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252章 她是我婆婆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,没错,她叫白心蕊,这是她的全名。”封寒川轻轻拍了拍沈欢欢的脑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皱了皱眉头,脸上浮现出疑惑的神情,绞尽脑汁在想着这个名字究竟在哪听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怎么了?”察觉到沈欢欢的不对劲,封寒川连忙追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是,我就是觉得……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,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”沈欢欢挠了挠头,可是大脑之中一片空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想了半天,也想不到任何头绪来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的母亲,想来若是还在世,也至少有五十岁了,不可能是自己的同学或校友,而且姓白的话,也不可能是自己的亲戚,按理说肯定只是陌生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,会觉得有一种熟悉的感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或许,这就是冥冥之中的缘分。”封寒川没有多想这句话,而是转身拿了两个鸡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继续将沈欢欢圈入怀中,告诉她怎么煎蛋,怎么做通心粉,该用怎样的火候,怎样的时间,最终完美的牛排套餐展示在沈欢欢的面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全程,沈欢欢的手也是跟着劳动的,但封寒川是占据主导地位,不过再怎么说,这也算她跟着封寒川一起做早餐,也算是一种帮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人在餐桌坐下,面对面坐着,一起享用面前的早餐。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顿了顿,封寒川抬头看向眼前的女人,脸色有些严肃:“欢欢,改天回老宅的时候,我带你先见我妈一面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诶?”沈欢欢正闷头啃着牛排,突然抬头,嘴角还残留着黑椒汁,看上去有些喜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面对这样的景象,封寒川忍俊不禁,他赶紧抽了两张纸巾,伸手过去的时候,沈欢欢明白了情况,便准备接过纸巾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,封寒川没有允许她拿纸巾,而是自己拿着纸巾,替沈欢欢擦了擦嘴角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有些不好意思地脸红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抿了抿唇,问道:“阿寒,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?你母亲的墓地,不是在米国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沉了沉眸,说道:“她的照片,在我书房保存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啊,原来是这样,好的好的,那我们要不晚上回老宅住吧?”沈欢欢连忙开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很想快点见到她?”封寒川唇角泛起一抹笑意,是一种欣慰的笑意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她……是我婆婆,我当然想尽快认识一下。”说完,沈欢欢羞红了脸,闷下了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白心蕊是封寒川的母亲,封寒川是她的丈夫,那么白心蕊就是她的婆婆,这点是没有错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加上她对白心蕊的好奇,确实很想尽快见到白心蕊的照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对于沈欢欢的回答,封寒川微微一怔,随即脸上的笑意更甚,他立刻答应道:“好,今晚我们住老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沈欢欢猛地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答应完之后,她又像是想到什么,连忙开口:“阿寒,我中午得和丁香一起吃饭,然后下午在外头训练,不知道晚上要不要训练,所以我也不知道几点会结束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在哪训练,我去接你。”封寒川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在文然娱乐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要是晚上训练到很晚,我们回老宅会打扰到老爷子他们吧?”沈欢欢又有些顾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晚上再看吧,别担心那么多。”封寒川安慰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。”沈欢欢轻轻点头,又说道:“我还得和老爷子道个歉,关于烤肉店的那件事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件事过去了,不要再想,也不要再自责。”封寒川不希望沈欢欢存有那种内疚的心态,他沉声开口:“你没有做错,知道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,我不跟老爷子说一声,老爷子会觉得我不礼貌吧?”沈欢欢其实还是很在意老爷子的看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不是因为封雷霆,她也不可能会嫁给封寒川,尤其她现在是封雷霆的儿媳妇,所言所行都代表封家的形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发生了那样的事情,哪怕并不是她做错了,她也得跟老爷子吱一声才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可以跟他说一声,但是切记不要自责。”封寒川忍不住伸手捏了捏女人的鼻子,说道:“你啊,就是太乖了,出了点事就一直记在心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……”沈欢欢害羞地挠了挠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也不是太乖,只是生长的环境,让她必须努力,不能做错事情,所以她每天都在努力,希望有朝一日能让外婆过上好日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而,天不如人愿,她大学还没毕业,外婆就已经去世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快趁热吃,你现在的身子不能吃冷的。”封寒川催促道,他知道沈欢欢现在是亲戚在身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提到这个,沈欢欢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大姨妈不正常的情况,不过这种妇科的事情,她也不好意思和封寒川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只是轻轻点了点头,便继续吃起牛排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早餐结束之后,封寒川陪沈欢欢在院子里走了走,便换衣服离开了别墅,前往公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一个人在家里待了一会儿,便接到了丁香的电话,沈欢欢约她中午在文然公司附近的步行街见面,到时候面聊告诉她,丁香表示很激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眼下时间还早,沈欢欢又不想封寒川担心,便自己独自打车去了医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刚到医院,封寒川就打来了电话,这让沈欢欢有些惊讶,难道封寒川在她身上装了定位?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立刻接通了电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去哪了?司机说你不在家。”封寒川担忧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刚结束晨会,就接到了派去接送沈欢欢的司机来电,司机说沈欢欢并不在家,所以他才打电话过来询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寒,你给我派了司机吗?不用麻烦了,我打车出来了,和丁香约好在文然公司附近的八仙步行街见面,就是我和你说过的那位集训认识的朋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隐瞒了来医院的情况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听得出来,封寒川很担心她,若是告诉封寒川自己来了医院,封寒川一定也会赶过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屁大点事情,她不想浪费封寒川的时间,毕竟封寒川还要掌管那么大的集团,一定很忙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你训练结束之前,给我打电话,我来接你。”听到沈欢欢的行程没什么问题,封寒川松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嗯嗯。”沈欢欢连连应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