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289章 不会影响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咚咚咚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半小时后,沈欢欢敲了敲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下一秒,封寒川把门打开了,容谨修和沈欢欢打了个招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容医生,这是我的检查报告。”沈欢欢手上捧着一叠资料,递给了容谨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容谨修笑了笑,戴上金丝框眼睛,一手接过资料,说道:“不用跟我这么客气,你既然是老三的妻子,那就是我的弟妹,你叫我二哥就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,把视线投向一旁的封寒川,封寒川沉声道:“容谨修,你没有这么多妹妹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容谨修:“……这都吃醋,不至于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就是个醋坛子,什么人的醋都吃。”沈欢欢小声吐槽了一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,薄凉的嗓音质问道:“你和年轻男人单独吃火锅,还怪我发脾气了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提前跟你讲过,我今天要跟顾老师学习的。”沈欢欢反驳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是说学习,没说单独吃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封寒川,你……你怎么这么蛮不讲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怎么蛮不讲理?是你的作法有问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封寒川,你你你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容谨修感觉一个头两个大,他无语地大喊道:“够了够了!你们别吵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给我个安静的氛围,我要看一下检查报告,ok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不说话了,沈欢欢也闭了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容谨修认真翻完之后,扶了扶镜框,说道:“没什么问题。老三,你太大惊小怪了,吃点火锅真没什么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……”封寒川给了他一个冷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容谨修清咳一声,似是想到什么,嘴角扬起一抹坏笑,看向沈欢欢,说道:“弟妹啊,我听老三说,他跟你承认了那事儿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容谨修!”封寒川脸色瞬间变得阴骘,呵斥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先开始并未听懂,但封寒川的表现,让她立刻就明白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是看向容谨修,小幅度地点了点头,问道:“你也知道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是医生,当然知道啊!”容谨修强行憋住笑,还特地看了封寒川那张面如菜色的脸,故意说道:“不过弟妹放心,虽然老三不能生育,但并不代表那方面不行,是不会影响你们夫妻生活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没想到容谨修会解释这个,当即闹了个大红脸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容谨修,你给我闭嘴!”封寒川低吼一声,拉着沈欢欢的手腕,立刻离开了办公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在门关上的那一刻,容谨修终于忍不住,狂笑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拉着沈欢欢离开,到了停车场的时候,才放开了她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一路都没敢说什么,毕竟封寒川是个男人,是有自尊心的,被提到那方面的事情,肯定会生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寒,容谨修是你的兄弟,也是医生,没……没事的,你别放在心上,我也不会……不会歧视你的。”沈欢欢磕磕巴巴地解释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听后,只觉得十分头疼,可这是他自己承认的,他也只能受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上车,我们去陵园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刚说完这句话,旁边的路上走来了三个人,有说有笑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觉得声音很熟悉,看过去的时候,顿时皱紧了眉头,竟然是叶景辰,李淑琴,和沈心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那三个人停下了步伐,也发现了他们的存在,尤其是叶景辰,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啊!好久没见了。”是李淑琴先招手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和李淑琴关系不错,也不好意思无视,便挥了挥手,打招呼:“李阿姨,晚上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站在李淑琴旁边的沈心柔,愤恨地瞪了瞪双眼,她一只手扶着李淑琴的左臂,另一只挎着包的手,狠狠握紧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淑琴立刻甩开沈心柔的手,大步朝着沈欢欢的方向走去,叶景辰在后面喊了一句“妈”,但是没有跟上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李淑琴走到了封寒川和沈欢欢的面前,封寒川此刻的脸色很冷漠,甚至还带着一丝嫌弃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位就是封先生吧?您好您好,我是欢欢朋友的妈妈。”李淑琴殷勤地伸出手,想和封寒川握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鄙夷地看了一眼她粗糙的手,眉梢微挑,带着嘲讽的口气:“朋友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他看向叶景辰,叶景辰吓得不敢说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害,两个孩子年轻时候不懂事,谈朋友玩玩,后来也和平分手了,不就变回朋友了吗?”李淑琴为人圆滑,说的话很到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封寒川却很不屑,根本懒得搭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在一旁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她只好主动问道:“李阿姨,您是出院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有了沈欢欢的搭话,李淑琴没那么尴尬了,她笑了笑说道:“是啊,恢复得还可以,省点钱,就早点出院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省点钱这种话,沈欢欢立刻就想到了自己的外婆,外婆在没有病重之前,也住过几次院,每次都是拖到不能拖,才去医院,然后没住几天,就要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李阿姨,您不能省这个钱,最好再多观察几天呀。”沈欢欢有些着急的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可真是个好孩子,太知道关心人了,能娶到你,真是福气。”李淑琴说着,拍了拍沈欢欢的手,可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显然,似乎在后悔自己的儿子,为什么没能娶到沈欢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的脸色更沉了,他一把将沈欢欢的手腕握住,从李淑琴的手中抢了回来,冷声说道:“欢欢,上车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意识到封寒川生气了,沈欢欢也不打算再跟李淑琴多聊了,便挥了挥手告别:“李阿姨,我们还有点事,得先走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好嘞,不耽搁你们了。”李淑琴点了点头,笑着和他们挥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待到封寒川和沈欢欢离开后,沈心柔和叶景辰才敢走上前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妈,你该和沈欢欢打招呼了。”叶景辰在她旁边说了一声:“封寒川刚刚脸色都变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臭小子,你这就不懂了,我刚刚打招呼,封寒川可有多说一句?”李淑琴给了自己儿子一个白眼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心柔在旁边暗暗咬了咬牙,说道:“派人打你儿子的人,你还对人家嘻嘻呵呵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懂什么!?”李淑琴大骂一声:“要不是你,景辰会得罪封寒川吗?还不是你们沈家之前对欢欢太坏了,才会落得如今这般下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