问道:“丁香,我和你道歉了,你能接受我的道歉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我当然可以接受的,其实也没什么的。”丁香微笑着摆了摆手,看上去很随和的模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样一来,赵曦根本就没把恨意迁移到丁香身上,相反,她把对丁香道歉的憋屈,通通都迁移到沈欢欢的身上,觉得这一切都是沈欢欢故意羞辱她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这也没错,沈欢欢确实是故意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沈欢欢,我已经和丁香道歉了,丁香也接受了我的道歉,你可以告诉我们,你和封寒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吧?”赵曦暗暗咬牙,强调道:“我已经说到做到,你也必须要说出真相,不要瞎编乱造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悠哉悠哉地往自己的床铺上一坐,看着赵曦那憋屈道歉的模样,心里竟然有些许的爽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挑了挑眉,两手托腮,说道:“其实事情挺简单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简单?那你倒是说啊!”赵曦急不可耐,她迫切想要知道封寒川的消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封寒川是华腾的大股东,我因为举报了孙亮和刘霏霏,给公司带来不好的影响,所以他就把我单独拉走,在休息室把我教训了一通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是沈欢欢在休息室和封寒川对好的台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