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266章 为妻子花钱,怎么叫乱花钱?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看着沈欢欢愣住的样子,封寒川意识到自己刚刚说的那番话,很容易露出破.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不确定沈欢欢有没有察觉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说,这个孩子是老爷子的重孙儿,但在沈欢欢的心里,这个孩子并不是封家的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他担心沈欢欢会胡思乱想的时候,沈欢欢猛地抱住了他的腰,小声说道:“阿寒,谢谢你,真的谢谢你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闻言,封寒川松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并没有多想什么,反倒是他自己多想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像他已经告诉沈欢欢,会把这个孩子当成“自己”的孩子,所以他刚刚说的那番话,也并没有任何问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既然是自己的孩子,那么便就是老爷子的重孙儿,就是封家的一份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我说过,不要和我说谢谢,不要跟我这么客气。”封寒川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后背,语气有些许严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揉了揉眼睛,只是小幅度地点了点头,像是想到什么,转移了话题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寒,我想麻烦你一件事情,能不能帮我问问容谨修,我现在这样的情况,正常跳舞的话,会对孩子有影响吗?”沈欢欢真的不想轻易放弃选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听后,脸色顿时一沉:“你不想退赛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集训的这半个月,真的很辛苦,所以我挺不想放弃的,而且选秀顶多只有两三个月,肚子应该还不会显.怀。”沈欢欢抿着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既然知道训练辛苦,那就不该再坚持,你要为了肚子里的孩子考虑,你因为集训,已经有先兆性流.产的迹象了,否则也不会出.血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的声音很严厉,在这件事情上,他不能纵容沈欢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否则,受伤的不仅仅是那个孩子,而是沈欢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可是,雯姐那里……”沈欢欢想了想,还是把高雯和宋灵儿的事情,告诉了封寒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现在什么事情都不想瞒着封寒川,所以,她在想什么,有什么难题,她都希望封寒川能够给她建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封寒川的面前,她已经可以无话不讲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件事情好办,我帮你赔违约金,并将你的位置保留,不允许张帆让宋灵儿代替,这样就可以了。”封寒川觉得沈欢欢就是考虑得太多,帮别人考虑,不好好考虑自己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过,转念一想,也正是因为这样单纯善良的沈欢欢,才会吸引了他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算之前不知道她是那晚的女人,他也在不知不觉中,被她吸引着,走向她,靠近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挠了挠头,小声嘀咕道:“还可以这样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摆明就是拿钱控.制对方,有一种独.裁主义的感觉,只是她并没有讲出来罢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难道不能这样?”封寒川伸手挑起她的下巴,眉梢微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能,能的。”沈欢欢点了点头,坦白道:“其实一开始,我对娱乐圈是没有兴趣的,只想着好好学习,以后找一份稳定的好工作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后来,经历了之前的一些事情,雯姐鼓励我选秀,告诉我一旦成名,有了支持者,我就可以揭发我父亲和我继母的那些丑事儿,我就同意顶替她的名额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但你帮我惩罚了他们,对于惩罚他们这件事,好像不再是我参加选秀的目的,在我集训的时候,我发现我更享受训练的感觉,更享受那种拼搏的奋进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甚至,更向往舞台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在她还没登上舞台,却因为意外,而无缘选秀,沈欢欢心里若说没有遗憾,那是不可能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不是没有遗憾,而是遗憾很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,若她强行去参加选秀,孩子要是出了什么问题,她会更难过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她妥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完沈欢欢的这番话,封寒川微微蹙起眉头,脸庞上浮现出一抹懊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不是因为他,沈欢欢不会在这么小的年纪,就怀上一个时机不合适的孩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从来都不知道,自己的冲动,会毁了一个女孩的梦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就算他现在同意她继续选秀,可是他也不能同意,他又何尝不在纠结,但沈欢欢现在的身体真的不能再高强.度的训练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等生了这个孩子,身体恢复后,我可以帮你办一场全国最盛大的选秀。”封寒川坐到床边,揽住了女人的肩膀,让她的头靠在自己的手臂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一听,忍不住轻笑了一声,说道:“太夸张了啦!没必要的,如果有机会的话,我可以参加这个节目的第三季,第四季呀!真的没必要在我身上乱花钱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微微侧头,在她额间落下一吻,声音沉沉:“傻瓜,为妻子花钱,怎么叫乱花钱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害羞地抿嘴笑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过了几秒,她反应过来,坐正了身子,伸手去拿手机:“我现在给雯姐打个电话好了,毕竟现在我是他们经纪公司的艺人,既然要退赛,我得尽快告诉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用。”封寒川握住了她的手,说道:“这件事交给我来办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吧。”沈欢欢只好点了点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翌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是被封寒川喊醒的,醒来的那一刻,她闻到了一股子中药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又要喝药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是最怕苦的,可是这药她又必须得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寒,真是辛苦你了。”沈欢欢想到封寒川还得一大早起来煎药,感动之余,心里又觉得很愧疚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辛苦,这是丈夫应该做的。”封寒川的声音很淡,但很从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不忍心封寒川管理那么大的公司,还要帮自己做这些琐事,便连忙说道:“阿寒,这些事情要不就让佣人做吧?你不是说要让李妈过来吗?让她再把小丽带上吧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上次听刘雨彤说过,小丽把工资都寄回去给儿子和残疾丈夫,她觉得小丽真的很努力地在生活,莫名地就有一种信.赖感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觉得小丽这样的人,对待工作,也一定会很认真负责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,我待会儿吩咐过去,让她们今天就收拾一下,准备过来。”封寒川何尝不知道沈欢欢是心疼他了,他温柔地帮她捋了捋头发,然后将盛满中.药的碗拿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一把抢过,因为有些烫,她自己一边吹冷风,一边努力地把药喝下去,因为太苦,面容很是纠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终于把药喝完,她光着脚丫子下了床,跑到落地门前,望了一眼窗外的景象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怎么了?”对于沈欢欢这样突然的举动,封寒川蹙起眉头,有些不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