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287章 这不是你的孩子啊!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将她一把拉起身来,扔掉了她手中的木筷,脸色阴骘无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顿时就愣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本以为封寒川生她的气,不再理她了,可是没想到,封寒川竟然找到火锅店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自己什么情况不清楚吗?你吃这些东西?”封寒川低沉的嗓音硬生生地吼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被吓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谁啊!你怎么对欢欢大呼小叫的?这些东西怎么了?这都是好东西!我们家的食材新鲜得很!”彭大勇是个急性子的人,一边叫骂道,一边撸起了袖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们这里的吵声,吸引了其他客人的视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顾淮挡住了彭大勇,走到封寒川面前,脸色沉着镇定:“这位先生,你是欢欢的什么人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用不着你管。”封寒川冷冷瞥了顾淮一眼,便拉起沈欢欢的手,说道:“跟我回去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缓过神来,想要挣脱开封寒川的桎梏,可是却没有办法,只能被封寒川拉着朝前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放开我,放开我……”她的眼眶瞬间红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顾淮和彭大勇冲过去,拦住了封寒川的去路,顾淮脸色很差,质问道:“你到底是欢欢的什么人?否则,我们现在就报警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他是你亲人吗?”顾淮关心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张了张口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却被封寒川抢了先,声音阴冷无比:“我是她叔叔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封寒川这样的回答,沈欢欢微微一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算你是她的叔叔,你也不能在她不愿意的情况下,逼迫她回家。”顾淮一副要和封寒川理论的样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冷笑一声,反问道:“她现在的身体状况,根本就不能吃重油重辣的东西,你觉得我该带她离开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什么……”这下轮到顾淮愣住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彭大勇在听到封寒川是沈欢欢的叔叔之后,就不敢再插手这事儿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会带她去医院,别跟着。”封寒川呵斥之后,便直接将沈欢欢横抱起来,朝前走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想要挣扎下来,可却无能为力,顾淮没好意思再追上去,只能任由封寒川带走沈欢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觉得自己愧对顾淮,只好朝着他的方向喊道:“顾老师,抱歉,我今天先离开了,微信联系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等到沈欢欢被封寒川抱进了后座,她抿了抿唇,不敢去看男人阴冷的视线,小声说道:“我以为你不理我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嘭”的一声,是车门关上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周身一暗,沈欢欢再次被吓了一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紧接着,等到男人坐进了驾驶座位,发动汽车的那瞬间,冰冷的嗓音再度响起:“是我太纵容你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吃火锅是我不对,但我也没吃多少,不会有什么影响的。”沈欢欢辩解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和别的男人吃火锅,沈欢欢,你还将我放在眼里吗?”封寒川吼完这一声,脚下猛踩油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咻”的一声,车子瞬间飞了出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瞬间吓得脸色发白,紧紧地握住了把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当着我的面,还跟那个顾淮眉来眼去,还喊着微信联系……沈欢欢,你现在已经嫁人了,懂不懂分寸!”封寒川数落着女人的罪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眼眶红了起来,她紧紧地咬着嘴巴,一个字都没有吭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明明封寒川什么都不了解,就这么断定她和顾淮有染,还对她这么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没有哪个男人,是无条件对你好的,他肯定有所图,你还一个劲儿地相信他,他带你去吃火锅,你就不会拒绝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两只手紧紧地揪着衣角,肚子里的委屈憋不住了,喊出声来:“是我请他吃火锅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请他吃火锅?你知道自己现在怀着孕吗?”男人咆哮出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知道,我怀着孕吃点火锅又不会怎么样,他帮了我那么多,我请他吃顿饭都觉得很过意不去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过意不去?我帮你找老师,你不要,非得跟着这个顾淮学,他就这么吸引你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封寒川,你别污蔑人!我在你眼里,就这么不堪吗?我和顾老师的关系很纯粹,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算你对他没有想法,但是他肯定对你图谋不轨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够了封寒川,你够了——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两个人的声音,几乎一个比一个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到最后,沈欢欢是哭着喊出来的,泪水布满在她的脸颊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吱——”的一声,车子靠路边停了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没有下车,也没有转过头看她,只是静静地坐在驾驶座位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安静的氛围,异常的冰冷,让沈欢欢忍不住哭得更大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抬手想去打开车门,可是车门锁着,她打不开,一边哭一边喊着:“封寒川,你把车门打开,我要出去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去哪?”男人的声音,冷静了不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要离开你,我不要和你在一起了,我要下车,我要走!”沈欢欢拍打着车窗,情绪几乎失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要走到哪去?沈欢欢,你是我的妻子,你离开不了我。”封寒川转过头,脸色严肃地看着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,也看向了这个面容冷峻的男人,她努力止住哭声,说道:“我不欠你什么,凭什么不能离开你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会安排新老师到家里教你唱作,呆在家里好好安胎。”男人的脸色沉了几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听到这句话,不禁冷笑起来:“封寒川,你搞清楚,这不是你的孩子!这是我的孩子,我怎么安排它,是我的事情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就算我现在去打了它,这都只关我一个人的事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沈欢欢,你敢!”封寒川面色愠怒,周身散发出可怕的气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咬紧牙,一个字都没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良久,她缓缓道: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封寒川,你让我相信你,可是你呢?你却不相信我!你说不会再凶我,可是现在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封寒川,我怎么感觉比起我,你更在意的是这个孩子呢?好像这个孩子真的是你的孩子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封寒川,你搞清楚,这不是你的孩子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微微叹了一口气,唇角泛起一抹自嘲的弧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【作者题外话】:晚上还有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