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251章 到底在哪听过?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被封寒川圈在怀中,看着封寒川拿着锅铲,将一块有些焦黑的牛排盛了出来,放在一旁的盘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焦了……”沈欢欢嘀咕道:“因为我,它才焦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这句话,封寒川忍不住笑出声来,然后将另一盘生肉,端到了沈欢欢的面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疑惑地问道:“这是干嘛?你不是不允许我做早餐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太明白封寒川为什么会突然把生牛排,递到自己的面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带你一起煎牛排,不然真怕你要一直生我的气。”封寒川没有说谎,他现在真的就是这么想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从来不会在意别人的想法,但现在不一样了,他会在意沈欢欢的想法,他不希望沈欢欢难过,也不希望沈欢欢辛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他想到了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是说……你带我煎牛排?”沈欢欢有些懵懵的,这是什么操作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拿好这个盘子。”封寒川下了指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还处于懵逼的状态,但是双手却听从了指挥,接住了装着生牛排的白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见沈欢欢听话,封寒川先在平底锅中倒入橄榄油,随后拿起工具,将生牛排铺在了锅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他的手法正确,虽然有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,但锅中的油却丝毫没有溅到外面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认真地看着封寒川的手法,惊讶于他的娴熟,又想到集训第一天的早晨,她吃过封寒川亲手为她煎的牛排,真的是火候到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寒,你是经常自己煎牛排吃吗?”沈欢欢忍不住好奇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主要是她和封寒川认识之后,除了那次封寒川为她下厨,她从未见过封寒川自己动手做什么,所以才觉得好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小时候在米国生活,十岁后才定居国内,在米国的时候,那边吃牛排或者三明治之类的东西,是比较经常的事情,吃中餐比较少,回国后因为住在老宅,李妈负责饮食,所以后来主要是中餐为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耐心地回答沈欢欢的问题,并且回答得十分仔细,没有丝毫敷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?”沈欢欢惊呼了一声,又问道:“你以前是生活在米国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因为封寒川从未提到过米国的事情,所以沈欢欢才会比较惊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我母亲在米国生我抚养我,后来她生病了,我们才回国的。”封寒川之前没有提过这件事,现在他并不避讳提这件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知道封寒川的母亲已经过世了,这是封寒川之前亲口告诉她的,不过她现在听到封寒川说他母亲生病了,便不好意思再多问下去,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,追问别人生了什么病,是不太礼貌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,她的脑海中,顿时想起了封老爷子叫封寒川母亲的名字——心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当时听到这个名字,她就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,只是她不知道在哪听到过这两个字,或者是看到过这两个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或许是因为和花蕊的读法差不多,所以觉得熟悉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等我们俩都有空的时候,我带你去米国见她。”封寒川沉声说道,语气淡淡的,没有任何波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诶?”沈欢欢一惊,随即又明白了意思,便赶紧点了点头,道了一声: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本想着封寒川的母亲不是过世了吗,怎么封寒川还说要带她去见他的母亲,后来反应过来,才知道所谓的“见”,并不是真正的“见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是去墓地探望的意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她一定会喜欢你的,她曾经说过,希望我找一个善解人意的可爱女孩儿。”封寒川一边说着,一边将牛排放入盘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全程,沈欢欢被他抱在怀里,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操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笑得眼睛都弯了,她觉得封寒川太会说话了,不过回过神来,她忍不住问道:“阿寒,你母亲是不是叫心蕊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。”封寒川回答后,突然想到自己之前没有提过母亲的名字,便问道:“老爷子告诉你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沈欢欢轻轻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还说了什么?”封寒川又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爷子其实没说什么,他只说自己对不起心蕊,对不起你,对不起你们母子俩,其他的没有多讲。”沈欢欢如实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其实,对于封寒川生母的印象,沈欢欢只知道她的名字叫心蕊,除了这个,其他一概不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其实……”封寒川微微叹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有些疑惑,连忙转过身,面对着封寒川,问道:“阿寒,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说的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没和你说我母亲的事情,有两个原因。一是我不打算提起她太多,毕竟她已经走了很多年,二是,我不知道该怎么提。”封寒川的声音很清淡,但又透露着些许的无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看得出封寒川的纠结,她连忙说道:“阿寒,既然你不想说,那便不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觉得或许是有什么伤心的事情,让封寒川不想再提起关于他生母的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是我的妻子,你应该得知道当年的事情。”封寒川觉得自己过多隐瞒,反而是对沈欢欢的不公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的过去,他和他母亲的过去,都不该隐瞒沈欢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寒,没事的,如果你觉得不想说,不一定非得告诉我。”沈欢欢摇了摇头,声音挺淡然的,反而还带着一丝对封寒川的安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封寒川还是说出了口:“我母亲,是个小三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寒,你别说,你别这么说,你母亲肯定是有难言之隐的,老爷子说是他对不起你母亲,所以她……”沈欢欢着急地打断了封寒川的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知道封寒川的私生子身份,自然便知道封寒川母亲的地位,处于什么样的一种状态,所以才没有追问他母亲的事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,她和爸在一起的时候,并不知道他家里已经有一位原配夫人。”封寒川提起这件事的时候,面容冷峻,声音阴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过去的事情,就让它过去吧。”沈欢欢拽了拽封寒川的胳膊,说道:“老爷子也那么大岁数了,你也别再责怪他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当初我母亲得知真相后,远赴国外,但是后来,她发现肚子里有了我,独自生下我抚养我,十年来,在国内销声匿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虽然我是私生子,但并代表我母亲是不道德的女人,她从未想过破坏别人的家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知道,你也不会觉得她是那样的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叹了一口气,张开双臂,将面前的女人搂入自己的怀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寒,你别难过了。”沈欢欢也紧紧地抱住封寒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知道“阿寒”这个称呼,空缺了这么多年,足以证明他母亲在他心目中的地位,对他的重要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我母亲姓白,名心蕊。”封寒川放开沈欢欢,双手握住她的肩膀,认真地盯着她的双眼,沉声说道:“她叫白心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白……心蕊?”沈欢欢顿时蹙起眉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个名字她一定听过,可是,她到底在哪听过?


        

白心蕊,白心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