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209章 她吐了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衍,你别没大没小的,欢欢虽然比你小,但也是你三婶。”封正明呵斥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哥,没事的,你别责怪阿衍,我和阿衍就像是朋友一样相处,不用考虑身份的。”沈欢欢扶了扶额,硬着头皮劝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若真是让封尘衍以后见她的时候,毕恭毕敬,一口一个三婶,沈欢欢会觉得自己是个上了年纪的中年妇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封尘衍喊着比他还小的女生叫婶婶,也会觉得别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她和封尘衍随和相处,这样双方都能轻松自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大家入座吧。”等沈欢欢说完,封寒川便直接转移了话题,只不过声音冷了几个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,沈欢欢并未察觉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好好,我们一大家子好久没坐在一起吃团圆饭了,我去楼上喊老爷子下来。”封正勋笑着,便绕开沈欢欢和封寒川,打算上楼,却又突然停下脚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紧接着,封雷霆的声音便响了起来:“我来了,都去坐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下,大家一个个都朝着餐桌的方向走去,而封寒川和沈欢欢则在最后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趁此机会,沈欢欢暗暗扯了扯封寒川的衣袖,转头看着他,悄声问道:“怎么今天全封家的人都来了?是什么日子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知道封正明一家和封正勋一家,早早都在外单独住,已经和封老爷子分开住多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都是来看你的。”封寒川微低下头,在沈欢欢的耳边轻声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看我?”沈欢欢惊讶地睁大眼睛,几乎是脱口而出,意识到音量有些大,赶紧又捂住了自己的嘴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勾了勾唇,大掌放在女人的后腰上,一把将她拉到自己身边,缓缓道:“你现在是封家的三夫人,封家的人自然得过来认识一下你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立即便明白了是什么意思,脸色顿时就涨红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而且,你刚刚的表现……很不错。”封寒川低声夸了她一句,便带着她往前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表现不错?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头顶三个问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等所有人都入座结束,封老爷子便让李妈带着佣人准备上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今天算是家宴,由五星级大厨掌厨,所以菜肴很是丰盛,不似平时那般简单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刘雨彤拿着红酒瓶,挨个地给大家倒红酒,她知道这次家宴是特地为沈欢欢准备的,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都是灰姑娘,凭什么人家就飞上枝头了?


        

而她,只能做着女佣的工作,在封家人面前,卑躬屈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时候,封雷霆举起红酒杯,哈哈笑了两声,眉眼之间皆是愉悦:“现在除了小雅,咱们全家人都在这了,让我们一起欢迎欢欢的到来,以后欢欢就是我们封家的新成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由老爷子带了头,大家都纷纷站起身来,一个个和沈欢欢和封寒川碰杯,纷纷祝贺他们新婚快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都欣然接纳下来,完全不似平日那般冰冷无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老爷子看在眼里,喜在心里,他觉得这次做的决定,是最正确的一个决定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了,废话就不多说了,以后怎么办做什么,就由你们小夫妻自己决定,我这个老头子就不掺和了。”封雷霆笑容满面地说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封寒川淡淡应了一声,但也没有过多嫌弃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谢谢爸。”沈欢欢赶紧点了点头,笑着回答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雷霆不甚满意,随即伸出筷子,朝着大家说道:“大家开始晚饭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见大家都开始动筷,沈欢欢肚子也饿了,她看了一圈各色各样的美妙佳肴,却好像一点胃口都没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不吃?”封寒川转过头,轻声问了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吃的。”沈欢欢小声回了,便伸出筷子,夹了一根青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着沈欢欢的举动,封寒川眉头微微蹙了蹙,凑到她耳畔,低声又问:“人多,不好意思吃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知道沈欢欢的饭量其实挺大的,而且偏好肉食,眼下沈欢欢动筷犹豫,又夹了青菜,让封寒川觉得有些疑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,不是的,想吃点素的,在集训基地习惯了。”沈欢欢赶紧解释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在集训基地,一日三餐很难见到一片肉,若是好不容易哪天有肉,就是水煮鸡胸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大概是因为这样,她中午和高雯吃火锅的时候,也基本上都是吃的素食,荤肉有些没胃口,一点都不想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现在饭桌上,不是海鲜就是鸡鸭鱼肉,清炒素食还没上桌,只有一道白灼青菜,看上去还算清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也好,素食健康,但还是得吃点肉,太瘦了。”封寒川主要是心疼,心疼沈欢欢瘦了一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小妻子本就瘦,现在又瘦了一圈,感觉摸上去都没有肉了,所以他得让他的欢欢多吃点肉才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瘦点上镜好看。”沈欢欢小声嘀咕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还巴不得自己不要吃荤肉,这样一来,就不会增胖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这时候,李妈的声音响起:“红烧肉来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回头一看,李妈走到她的身边,将一盆红烧肉放在了她的面前,笑着说道:“欢欢,我记得你之前说想念你外婆的红烧肉,这道红烧肉不是厨师做的,是我煮的,你尝尝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李妈……”沈欢欢怔了一下,随即眼眶一酸,连连点头:“谢谢你,李妈,谢谢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记得那一次,她和李妈在厨房收拾,李妈问外婆情况的时候,她顺口说了一句,说外婆的红烧肉烧得很好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没想到,今晚李妈亲自为她准备了红烧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看着肥瘦相间的方块猪肉,沈欢欢虽然毫无胃口,但心底尤其感激,不想辜负李妈的一片心意,立刻夹起一块肉,塞入口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嗯嗯!”沈欢欢一边咀嚼,一边疯狂地点着头,惹得大家都忍俊不禁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妈更是笑得合不拢嘴,赶紧问道:“欢欢,这红烧肉你还满意不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满意满意,很满意,和我外婆烧得一样好吃。”沈欢欢再三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那就好那就好,那你多吃点,我继续忙去。”说着,李妈赶紧离开了这边,又去厨房忙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等李妈走后,趁着大家不注意,她艰难地将红烧肉一下子吞咽入腹,难受地皱紧了眉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体内,有一种反胃的感觉,她赶紧捂住了胸口,只觉得很难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了?”封寒川感觉到沈欢欢的不对劲,连忙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焦急,也引来大家的瞩目,封雷霆也追问:“欢欢,怎么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什么,就是刚刚吃红烧肉太快了,有点呛到了,我去一下卫生间。”说着,沈欢欢便赶紧离席,冲向了客厅旁的公共卫生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关上门后,沈欢欢赶紧在水池前低下头,一股酸味涌上嗓子处,她作呕了几声,然后呕出了一堆酸水和不明流质物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皱紧了眉头,难受地看着眼前的这堆呕吐物,差点又想呕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她准备开水龙头冲洗的时候,门被突然打开,男人大步走进来,立刻走到了沈欢欢的身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看着水池里的东西,眉头立刻皱了起来,赶紧拉住沈欢欢的手,担忧地问道:“欢欢,你身子不舒服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见封寒川盯着自己的呕吐物看,觉得特别尴尬,赶紧推开封寒川,用自己的身躯把水池给挡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慌张地说道:“没什么,我没事,就是有点犯恶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说完,她赶紧转过身,打开水龙头,开始冲洗水池,顺便也漱了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当她完成一系列动作,转过身的时候,发现封寒川脸色黑得要命,她伸手拽了拽他的手臂,说道:“走吧,我们去吃晚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带你去医院看看。”封寒川反手抓住了女人的手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别,不要。”沈欢欢猛地摇了摇头,小声说道:“今天是你们家的家宴,我现在很好,我吐了一番,肚子空了,想继续吃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真的没事?”封寒川只觉得整颗心都在提心吊胆,可是又有些手足无措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真的没事,我只是被集训养得不爱吃肉了,刚刚不想辜负李妈的好意,强行吃红烧肉,所以把自己搞反胃了。”沈欢欢抿了抿唇,垂着眼眸解释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妈对她这么好,可是她现在的状态,真的吃不下那么好吃的红烧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既然不想吃,就不要逼自己,和李妈解释清楚就行,她不会怪你的。”封寒川伸手摸了摸面前女人的小脑袋,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还有,以后有什么不舒服的事情,记得如实告诉我,不要瞒着我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像刚刚,你想吐,却瞒着我说是吃呛了,自己一个人跑来卫生间吐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嘘!”沈欢欢赶紧用食指抵在了男人的唇畔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还没说完的话,也都吞入了腹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了,阿寒,我下次不会这样了,只是今天人多,所以不希望自己扰了大家的兴致。”沈欢欢把手放开,一本正经地回答道:“更何况,我真的一点事都没有,只是不想吃荤的罢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既然你没事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封寒川微微感慨,随即又说:“还有,你说错了一件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?”沈欢欢疑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刚刚说,今天是你们家的家宴?”封寒川眉梢微挑,弯下腰凑到沈欢欢面前,沉声质问道:“是你们家,还是我们家,这个用词,是不是要规范点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