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296章 我根本就不认识你!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做了一个很可怕很可怕的噩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在梦里,看到自己倒在一片血泊之中,只是镜头一闪,她又看到了封寒川苍白的脸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抬头看向她,对她说:“欢欢,孩子没了,以后我们不会再有孩子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哭了,哭得泪流满面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猛地睁开眼,这才发现,刚刚的一切都是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抬手抹了抹眼睛,却发现眼角真的湿润了,她刚刚做梦的时候,真的哭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腹部的位置疼痛无比,她忍耐着疼痛,咬牙坐起身来,发现偌大的豪华病房内,只有她一个人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呢?他在哪里?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这时候,她隐约听到了病房门口,有男人的声音,很熟悉的声音,是容谨修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老三,沈欢欢是因为在意那个孩子,所以才会昏倒,和手术没关系,是情绪问题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容谨修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说道:“等她醒来后,你记得安慰她,你们还会再有孩子的,先让她把身体养好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顿时愣了一下,他们还会再有孩子的?


        

不,不会了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阿寒他无法生育,而自己的子宫壁很薄,怀孕也很困难,他们两个人是注定不会再有孩子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允许她再去参加选秀,如果她待在家里,就不会发生车祸。”封寒川的嗓子哽着,沙哑地不像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不是你能想到的,你无需自责!你已经两天两夜没有睡觉了,赶紧睡一会儿吧!不然你身体垮了,谁来照顾沈欢欢?”容谨修很担心封寒川,声音高了好几个度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,我不想睡,我要等她醒来。”封寒川伸出拳头,重重地捶在墙壁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快要哭出来了,她张了张口,想大声喊封寒川,容谨修的声音却打断了她的话语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她没有生命安全,只是在昏睡。等她醒来后,你就赶紧把你骗她的事儿坦白。”容谨修劝说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瞬间皱起了眉头,封寒川骗她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骗了她什么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或者我帮你解释吧。”容谨修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你的身体没有问题,是为了让她安心把孩子生下来,所以才伪装自己不孕不育,这样沈欢欢就不会因为孩子的事情,情绪糟糕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这样的话,沈欢欢两只眼睛睁大了好几倍,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原来……原来封寒川无法生育这件事,是骗她的?


        

他其实是一个正常的男人?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为了让她不要内疚,不要有心理阴影,所以才承认自己无法生育?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顿时就大声哭了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沈欢欢的哭声,门被猛地打开,高大的身影瞬间冲到了她的床边,握住她的双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男人的语气焦急,双眼红得不像话,沙哑的声音赶紧问道:“欢欢,欢欢,你怎么了?哪里不舒服?欢欢,快告诉我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阿寒,你是个正常的男人,为什么要为了我,承认自己无法生育?你们刚刚的对话,我都听到了。”沈欢欢哭得更凶了,她捂着手术的位置,因为疼痛,五官几乎拧在了一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谨修,快去拿镇痛泵!”看到沈欢欢的表情,封寒川朝着后方大吼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容谨修赶紧夺门而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此刻,室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紧紧地握着沈欢欢的手,说道:“欢欢,你听我说,现在不要想这些,先好好把身体养好,孩子我们以后会再有的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……我的宝宝……”沈欢欢哭得更凶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原先因为宝宝的生父,她对这个孩子根本喜欢不起来,甚至不是在封寒川的要求下,她可能早就把它拿掉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这段时间,她已经对宝宝有了感情,可是上天却无情地把宝宝夺走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别哭,宝宝还会有的,还会再有的……”封寒川不敢多说什么,只能安慰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真的还会再有吗?”沈欢欢喃喃自语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之前容谨修说过,她最好不要打胎,否则日后很难怀孕,她还会再有宝宝吗?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会有的,把身体养好,我们还会有宝宝的。”封寒川很坚定地握紧沈欢欢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也不知道自己念了多久,就昏沉沉地再次睡过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再次醒来的时候,是深夜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病房内,亮着一盏橙红色的小台灯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转过头的时候,原本以为会看到封寒川,可却看到了一个陌生的老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吓得双眼瞪大,惊叫了起来,坐在床边的老头赶紧“嘘”了一声,小声说道:“别把你丈夫吵醒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谁?”沈欢欢询问的同时,看到封寒川正在一旁的陪护床睡觉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,他的周围围着好几个黑衣人,而且她刚刚叫了那么大声,封寒川都没听见,她知道封寒川是个睡眠浅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对我丈夫做了什么?”沈欢欢只敢询问,完全不敢有任何动作,因为她发现自己的另外一边,也站着好几个人黑衣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和封寒川,几乎被团团包围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他太累了,所以被我们钻了空子,抹了点谜药,昏睡了而已。”老头微微一笑,解释的时候,语气挺轻松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虽然说是老头,但他一身西装,看上去精神抖擞的,说华语的时候,有些蹩脚,但一本正经的,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贵族的气质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们到底要做什么!?”沈欢欢警惕地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其实我本来不想打扰你的生活,但是你现在受伤了,我只是想静静地看看你,却没想到被你发现了。”老头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眼底透露着慈祥,但此项中,又带着一丝丝的悲伤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静静地看看我?”沈欢欢觉得越发莫名其妙,她说道:“我根本就不认识你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这么多年,你受苦了。”老头没有回答自己的身份,只是继续叹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然后,他哭了起来,两眼冒着眼泪,一旁的黑衣人,赶紧给他递了手帕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觉得自己遇到了疯子,一个大疯子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警惕地往后缩了缩身子,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的情绪,开口道:“我不认识你,你赶紧走吧!我建议你去精神病院看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我当年对不起明珠,都是我的错,要是我能早点想起来,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了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明珠?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的外婆叫苏明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