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间
落秋中文 > 老婆不许发嗲 > 第297章 你有什么证据吗!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落秋中文] /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……你认识我外婆?”沈欢欢的声音开始颤抖起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不可置信地看向面前的老人,甚至他眉眼之间的感觉,让自己想到了自己的母亲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之前外婆总说,韵儿长得不像我,像那个负心汉,男人没有好东西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所以,这个老人,是……是她的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“这么多年了,你才出现吗?”沈欢欢冷笑了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不,欢欢,不是你们想得那样,不是……”老人重重地摇了摇头。


        

他两眼湿润,沧桑的声音说道:“当初我和明珠相恋,但我不是华国人,我是晨国薄家人,我必须回到我的家族,昭告并安排我和明珠的婚事,但这一去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遭遇了车祸,失去了记忆,直到前段时间,我才想起往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……


        

三天过去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病房的阳台,沈欢欢坐在椅子上休息。 记住网址m.luoqiuxzw.com


        

可是,她满脑子都是外公薄宴说得那番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原本外公并不打算现身了,他担心自己不能原谅她,只想默默地在背地里关注她,是这次的车祸,让他又赶来了华国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这三天内,沈欢欢没有把外公现身的事情,告诉封寒川,一切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这几天总是在想,如果自己以后真的不能生育了,那她该不该离开封寒川?


        

毕竟,她不能耽搁封寒川的人生,封寒川这样优秀的人,必须得后继有人才行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这时候,外头的病房门被敲响了好几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此刻,只有她一个人在病房,李妈刚刚帮她去食堂打饭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而沈欢欢知道封寒川去警局处理面包车司机的事情,所以现在敲门的人,她不知道是谁,面露疑惑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站起身,朝着门口缓缓走去,问道:“谁在外面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如果是护士,应该会提前讲话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我是月儿。”柳月儿的声音响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面露惊讶,赶紧把门打开,疑惑地皱起眉头,质问道:“柳月儿,你怎么在这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柳月儿之前的行为和做法,让沈欢欢失望透顶,早就和她绝交了,她不知道柳月儿怎么会知道她的病房号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你怎么对我这么凶呀?”柳月儿两眼呆滞地看着她,可是声音却很欢快,说话的语气,就好像从前她们还在交往的时候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柳月儿,你到底在玩什么花招?”沈欢欢不明所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听说你出车祸了,赶紧来看看你,你好些了吗?”柳月儿依旧是那副关怀备至的口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好多了,不劳你费心。”沈欢欢冷漠地回答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柳月儿却好像没听见似的,自顾自地往前走,站在了病房的中间,又转过身看着沈欢欢,姿势动作就好像是机器人一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还有什么事吗?没事的话就赶紧离开吧,我要休息了。”沈欢欢并不想再和柳月儿交流下去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欢欢,我是来告诉你真相的。”柳月儿面无表情,两眼依旧是直勾勾地看着沈欢欢,嘴巴动作,发出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真相?”沈欢欢眉头一皱,无语地问道:“什么真相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车祸失去的那个孩子,是封寒川的孩子。”柳月儿就好像在念经似的,语调特别平,很像复读机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……”沈欢欢完全不知道柳月儿再搞什么,她冷笑一声,说道:“没错,就是封寒川的孩子,你想说什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对外的时候,她肚子里的孩子,就是封寒川的孩子,因为在她心里,封寒川就是这个孩子的父亲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只是,宝宝还没长大,就离开了他们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想说的是,你肯定以为这个孩子是刘冬瑞的孩子,但是,这个孩子是封寒川的孩子。”柳月儿依旧像是复读机一样,念着这段话,好像完全没有灵魂似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觉得莫名其妙,看着柳月儿的样子,也不像个正常人,她赶紧说道:“我建议你去找心理医生看看,你现在的状态,就像个精神病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我不是精神病。欢欢,你知不知道,在蓝调杂物间把你强了的男人,根本不是刘冬瑞。”柳月儿继续说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到底在说什么!?不是刘冬瑞?”沈欢欢顿时皱紧了眉头,大步走向柳月儿,伸手抓住她的肩膀,情绪激动:“你再说一遍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封寒川,是封寒川,是封寒川。”柳月儿念了三遍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情,一把揪住了柳月儿的领子,但是她大幅度的动作,牵扯到手术的伤口,痛得低吟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她捂着腹部,一双眼睛瞪着柳月儿,吼道:“你别给我胡说八道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是封寒川,是封寒川强了你,那晚是封寒川,所以你失去的孩子是封寒川的孩子,是封寒川隐瞒了真相,是封寒川……”柳月儿就像一只聒噪的鹦鹉,不断地重复着这些话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满脸苍白,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,脸上是半信半疑的神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你有什么证据吗?你有什么证据吗!”她用尽全力,大吼一声。


        

柳月儿伸出手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然后低下头,手指在手机上点着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很快,柳月儿娇滴滴的声音便从手机里传了出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三爷,是我,月儿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“别墅还满意吗?”


        

紧接着,封寒川清冷的嗓音响起,声音淡然。


        

听到这里,沈欢欢的瞳孔顿时一缩,脸上浮现出震惊的神情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满意,当然满意,这么大的别墅给我一个人住,我都有些不习惯呢!”


        

是柳月儿嗲嗲的声音,沈欢欢是很熟悉的,以前柳月儿和男生说话,都喜欢用这种像是掐着嗓子的声音。


        

“满意就行,有什么需要可以找苏宇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

这是封寒川的声音,封寒川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,这到底是什么情况?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给柳月儿安排了别墅?


        

封寒川包.养了柳月儿?


        

就在自己车祸的这段时间内,封寒川和柳月儿勾搭上了?


        

还是说,他们之前就勾搭在一起了?


        

沈欢欢感觉心脏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,狠狠地揪住,疼得她难以呼吸,她强行镇定住,质问道:“这是什么时候的录音?”